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本言情书说开去

刚读完《十年一品温如言》,虽豆瓣上有人将之批得一文不值,但于我,这本书是继《不负如来不负卿》以外让我几乎弃文又重新拿起来一口气不吃不喝3小时看完的一本。

作者的文笔确显矫情做作,但情节的起伏,对典型事件的描述以及细节的勾勒,让我欲罢不能——虽则是不能跟加西亚·马尔克斯相提并论,况后者的情节和场景描写是“鼻祖”级。

本书在我这里的命运转折全都因了在派出所那场“英雄救美”的情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痛苦将女主对身世的委屈,对男主的暗恋统统发泄了出来,地铁里的我几乎又笑又哭,大不如我从前在人前总是一副优雅示人的模样——一个故事是否能打动人,总要看是不是有些情节或者句子戳到了读者的心尖尖上,若如此即便流水账即便文笔使人困倦亦可让读者津津有味地不舍放下。

作者在文中提到了“癔症”并让男主身先士卒了一回。癔症到底是否要列入精神疾病范畴一直存在争议,癔症有时的确可以不医而愈,某台曾经播过一个6岁男孩时不时“曾国藩”上身,学着清末时候人的模样说着当年的那些政事,后查明原因是他一直恐惧家里一直在某个显眼位置摆放着一口为老人准备的棺材,这种恐惧并未有排遣出口于是产生了这样的“转移”,而这个恐惧一旦被“意识化”——简单说就是挑明了之后,癔症的症状就彻底消失,不再复发了。

文中男主的癔症模仿的人却是匹诺曹那个说谎便会长长鼻子的文学人物,而他的病灶同样也有恐惧,却也加了被羞辱之后的愤恨。他对于当年的群P事件的记忆,而有心人竟有拿那件事情的照片快递给女主以此威胁男主…… 这大概就是那种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承受不了的事件吧?——况当年的事件里没一个女人……

就我对癔症的理解,它应是一种歇斯底里症状,19世纪末时弗洛伊德和他的“老师兼好友布洛伊医生”曾经对一位女性患者,精神病学科界称为著名的“安娜·O案例”,进行过“谈话治疗”——而二位大师均认为,歇斯底里症状的病根在于**性力**遇到强大的超我能力而产生的冲突在个体身上的表现形式——这种冲突还有很多其他不一样的表现形式。*(对于性力我总是想解释为人类最基本的创造力和建设力,当然很多人愿意从字面意思理解,因为字面意思更抢眼,但实际上仅仅是字面意思是不能帮助你深入理解弗叫兽的理论体系的,所以透过表面看本质很重要啊,亲!)*

扯远了,就言情本身来说,小时候记忆是被老师明令禁止的。但《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诞生,竟让一位考生在某次重要考试中将佛学大师鸠摩罗什——本文的男主——的生平大事件分析的头头是道,得了难得的高分,从这一点看,言情小说也不是“洪水猛兽”,需要严防死守的东西,试想很多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也都来自这最最原始最最长久又最最简单的“性力”吧?——错了错了,是所谓爱情~~

精神分析的案例

图片来自豆瓣

虽然对弗洛伊德及其理论接触不少
这样认真仔细地看他的个案分析是第一次

由于精分治疗方法的特殊性
个案分析看起来十分吃力
字里行间充满了各种象征意义
以及尼采式的纯精神世界的理解

弗叫兽还是善于写文的
对于无法大量透露内幕的
他大胆旳用那些著名的喜剧加以影射和分析

三个个案各具特色
小汉斯的恐惧症
到鼠人的强迫症
以及最后的最后
关于一个同性恋的童年形成做了深入的分析

最精彩的是他在最后的那些理论解析
以及“精神分析常见的几种性格类型”
“与众不同的人”“倒在成功接近时的人”和“带着负罪感犯罪的人”
对每一种“人”的分析和心路历程多做了详尽又让人豁然开朗的解释

弗叫兽认为:
“我们施与病人的教育很可能也不过是对其早期教育的一种重复”
这跟后来与心理班同学分享的
精神分析疗法是治疗师带着病人回到后者的童年
将之前没有完成的或者没有释放的能量重新释放并予以理解和关爱
这其实无异于一位母亲会做的。

新精神分析理论认为的那种分裂位人格等等
其实不过是古典精分的一个发展
弗洛伊德在对“鼠人”的强迫症分析中
明确指出了分裂样人格的产生原因
是人格的某方面由于被主体的刻意压抑
不能获得与其他人格部分同样的成长机会
而程滞后状态
导致其某些言行与其他人格不想一致协调

老师曾经分享过一个案例
来访者有严重窥阴癖
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子
不工作不学习
就在公共厕所偷窥
屡次被抓去警局
放出来就继续这么干

终于找到了有经验的精分学派治疗师
经过治疗彻底好了
治疗师在多次访谈中
终于知道他在童年
曾有过因为偷窥异性家人的裸体
而被毒打狠揍的经历
病人则是将这段他羞愧难当的经历深深地埋进了潜意识
却导致他在成年以后
下意识地就想要去偷窥异性的身体
治疗师扮演了“妈妈”的角色
跟他一起回到童年
回到那段时光,将事情重新经历一遍
重新给予新的认知和观念
当这些被意识化之后
病人的症状也就消失了
听起来似乎“神神叨叨”的
作为叫兽的粉丝
我相信精神分析的力量

配图来自豆瓣

以上。

小汉斯的恐惧症及其他

图片来自豆瓣

狼人的故事》里第一个案例是五岁小男孩的恐惧症
占据了整本书的五分之二篇幅
大部分描写均是男孩的父亲记录下来跟孩子的对话内容
这一部分十分冗长又无聊
乍看之下都是父亲和一个孩子之间
毫无意义的甚至可以归类为臆想或者幻想范畴的对话
但这是精神分析中让人焦躁又不得不经历的阶段
也正反映了精神分析的一个工作方式特点:从象征意义入手
小男孩起初对街道上经过的马和它们拉的车感到恐惧
这种恐惧作为常人很难将之与对父亲的恐惧
甚至对母亲的依恋(俄狄浦斯情结)相关联起来

好在弗叫兽在案例描述结束之后
做了非常精彩的案例分析
让读者对该个案有了更加深层次的认识
他说明了这个个案不仅印证了自己原先关于
儿童性心理发展阶段的定义和描述
更提出了:
人只有能面对攻击力本能(agressive drive)即恶的本能
才能真正发挥建设力本能(constructive drive)即善的本能

小男孩汉斯的个案中真正涉及的是不仅是俄狄浦斯情结——
取代父亲从而站在母亲的身边
甚至还有想要与母亲生下孩子的欲望
(不难理解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的各种乱伦关系的潜意识来源了)

其实生活中并不难看到这样的情况存在
小男孩总想要跟妈妈腻在一起不喜欢爸爸的存在等等
但我们都“含蓄”地不把他们归因到上述方面去
直觉上是抵触这种有关乱伦
而事实上,我想这种“恶”念——如果真的算恶的话——是普遍存在的
并且需要我们重新面对和考虑处理方法的。

【以上均系个人见解,并不作为临床可执行执导,因弗叫兽本人也对此持谨慎态度。 】

另:
小汉斯19岁时终于见到弗叫兽本人
如果不是故地重游激起他的一些回忆
他恐怕早已忘记幼年时的这段经历

但这就是精神分析所提出的“意识化”之后
神经症的症状就会消失
但这也会让个体彻底放弃致病的潜意识概念吧,
所以小汉斯才没有能彻底记起那段3-5岁的经历。

以上。

注:文配图来自豆瓣,书封面

弗洛伊德自传

图片来自豆瓣

去字里行间总有收获。

对弗洛伊德的“喜爱”并不因看了一些其他的心理治疗类书籍而改变,纵然老师们对他也有很多“微词”,如“泛性论”或为人孤傲,不与人为善之类的说法,竟都丝毫让我动摇对精分的喜爱的,过了几个月没有看书就潜意识地在字里行间的书柜上捡了这一本,柜员说:你可以借!我不假思索地说:总有几本书是你想要买回家当自己东西一样收着的,哪怕就只看一次也是必须的。他心领神会地笑了笑,真是十分喜欢字里行间的氛围,安静且自在。

已经有两本弗洛伊德书封面都是“双含义”,上一本是《The

再说弗洛伊德

自上一篇义正言辞的《 一百年前的个案 》之后,在 字里行间 与朋友聊完事情,看到了这本《弗洛伊德:梦 背叛 野心》,找了弗洛伊德老人家的孙女知名的教育家的“真知灼见”来铺垫,好奇之下翻了几页,还有对安娜以及布洛伊尔的描述,于是借来看。

一百年前的个案是说安娜·O的癔症个案,布洛伊尔当时是安娜(化名,本名为:伯莎·彭博还姆,后称为犹太妇女联合会创始人,著名的社会工作者)的主治医生,彼时弗洛伊德还是一个医学院的学生。布洛伊尔与弗洛伊德分享了这个个案的很多细节,布洛伊尔1847年便已经从医学院毕业从事医疗工作,接手安娜时在维也纳以及整个奥地利小有名气,可以说他与安娜一起开创了“谈话疗法”,他们称之为“扫烟囱”疗法。

布洛伊尔医生让在催眠状态下的安娜说出了很多记忆深处的片段,而这些片段在被说出之后,由这些被压抑的记忆所转换的躯体症状就消失了。但在后来的接诊中,他就没有再如此大规模地使用这个办法,但这一点却被弗洛伊德吸收,并且融合进了自己将来的理论王国里。除了安娜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露西小姐的案例等。

从传记中看,弗洛伊德老人家对病人有时候十分专断甚至是蛮横,病人必须按照他的意思进行治疗,跟现代意义上的咨询天差地别。

我是典型天秤座,认为世间万物必讲平衡。他有这么多的理论并且一生不遗余力地维护自己“如神一般”的学术地位。当某个点走到了极致必然诞生另一个极点,这两个极点可以在同一个人身上,好像很多伟人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窃以为没有必要为了这一个面去否认其颇有成绩的另一面,这两面虽然不相容,但却让这个人有血有肉,你可以单纯意义上地将他看作“神”,也可以看作人,谁见过不是以人为原型的神。现代精神分析已经大部分放弃了弗洛伊德古典精神分析的那一套完全归咎与力比多的形式,而更多的讨论客体关系理论,这很大程度上比力比多容易接受。

这一再说,要给布洛伊尔正名,他认为“创伤”和“分裂”更是各种精神疾病的根源已经越来越为心理学行业的人们所接受和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