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 幸福

小纸条

那天早晨,夏日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铺在甬道上,她突然就忆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她当时是如何有勇气将那张纸条传给他的?

那时的他是所有女孩眼中的焦点,身为副班长的他聪明,能干,又是运动健将,几乎要完美无瑕了。她并不懂这些,只是感到了自己的眼睛总会不知不觉地就被他牵着走。每每看着他的时候,会想如果他感应到了我的目光回头看我一眼,哪怕一眼?惟一一次他对她的注视有回应的一次,他回头却没有对上她的目光,她想是注视他的人太多,他根本无从对焦。

渐渐地他的目光有了焦点,她看到了那个焦点。那是她的好友,是她的好玩伴,她们的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她有时尽量刻意回避他们的对视,有一次,她撞见了,他的目光依然炯炯有神,依然可以让她脸红心跳,那么热烈的目光,她那么渴望的。心被狠狠地抽了一下,她渐渐地少跟他们一起。 Continue Reading »

瞬间永恒

有时候我总想:应该在最美丽或者最幸福的时候结束生命,这才能让生命停留在那一刻,永不褪色。他们说这过于要求完美,而生命本身并不必须完美,所以这不是生命必须的样子。

这些“美好”一个个被散落在生命的长河里,等着我一个个捡起来;第一次为某个人心动的瞬间?拿到奖学金的一刻?第一次感觉到土著的体温,听到他叫我“妈妈”,或者是他给我的第一个笑容?得到某一个心仪已久的东西?又或者是自己离开妈妈的身体之后的第一次呼吸?

这些瞬间,我要选择哪一个停下来呢?我无从选择,他们都至真至宝,我贪心地都想要。

但矛盾的是,如果我停留在了第一次呼吸的时候,以后的就都不可能存在;如果停留在为某个人心动的瞬间,我又如何听到土著叫“妈妈”,看到他给我灿烂的笑容?但理论上来说,彼时只是个小婴儿的我,又如何感受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呢?

一切不过是我们慢慢的长大了,用我们习得的东西赋予了他们意义,他们才能变得“幸福”或者“不幸”起来。

movie-the-lover-s1-mask9

接下来,哪怕“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哪怕“物是人非事事休”,哪怕“想当年铁马金戈”,生命会终止,但当年如花美眷,铁马金戈或者海枯石烂,都已经定格在那里,无人能夺走,也不会随着时间而淡去,成了时间里永恒的瞬间。

|说明|

本网站的内容如无特别说明,均系主人原创,如果您需要转载或者其他用途,请邮件联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