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早晨,夏日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铺在甬道上,她突然就忆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她当时是如何有勇气将那张纸条传给他的? 那时的他是所有女孩眼中的焦点,身为副班长的他聪明,能干, …

有时候我总想:应该在最美丽或者最幸福的时候结束生命,这才能让生命停留在那一刻,永不褪色。他们说这过于要求完美,而生命本身并不必须完美,所以这不是生命必须的样子。 这些“美好”一个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