世间万事渺小至斯

整个二月过的十分健康,晚上十点前入睡,早晨五点起身,码点字或者写晨间日记,然后做早饭或再准备一个饭盒当午饭,时间也十分紧凑。

二月还在读《语言与沉默》,获益很多,让我对写文章和阅读有了新的认识,也激励了我继续码字码下去。语言虽然在传递思想上的作用有限,但也要感谢语言让思想可以传承,纵然理解上千差万别。

其实——还蛮喜欢古希腊文明时代的社会,生活就是戏剧舞台,舞台就是生活,每个人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沉浸在“幻想”中的世界也许是我不对,但你怎么知道你的世界不是你自己臆造出来的呢?

标题是一句台词,后一句是“没什么值得惦念的”,只是——说话人也并没有能做到什么都不惦念,纵然自然变化无常,作为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愁的人总要用不同的情绪和情感对这些变化作出反应的。

已经进入三月,早晨每到四点五十便会悠悠醒转回来,有时候反复回味一下梦里的“故事”,或者闭着眼睛想一下最近几天的事情。

小朋友也开始面临小习作的练习,有时候压力大了,他会写作业的同时王顾左右而言他,时间便在左看右看中耗尽,直到快要睡觉的时候才恍然,但作文本依然摊在桌上,只有开了头的几个字趴着,他便更焦虑了;我努力回忆自己小时候写作文的情形,似乎是要说的太多,而自己的笔尖太慢……我并不建议看太多的习作范文,虽然短时间内会有助于作文分数提高,但长远来看,思维模式被禁锢了,倒不是什么好事——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作文常常当作范文被念的我,现在写文章被鄙视“太过散文”了……

RT,毕竟短短几十年,谁会在意你写过什么想过什么爱过什么恨过什么?最在意的始终是只有短短几十年生命的自己而已。

这点任性

回来一周多
依稀还会在醒来时觉得自己尚在美帝
觉得自己是个陀螺
不断地被抽打着才能继续旋转
才能看到存在的意义
静止的陀螺迟早要被扔进垃圾桶

陶立夏说:
我何尝不想规划自己的命运
但仅凭这一点任性
是不能撑过余生的。

陶子说过很多不错的话
这一句
太过切中要害
默默地收起来
作为继续奋斗的鞭子
与君共勉

理想和现实

這個世界上大約沒有人
從未想過自己要什麽
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
想要跟什麽人在一起
曾經有人說
『我的夢想漸漸地成了内褲,每天都穿著
常常忘記自己穿著,卻縂也不能拿出來示人!』

小時候我們被問將來長大了要做什麽
教師,科學家,作家,攝影師……
這些職業看起來對社會貢獻多多
被標榜得很仿佛“很高尚”

可再看看眼下
教師醜聞層出
科學家不專心科學專心掙錢
作家……好吧,還有莫言這樣的得諾貝爾的尚算沒有淪陷的
攝影師,滿大街都是挂著大炮筒單反相機的“大衆藝術家”
這種感覺仿若夢想坍塌在眼前
瞬間不知道要將所謂的夢想放到哪裏去才好
猴哥說
最討厭那種一邊不努力一邊抱怨生活艱難夢想遙遠的人
這就是所有心理衝突的根源

其實照我說
要麽渾噩到底不知理想為何物到最后壽終正寢
要麽奮鬥到底只為理想的真諦让人生熠熠生煇

可大多數人的生活還是介於理想和現實之間
糾結矛盾引發出了易激惹不耐煩等等
滋生出許多的衝突也不難理解了

有時候我真的想那些實現了理想的人們
會不會生出新的什麽夢想
以彌補當下目標在實現時產生的目標失落感
而往往一直在路上的狀態才是最佳的吧?
縂有一個目標在前面等著

綜上所述
基本上你也能看出來了
我也是個在理想和現實閒糾結的人

以上。

面具

我们的生活有各种不同的关系网建成,于是我们在各种关系里的角色都不一样。

母亲/父亲,女儿/儿子,女婿/儿媳,同事,领导,客户,酒肉朋友,交心朋友,配偶,爱人,情人,旧相好,一夜情对象等等。

我们在每一个关系里,都有自己的跟关系里每一个人建立起来的相处模式,这个模式的建立跟关系里每个人的应对模式,DDG模式(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删除-变形-泛化)和各自的成长经历有关。

有的关系我们精心维护,生怕一点纰漏,我们每天施肥浇水,唯恐哪天关系的树苗死亡,我们小心为它除草除虫,却不想偶尔一天拿出去,一场雨将它淋死。

有的关系我们几乎不在意,每日里放在某个角落,偶尔看看,他们风吹雨打似乎从来没有给你招惹什么麻烦,依然康健地长着。

在我们身处的这张关系网里,我们面对每一个关系都会带上一个面具,比如对着爸妈,我们会带上子女的那个,叫做1号面具;单位上班的时候我们戴上了2号,周末跟朋友吃饭了,我们戴上了3号,回到家里跟配偶在一起,我们是4号面具后的那个……

面具是个好东西,在它后面,我们可以藏起我们不想让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知道的关于我们的所有,我们可以将面具做得符合这个关系里的大众心理为人物设定的形象,比如是妻子,那就照顾孩子,负责家务等。

面具也可能是个坏东西,当我们太投入在这个角色的时候,会渐渐地以为自己就是面具代表的那个人,就像它所代表的那个人物形象,忘了后面还有一些是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

关键是,我们不仅存在一个关系里,于是就需要在不同的面具间切换,在我们理智冷静的时候,切换只是个小事情,打个响指就能搞定,但当外界打击对于我们过于沉重或者悲伤,于是程序出错,各种面具可能混淆,或者瞬间转换很多个面具,这样的清醒,我们称之为“失控”。

但大部分人能够在清醒冷静之后,顺利调整回来,各种面具各归各位各司其职,天下太平,人生继续;但有一部份人,他们彻底被失控“控制” ,于是出现了上午是学校教室,下午是酒吧的啤酒妹,深夜甚至是偷窥狂……曾经有人格分裂到27人,并且这27人互不干扰,互不通气,在自己“上场”的时段内都干了什么。

一个面具就是一种应对模式,一种“人格”,更是我们性格的一角,当然你永远看不全面自己的性格,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一样。

爱恨都是自己的

丈夫晚归,妻子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却还是等来夜归人。妻子愤怒道:“怎么又这么晚回来?你去哪里了?你心理还有这个家吗?你还有我吗?”丈夫无语,洗漱睡觉,三番几次这样,丈夫也就不跟妻子多话了。——假设妻子说:“你回来了!累了吧?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都没接,这么晚了,我特别担心你。我感到心里很难过,很想分担你的辛苦。”

相信说得都是同一个意思,只是前者将自己的情绪加了进去,后者之表达自己的感受。效果是不一样的。情绪是个千变万化又包含了巨大能量的东西,当他掌控你的大脑时,理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当情绪消退,理智重掌大权的时候,不要让自己后悔在情绪发作留下的结果。

可是情绪又是一个多么难控制的东西呢?你试过在盛怒的时候让自己冷静吗?你不会,因为生气都没生又怎么会听劝冷静呢?但事实上,可能是当你愤怒到极致的时候,你身边的人只是在劝你冷静,他们往往只能看到你的愤怒,却不能感同身受这份愤怒。

觉察到自己处于一个较为极端的情绪里的时候——正面的负面的,就可以出去走走或者运动让自己出一身汗,再来看事情的时候往往就能改变态度和视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