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王府和大观园

恭王府和大觀園,乍聽是沒有什麼聯繫的,一個是某和的宅邸,一個是某曹小說裡的場景。

坐在恭王府的後花園裡,我一個人看著池水,看著嬉水的鴨子,沒來由地將這兩個地方聯繫到了一起。想如果是大觀園裡的一群在這裡,或吟詩,或聯對,或者行酒令,或結詩社,風雅的同時空間也是夠寬敞的。甚至想,也許每每同在遊覽恭王府的人們都是那時候王府一眾人等轉世投胎,竟又都相逢在王府裡,大家的潛意識溝通著不為人知的過往⋯⋯

這麼YY了一番之後,在某個介紹恭王府的屋子裡看到了恭王府和大觀園。想來潛意識們真的都溝通了,而我悄悄地偷聽了他們的談話,拿來消磨獨自“微旅行”的寂寞,甚妙甚妙!

IMG_20130724_093812
继续阅读恭王府和大观园

智化寺以及胡同里的四合院

京文化里,胡同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他们是所有上层建筑的奠基石,是社会底层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

只是现在二环内的胡同和四合院,轻而易举就是上亿的价格已是非平民化的居住场所,成了各种会所各个商贩们的底盘。胡同里的风格显出了两个极端,有的装修的极为华丽,屋檐门廊天花板无不彰显着内里主人的实力,而紧闭的朱门也告诉我,这是两个阶层之间的分界线,门槛太高,天花板更高,与我是无法跨越的屏障。

好在尚有一些年久失修,被租给了一些小贩的园子。门口戏耍的小童拿着个风铃,非常热情地说:“禄米仓胡同61号院!”我问:“可以进去参观吗?”他十分爽气地说:“可以,这里是我家!来吧!”

只是年久失修的四合院,屋檐上茂盛地长着草,屋檐的木头经过岁月洗礼已经慢慢被腐朽,墙壁上斑驳地露着青砖,只是院里倒还种着葫芦,他兴奋地告诉我:“你看我的葫芦娃,他们长大了都是彩色的哦!”孩子在院子里欢快并骄傲地穿行着,感觉这破败的院落比朱门豪宅更让人感到亲切。

IMG_20130720_161931 继续阅读智化寺以及胡同里的四合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