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本言情书说开去

刚读完《十年一品温如言》,虽豆瓣上有人将之批得一文不值,但于我,这本书是继《不负如来不负卿》以外让我几乎弃文又重新拿起来一口气不吃不喝3小时看完的一本。

作者的文笔确显矫情做作,但情节的起伏,对典型事件的描述以及细节的勾勒,让我欲罢不能——虽则是不能跟加西亚·马尔克斯相提并论,况后者的情节和场景描写是“鼻祖”级。

本书在我这里的命运转折全都因了在派出所那场“英雄救美”的情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痛苦将女主对身世的委屈,对男主的暗恋统统发泄了出来,地铁里的我几乎又笑又哭,大不如我从前在人前总是一副优雅示人的模样——一个故事是否能打动人,总要看是不是有些情节或者句子戳到了读者的心尖尖上,若如此即便流水账即便文笔使人困倦亦可让读者津津有味地不舍放下。

作者在文中提到了“癔症”并让男主身先士卒了一回。癔症到底是否要列入精神疾病范畴一直存在争议,癔症有时的确可以不医而愈,某台曾经播过一个6岁男孩时不时“曾国藩”上身,学着清末时候人的模样说着当年的那些政事,后查明原因是他一直恐惧家里一直在某个显眼位置摆放着一口为老人准备的棺材,这种恐惧并未有排遣出口于是产生了这样的“转移”,而这个恐惧一旦被“意识化”——简单说就是挑明了之后,癔症的症状就彻底消失,不再复发了。

文中男主的癔症模仿的人却是匹诺曹那个说谎便会长长鼻子的文学人物,而他的病灶同样也有恐惧,却也加了被羞辱之后的愤恨。他对于当年的群P事件的记忆,而有心人竟有拿那件事情的照片快递给女主以此威胁男主…… 这大概就是那种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承受不了的事件吧?——况当年的事件里没一个女人……

就我对癔症的理解,它应是一种歇斯底里症状,19世纪末时弗洛伊德和他的“老师兼好友布洛伊医生”曾经对一位女性患者,精神病学科界称为著名的“安娜·O案例”,进行过“谈话治疗”——而二位大师均认为,歇斯底里症状的病根在于**性力**遇到强大的超我能力而产生的冲突在个体身上的表现形式——这种冲突还有很多其他不一样的表现形式。*(对于性力我总是想解释为人类最基本的创造力和建设力,当然很多人愿意从字面意思理解,因为字面意思更抢眼,但实际上仅仅是字面意思是不能帮助你深入理解弗叫兽的理论体系的,所以透过表面看本质很重要啊,亲!)*

扯远了,就言情本身来说,小时候记忆是被老师明令禁止的。但《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诞生,竟让一位考生在某次重要考试中将佛学大师鸠摩罗什——本文的男主——的生平大事件分析的头头是道,得了难得的高分,从这一点看,言情小说也不是“洪水猛兽”,需要严防死守的东西,试想很多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也都来自这最最原始最最长久又最最简单的“性力”吧?——错了错了,是所谓爱情~~

大作的底子小言的外衣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

买回来放在书桌上很久,看到豆瓣一片渣评,认为辛大如何如何,我却看得津津有味,直到最后放下书,一个下午,在偏头疼小小发作的下午。

看第一章觉出来辛夷坞已经不满足于写写故事,内容的画面感很强,以致到现在我还心里勾画着傅家园子的模样,略有些恐怖和阴森的意思——如果写个恐怖小说也是个很好的底子。比如朱颜的死什么的。。。忘了,我不是要吐槽辛夷坞。

架构大不假,从一个孩子的角度来说不可能过多的参与到大人们过去的故事里,所以对家族纠葛的不分说得多,描述得少;故事的视角还是方灯,主要人物不多,也是架构大,内容空的主要缘故;比如对郑太太的人物刻画,不是隔着纱是隔了几个跨院那么远,基本上连声音都很少听到,当然傅至时的描写也有,不太丰满,而不才地以为中间失掉的六年是最佳的切换角度到傅镜殊,内容会丰满起来架构就不会显得空洞不实在了,当然那么写下去就不是纯小言了,就该是一部家族小说了,区区二十万字如何能够?

但是通篇看来,虽然男主堪称最渣的。他的形象一向是冷冷的,却又不是不知道分寸的,后来的“迷失”——可以说第一次方灯勾¥引陆宁海完全不是他能预料和控制的,后来的陆一就是他预谋的,金钱和权力是可以让人迷失本性的,可他不那样又能如何?——当然这一段性格上的变化交代欠妥,其实那个六年好好写,真的是一本大作啊,吐槽一下,是不是真的那时候要生了着实来不及了?其实一部好的作品,何曾与时间有关?

再说说方灯。她其实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妞儿吧?至少很多女孩子可能不太喜欢她过于坚硬的性格,她的经历想让她不坚硬尖锐也都不可能,不是所有人每天三餐都对着盛好了放在眼前的米饭的——书中的句子了,呵呵。最后的最后她会选择自尽是必然的,可对方灯来说被就回来变成一副驱壳难道不是傅镜殊的另一种自私吗?

超级超级喜欢明子,坚强又独立,敢爱敢恨性情中女子!!!

极少写这么长的书评,可惜了一个好的大作坯子,辛大有空再加工加工??等孩子大了,就会又有不一样的内容了呢。。。。。。

侬今葬花人笑痴

图片来自豆瓣

不想自己是个这么“宽容”的人,对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新版《红楼梦》爱不释手。

是的,我知道您首先不喜欢的是这造型和服装。铜钱头,大水袖,跟87版的相去甚远,而偏偏这些年来,翻拍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翻拍红楼出现,是大家都不敢碰这个“高压线”了。

在QQ上看完了新版的红楼,到后来忘记了他们还顶了个铜钱头,看习惯了,演员和台词都甚精彩,于是这造型和服装什么的,也就不在话下了。

先说剧情交代,后半部分比87版的要详实些。我这话怕会招骂名,只是87版,我看了好几遍也没看懂后来对宝玉去向的交代,荣宁二府结局的交代;新版中对鸳鸯的死——自杀也是考虑了自身处境的种种不见得有好结果,甚在常理;对王熙凤后来颇不受大家“待见”,将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最后的无奈,初看是原先没有种下善因的恶果,但仔细回味岂知不是各人私心?再看袭人,嫁给蒋玉涵,高鄂续篇对她的交代甚“完美”,小时候对她无甚好感,恨了她在王夫人面前的三言两语将宝黛的好事拆散,但仔细看看,这何尝不是他们宿命,与旁人无干,但新版里,我看到蒋玉涵看到自己的汗巾子在新娘身上,袭人只一味哭,蒋玉涵颇有深意滴说了一句:原来你是他身边的人啊!我这心里“咯噔”一下,嘿嘿,编剧也是不喜袭人滴!我这小时候被压抑了的心结居然也能在二十年后有个发泄。

再说选角上,轰轰烈烈的选秀明里暗里是捞了不少,到头来一场空,黛玉组的冠军李旭丹——个人比较喜欢的黛玉一角,回家该干吗干吗;宝钗组冠军在最后定妆照里居然穿了王熙凤的行头,宝黛钗的人选最后来了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小小子,让人如何能甘心?伤了各位“选秀时期”粉丝的心,能招人喜欢才是“奇迹”。

后又有“有心人”将电视剧的某些片段拿了来,做了断章取义的解释,让人对上演的新剧带着十二分的“质疑”,骂声之后是一直不断——那时期我痴迷《真爱如血》,我也没有机会腾出时间来看,近期宽松,看得居然不能罢休。甚喜小宝玉,黛玉,贾母的演绎。

小宝玉出演时刚13岁,与书中的宝玉年龄较为接近,时常俏皮滴吐舌头,摸头或者看人脸色的样子,比起欧阳来轻松了许多——颇不喜欢名著就不能嬉笑不能轻松的调调,哭一场或者闹一场,跟林妹妹赔不是活脱那个年龄孩子的惯常行为——作者也不确定那个时代是什么时代,何苦非跟上清朝时候的少年行事习惯呢?我还记得教书时候,一日课间在走廊听见一句道歉的话:你说啊,你说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也告诉我,让我死也死得明白啊!

而他们住在园子里的时候,他去看林妹妹也不是“例行公事”,是习惯,“即使我死了,魂每日也会来一百遭。”成年宝玉也是有可圈可点。哭灵一场,看得我也是跟着剧中人流泪,成年宝钗实在不讨人喜欢,那时候还说些大道理来怄人,“横竖我们都是病人,将我们抬了放在一间屋子里,能相互照顾,即便死了也能一处⋯⋯”小时候看这个总也不解,现在略能知一二了,于是也就跟着难受。

黛玉,小时候大家都说她太多愁善感了,也不敢逆大势说我喜之。他们却不知,黛玉行事极少曲意迎合他人,才情甚高。那时喜欢越剧,经常挑了《红楼梦》里的段子在学校里表演颇受喜爱,“葬花”“焚稿”让我无数次体会了她细腻敏感却还是挣扎着的情怀,陈晓旭是经典,弱柳扶风的韵味实非蒋梦婕能比,回头看梦婕的表演却也是可圈可点,她身上能看到黛玉对宝玉的种种“信心”和各类“不放心”。再说蒋梦婕的表演,乍看她过于“丰腴”和“滋润”怎么也不是林妹妹的弱柳扶风,但这使小性跟宝玉生气,或是跟旁人斤斤计较的神色倒是看起来很逼真,若说陈版的是有些“瞧不起”他人的意思,这梦婕倒是能看到除了鄙视之外的可爱之处。尤其看到黛玉前往怡红院听到宝玉说:林妹妹说过这些混帐话吗?她若说了我早就和她生分了。黛玉感动得什么似的,又为了金玉之说独自伤怀的时候,宝玉出来看到了,两人一番欲说还休的表白,一个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一个是一味滴想表白自己又不知怎么才能说明白自己,看得我都想将他们拽下来各自敲个十八遍脑袋,说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这么藏着掖着的⋯⋯又会为他们最后的宿命无奈,这样就是林妹妹和宝哥哥了,奔放不羁那就是过儿和姑姑了。

周采芹是英皇毕业的学生,她演绎的贾母又是一番韵味,和孩孙们一起是个憨态可掬的老人。老人家又不失大家风范,在贾府落难的时候她在病榻上安排一大家子的后路,实非一般妇人会有的胸襟,这又让我喜欢贾母几分。在对待外孙女上,看到了她的心疼,又有要照顾大局的气势,一面滴心疼自己外孙女,一方面又看透了她的心思,她也终不能跳出封建时代的“仕途经济”的圈子,不会选择外孙女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部片子招的骂名比美名多,但窃十分喜欢这部,理由不止上述,容我以后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