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二月过的十分健康,晚上十点前入睡,早晨五点起身,码点字或者写晨间日记,然后做早饭或再准备一个饭盒当午饭,时间也十分紧凑。 二月还在读《语言与沉默》,获益很多,让我对写文章和阅读 …

回来一周多 依稀还会在醒来时觉得自己尚在美帝 觉得自己是个陀螺 不断地被抽打着才能继续旋转 才能看到存在的意义 静止的陀螺迟早要被扔进垃圾桶 陶立夏说: 我何尝不想规划自己的命运 …

這個世界上大約沒有人 從未想過自己要什麽 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 想要跟什麽人在一起 曾經有人說 『我的夢想漸漸地成了内褲,每天都穿著 常常忘記自己穿著,卻縂也不能拿出來示人!』 小時 …

丈夫晚归,妻子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却还是等来夜归人。妻子愤怒道:“怎么又这么晚回来?你去哪里了?你心理还有这个家吗?你还有我吗?”丈夫无语,洗漱睡觉,三番几次这样,丈夫也就不跟妻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