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 厌倦

数月深情到底错付了

梁久久抱着夏凉被来敲门,我正好在刷牙,满口沫地开门,被她略有些怪异的表情给惊住了。

她不由分说,夺门而入,又随手关上了门。我拿出牙刷,一脸讶异地看着她。

她将被子扔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去,“借沙发睡一晚!”

我也不管一嘴的牙膏沫了,“你家相公不是来了吗?”

他们俩曾经弄得动静太大,遭到了隔壁邻居——我的强烈抗议,现在竟然要来借沙发?!

我等着她给我个答案,她倒好,竟然蒙到了被子里,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架势。这么一来这件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吧?我赶紧漱口洗脸,温情地过来准备套出点话来,以表示作为邻居和同事的关怀。

我试图揭开她的被子,不过她抵死不从地拽着不让,我只能在沙发旁边坐下来,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说:“上周就说要分手了,结果这周又来了,他也没地方去,我也不想又陷进去……”

显然这不是整个故事内容,我又问:“你不会不开门啊,亲?”

“他那样在门口,我——我下不去手啊,我……”久久露出了一双还有些发红的眼睛。

“那就别分手了啊!”照她这个样子,分手真的是个谜啊。

“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了,我不想要一个不在乎我的男人啊!”她又露出了鼻子,抽泣似的吸了两下鼻子。“可是——可是我还在乎他啊……又不想被他看轻了……所以来借宿啊……”

我起身拍了拍她的脑门,“借宿没问题,明天跟他好好谈谈,既然都来了说明还是在意你的吧?这个世界完美的男人只存在于小说里,只要瑕不掩瑜,给个机会。”

她终于露出了嘴巴,将被子拉到了脖颈下面,露出白皙的锁骨以及那根小巧的颈链,“可是——我就想要一个可以一直一直在乎我的人,难道我不能有一个这样的人吗?”

难道不能有这样一个人吗?一如刚相识般的尊重,刚倾心般的热爱,刚相恋般的呵护而已。那个曾经将我视为春风里的桃花的爱人,怎么还没经过岁月的洗练就已经视我为夏日田野里的狗尾巴草?还是说这种快餐式的社会缩短了关系的“老化”和“厌倦”周期?虽然我自己并不是个遇一人白首类型的,但亲密关系的“厌倦”来得太快,着实让人措手不及。

“可是既然他又回来了,你也不再听他说说?”

她一边玩着手指节一边摇头。

第二天醒来,不见久久的身影,忽听得外面有动静,久久的声音传来:“李向阳,我TM怎么认识了你这个极品渣!”然后是她的哭声,然后她跑过来的声音,她无辜的脸充满了愤怒,“芳姐,他——他卷走了我的电脑和iPad!还给我留个条,说这两样当做青春损失费!”

原来他不是不在乎了也并不是厌倦,他根本就是个渣男,他们在乎的永远只是自己而已。

|说明|

本网站的内容如无特别说明,均系主人原创,如果您需要转载或者其他用途,请邮件联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