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到北京的某一年,工作单位在北影对面,隔河相望,那时也并没有那么多人喜欢考这个学校,一日下班,公交车后排靠窗我专注地凝视窗外年轻的姑娘小伙们,他们中有几个人也上来了,正巧落我旁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