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心理治疗

一段话书评之“Creatures of a Day”

读完亚龙先生这一本,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中文名字来命名,国内未见中文译本。每一次读他写的书,总能看到他对来访者深深地同理心以及想要给予帮助的心情,也被他高度的内省力所折服。

Everytime I read his works, I could always learn something and this time, I see how importan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hrink and client means to the therapy. And he also mentioned a small trick when the session comes to an stagnant phase you could always use the “review” process to draw both attentions back to here-and-now. But above all, he wrot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 or any other therapist, can do is offer an authentic healing relationship from which patients can draw whatever they need. We delude ourselves if we think that some specified action, be it an interpretation, suggestion, relabeling, or reassurance, is the healing factor.

虽然也许不会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心理医生,但我想这样的收获也是阅读给我的,我这样喜爱这个让阅读成为生活一部分的自己。

糖与香料

大约是太久没有看译作了也或者是我上年纪了,当初看《百年孤独》记名字的本事都已经成了往事。

这是一本小说,一本推理小说,一本讨论一个心理学范畴的小说——性欲倒错。

性心理学中提到了这一点。用来定义当某个个体的性|欲对象不是大部分人或者社会道德任何的范围,比如对同性,比如对年幼到尚未性发育的孩童。以现在人们的认知水平,对同性的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但并不代表这种倒错已经被全社会接受——但,不接受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就像饿了就会吃饭,渴了就会喝水,简单真实直接,无法掩饰。

文章并没有太过深入挖掘作案人的心路历程,而是旁敲侧击地将这个群体尽量公平公正地呈现给了读者——虽然我怀疑到底多少人能接受作者的说法,所以我更加愿意将它归类为推理惊悚,而不是心理类小说——从这一点上我少给了一颗星,更多地着墨在主人公的犯罪心路上可能让这本书更加精彩。

文中提到了“心理画像”,应该就是美剧《犯罪心理》里常提到的profile,这是一个需要综合运用心理学和基本演绎法的工作,但因其缺乏有力的可见证据,常常只能作为普通案件的参考,动用到profile的,总得是连环杀手之类的难啃的骨头。

文中对警察的“屈打成招”到似乎是放之于四海而皆准的,不过警察们似乎又总是在所有一切都已经发生完了之后才感到现场收拾残局的——文中最后破案的也不是警察蜀黍,而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某个“小孩”。

文中对精分学派的“诟病”,让我很不舒服。认为精分的老学究是将精神病人卷起来,收“房租”给自己养老。固然精分治疗起来确实需要更长的时间,并且大多数精神病人并不能被完全治愈,但不能否认精分给整个心理学以及心理治疗带来的巨大贡献和作用,弗叫兽的防御机制理论,自我超我本我理论以及性力理论中的一个或几个成为现代心理学领域的理论基础,这种一百多年来的不断诟病只能解释为:是对精分极其理论的嫉妒和报复。

{抬头看看窗外,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都还是照旧运转。}

读《谁在我家》

近来极少读心理学的东西,许是春季浮躁,让人静不下心来去好好捉摸其中内容。

这些心理学的东西里数精神分析是最难一目十行的,需要逐字逐句地推敲,时不时还得翻翻前面怎么定义的。

本书中很多内容是从宗教的教义经过深度演化得来的,我虽不能深入呈现这个推演过程,是直觉给我这个印象。

文中显示,海灵格有“智慧地打断别人的”习惯,看到几个个案的记录中都有这种提问人被打断的事实,海灵格离开牧师行业首先接触的心理学便是精神分析流派,他会有打断别人的习惯实在与精分相去甚远。

有经常出入精分课程的同学几乎崩溃地告白:他(谘询师)能在那里一直用“报持”的态度看着我,让我想要抓狂!

我那么激情四射地说着一件足以让人崩溃或者飘飘然的事情,他竟然“毫无反应”——不,也不是毫无反应,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什么的样子。

倒是有一点颇以为得了精分的精髓的——家排的很多理论或者疗法没有可靠的“科学依据”,多数是推论得来,没有事实或理论依据。

说这话未免牵强,心理学上除了实验心理学其他的似乎极少能给出准确而科学的依据。心理学和物理学是人们认识世界的两个极端吧?大到宇宙万物,小到心尖上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而他们竟然也能实现瞬时转化。

黄庭禅坐里有将身体想象成太虚能容纳万事万物,这太虚可以理解为“宇宙”,而研究宇宙的物理学科在研究其起源时又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量子方面,那些微小到分子离子的物理现象。就像量子物理一样,很多数据只有理论推测没有科学实验结果支持。这本确系是有帮助的,超越善恶保持中立;整体全局“看”来访者等等。会继续关注家排系列书籍,以补充和扩大对这个方法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