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6月

逃避也是反抗的一种

(有已播剧情透露,擅入)

蹭个热点话题聊聊最近热播的《少年派》里的林妙妙。

林妙妙是个活泼开朗又乐观的女孩子,高中被妈妈好不容易推进了重点学校,虽然成绩不那么稳定,但一直也是个以学习为主要任务的好孩子。有一个控制与极强的母亲,对她的生活管控无“微”不至,大到学习目标人生理想,小到刷牙时间,如厕与否都在管理list里,即便如此,茁壮且乐观如她依然跟随着母亲的要求一步一步地朝着那个也许并不是她初衷但一定是一个大家看起来都正常的目标前进。

二十几集之后,林妙妙迷上了“直播”,也许是高中学生的日常生活过于贫乏,也许是学习过于艰难,她直播自己吃饭,直播自己写作业什么都播,晚上熬夜不睡直播,家长认为她终于知道学习了,每天熬夜,还给她增加营养……

高考临近,老师想要骂醒她——无效;同学想要唤醒她——无用,就连暗恋她的学霸男神想要将她拉回来高考状态——无果,同学经不住她软磨硬泡,男神就更没法拒绝帮忙刷题的要求了。

她为了给自己的“直播事业”打掩护,脑子也进入了高度开启模式,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

纸包不住火。事情败露了,情节还在发展。

败露前,她跟同学坦言,她已经放弃高考了,认为直播就是自己的事业了;被发现后她理直气壮地跟家长说,自己挣了钱买的设备,一幅我的未来我负责我的前途我负责的大义凛然态度。

作为一名学过心理学和心理咨询的人来说,不能说不理解妙妙的行为,通过逃避到网络直播里找到的成就感远远大过了在教室里被老师教训,被同学歧视,被难题搞到手足无措,一开始轻而易举就能获得成功,之后稍加用心就能继续“红”下去的事情,对于妙妙是最好的“安慰剂”,加上一时的利益贡献,很容易产生自己对此很在行,有天赋,可以继续下去的“错觉”。

当然也不能武断地说是错觉。互联网+的事情来的特别快,传统教育下长大的人还没适应(仅看过一次直播不到20分钟,而且全程仅看没发言也没打赏),也许未来——或者已经是个行业,至少它带动了周边的发展,比如硬件设备和一些相关副业。

回到剧情说,事情败露以后的剧情还未得知,还是希望她象她的前小姨夫说的“幡然醒悟”,但这种幡然醒悟如果不是从内而外打破蛋壳的,是外力让她不得不幡然醒悟的话,也终究不是自我成长,不过是又一次被强制的失败反抗罢了。

《我敢在你的怀里孤独》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名字这么长,还是明星写的,我第一念头是抵触。但奶茶“不是一线明星,也不是脱线明星”,不可能是利用粉丝经济搞得纯流量作品。

电子版的《我敢在你的怀里孤独》,拿在手里kindle每一本都一样的分量,多一个几百K的文件,kindle也不会重几克。但这个主题很多时候很“沉”,独处和孤独的能力?什么鬼?!

小时候的朋友到了三十多以后才评价我,“你特别喜欢在自己的世界里呆着,完全不了解世界的规则,而且你仿佛也不用参与似的。”以前我并没发现自己是这样的,因为我总是积极参加学校的活动是班委,也是同学们眼中的活跃分子,大学更是各种活动的参与者和组织者。现在想想,“好吧,你赢了。”

童年经历跟独处能力有着莫大的关系吧?我小时候喜欢跟邻居们一起玩,不过每次被欺负之后就会被妈妈教育——她也是一番苦心,怕我受欺负——我更怕的是她生气,所以会选择自己在家呆着,但也不可能一直自己发呆,我会想法子自己玩,拆闹钟是我做过的最大工程,因为没有得力工具,除了小零件被我硬撬下来,大的部件我曾经试过摔砸等方式,就差拿菜刀砍了——估计砍的结果就是刀毁了,闹钟依然完好如初。至今我还常常想如果能穿越回去,我一定要跟那时候的自己说,“拿个螺丝起子应该就可以了,跟你爸撒个娇,他那里别的没有,工具很多的!”(父上大人确实是个工具控啊……

奶茶在文中多次提到了“一个人旅行”,我很享受一个人旅行(除了有些时候有安全问题以外)。第一次独自旅行是跟初恋分手后的暑假,我一个人飞去张家界,玩了一周,当时的人们还很淳朴,见我时一个人去的,升级了我的房间到行政套房(我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要干嘛?跳舞吗?),一个导游带着一对母子,再加上一个我,一共四个人,一辆小型商务车,回到房间我坚持自己吃饭,不要跟他们一起,那次之后一个人旅行让我很上瘾了。到京之后,也会有很多机会自己一个人出差,自己一个人多呆两天,尤其是欧洲的旅行(一个人的柏林一个人在塞维利亚等等,可以去旅行的页面查看)。

离开职场的一年多里,很多时间是自己在家,家务或者兼职的工作,都是我自己掌控时间和进度,这个跟自己“相处”的游戏,太吸引我了,偶尔让我不知所措,大部分时候我都很享受。

奶茶在文中分享了她跟几位大咖朋友们聊天的记录。我想每个人能做到比旁人厉害点的地方可能就是他们总有些习惯和思维是跟旁人不一样的,或喜爱独处或有一些偏执,但这一切并没有“定义”,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那个诠释的人。

晨间冥想体验

晨间闹铃设定在5:40分,第一次响的时候,挣扎着起来去关掉。
躺回去,脑子里开始打架:想睡VS起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打起精神,坐起来,盘腿坐好
开始冥想——
其实想的内容也跟平时赖床时想的内容没差多少
今天都要干嘛:早饭做什么,午饭做点什么,晚饭小朋友回家吃,怎么增加营养?需要收拾一下阳台的多肉了……

但是不同的是“体位”
冥想的时候是打坐的,而赖床的时候是躺着的
身体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

也就五分钟左右吧,感觉自己已经进入清醒状态了
活动手脚,伸个懒腰,有种复活了的感觉
愉快地去洗漱干活了。

明晨闹钟调5:30,继续。

————6.13补充————

今晨闹铃时间:5:30
冥想时间10分钟(感觉超快,一瞬间就过去了)
今天主要专注呼吸
前面二十个呼吸保持鼻子吸气,嘴巴吐气
之后的三十个是瑜伽呼吸,左右鼻腔分别呼和吸

起初右鼻腔堵塞不适,但试着慢慢加大呼吸力量之后
最后十个呼吸十分畅快了。

今天阴天有些闷。

————6.14————

闹铃:5:30
冥想时间:10分钟
今天主题还是“呼吸”
中途一个鼻腔开始流鼻水(最近过敏性鼻炎发作)
几天没运动了
明天需要锻炼一下了。
今日骄阳似火。

————6.21————

我把这篇日志置顶了
但上一次更新到今天更新距离一个星期之久

冥想这一条在我的新年计划里
我的2019计划中有多做冥想和拉伸
周二去健身房
瑜伽老师看到了我的姿势
“肩很紧。”
当天晚上我的肩膀给我愣是疼醒了
在屋里来回走了四十分钟
略微好一点点,躺下睡了,清晨五点有又醒了

之前有两个动作确实没有打开肩部
导致真正打开的时候,疼痛随即而来
但有时候我喜欢疼痛,这能让我清醒
以前夜里鼻子疼得厉害的时候
我让自己做深呼吸做冥想来放松也能熬过去

这次的疼似乎不一样
或者疼是一样的,但我不一样了
我完全不能忍住,翻来覆去的
一个姿势保持三秒疼痛就潮水般涌过来
我只能起来走动,在4米左右的长度里来回走
然后换了去客厅和餐厅里走,来回有20米左右
四十分钟之后,感觉到困意终于要盖过疼痛了
也许这种无意义的来回跺步也是一种催眠/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