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山游记之外

我想天龙山是值得写一些什么的。

从一开始确定要去这个地方到从山上回来,我觉得大约一定是有什么神明在指引着我。

确定去“天龙山石窟”是因为我对石窟文化莫名其妙的爱——也许是受了《不负》的影响,文中多次提到“石窟”,让我对石窟有了一种既莫名其妙的感情,“因为有你”中我振振有词地认为“一见钟情”是一种不可理解也不矜持的感情,甚至是人类这个高等动物退行到其动物本性的行为,我的“莫名其妙”即指这个,不过人如何对一个石像“一见钟情”,于是就更加地莫名其妙了……

总之我仿佛被神明下了诅咒般地决定太原之行必须去“天龙山石窟”,网络上攻略很多,我并没有认真阅读。

直到我们真正开始从“晋祠”到“天龙山”的路上,我才顿时有了些真实的感觉:这个地方确定是我要去的天龙山吗?拿出手机导航,没有任何信号!我心里竟然有种被狠狠滴甩进了无人区的不好感觉。

山路出奇地坎坷不平,只能勉强两辆小车擦身而过的宽度,加上我们行进了5-6公里仍然“前不见车后不见路”,而油箱里的油也快要耗尽,我的心慢慢地凉了下来,甚至想:我们不会在这里出事吧?而彼时正好一个非常陡的坡,车一路下滑的同时我又担心这个排气量能上来吗?……

开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见到一个小面包车的身影,车上下来一人,问我们是不是去石窟,答曰是,他即刻掏出了一张名片,声称是山上的一家餐饮店老板的儿子,如果照顾他们的生意,就可以免停车费和进石窟门票,我们随口应了,按照他的指示继续往山里开,山路越发陡峭崎岖。

又行进了大约5公里,看到有屋舍并铁门,我心想:好歹开始像个景区的样子了。跟把门的老翁问了问路,确定方向没有错之后,他开始游说我们去照顾他家生意,我们也应了。

又开了约十几分钟,终于见到了山门——一个憋屈的山门。依旧没有多少游人或者管理人员,我们没有去山脚下的寺庙,而是直奔山顶的石窟去了。

刚要上山,台阶上迎面站了一只黑色的狗,很结实,毛色很有光泽。它见我们要上山,并没有继续往下走,而是转身拾阶而上,当起了我们的导游,它一路随行,不叫不嚷,默默地在我们周围走着,我跟不上时,它还会在我们上面的两三米处等着我们,或找点吃的或就是看着我们,让我沿路而来的恐惧和担心都渐渐地散了,我想它每日在这里定是得了什么“任务”来指引每一个心有恐惧的拜访者的吧?

可是我被登山的疲累攫住了,完全不能放下这些眼前的情绪去好好仔细地看那些石洞里的石像,只依稀记得它们几乎都没有了脑袋——有几个是在“山西博物院”的展览厅里看到了,还有都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

那天风很大,上山的路并不长,没有很好的安全措施,我牢牢地看着脚下的台阶,生怕一个不当心就滚落山脚下,成了另一条社会新闻——或者新闻的机会都没有。土著扶着我,说:“你总顾着害怕,怎么还会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呢?”我心下着实惊讶了一番,小小年纪的他竟然能说出如此的话,是因为此情此景下的他真实滴感受到了这山间极少人工修饰的美丽吗?于是抬头,山间郁郁葱葱的松柏,加上山头的云朵和湛蓝色的天空,这是何等的美景!而我身边有你们,又是我多大的幸运?

回去太原还必须经过那段崎岖陡峭的路,到底没有那么害怕,只叮嘱他要减速缓行。

一直认为旅行是一件能够发现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倾向于独自旅行,这样对自我的认知更纯粹和隐私些,可天龙山一行,似乎些微地改变了我的这个认知,重要的是跟你一起的人,会让你安心,会让你打破固有的观念和想法去看到新的世界以及新的自己,这样的旅行才是真正的让人收获的!

以后我还是会看到石窟就必去的!

IMG_4712

IMG_4713

IMG_4704

晋祠之美

[中学课本里有《晋祠》一文,对晋祠有了非常详细有精辟的介绍,这里不赘述了。对晋祠的感觉,从只闻其名到离开的时候恋恋不舍,她已经成为我喜爱的十大景点之一,甚至是排名靠前的十大景点之一,如有机会来山西,定要来晋祠!]

“晋祠游览区”实际上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晋祠公园”,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园,人们可以随意进出,有专人打理,卫生和环境相当不错,亭台楼榭,绿树成荫;另一部分则就是“晋祠博物馆”了,内部陈列了一些历史文物和名人画展,以国画为主。

晋祠除了有亭台楼榭的美,最让人感到她灵秀的地方是,整个园子被水环绕着,或浅或深,或急或缓,像一个轻声细语的侍女始终在旁侍候,让人感到心情舒畅,不夸张地说,感觉全身都透着舒适感,这种窗棂格子,这种屋檐装饰,才更加彰显了中华文化的精髓,比城市里混凝土堆出来的千篇一律的格子更能让人细细品味。

在“圣母殿”门柱上盘着的龙,造型各异,充满了野性,仿佛刚刚被囚禁尚未被驯服,而现在距离它们被“雕”已经将近1000年了!

晋地的屋檐与皇城的颇有区别,看紫禁城三大殿的屋檐上都蹲了各种猛兽镇宅,此地多为这类铃铛,屋檐上也未见猛兽护宅

晋祠的整体感觉,很精致,路灯这样的细节都这般轰轰烈烈的“大装”一番,与晋地人对“石窟”的态度迥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