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4月

是你看错了人,我们才是对的

一部旧剧,2008年出的,已经十年过去了,依旧很多人会重温《家门的荣光》(有关男主的绯闻之类的,我选择性失明失聪),很少能让我不断重温的韩剧,男主女主的感情经历值得好好说一说(“江丹恋”),但这一篇日志想说的是剧中女主的“姑奶奶”的事情。

姑奶奶年轻时候爱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因为种种原因,拿了姑奶奶家给他们出国定居的钱杳无音信消失了,但女主的爷爷也就是这位姑奶奶的大哥哥以及她的父亲选择了不告诉姑奶奶事实真相,他们一力承担了“棒打鸳鸯”的责任,姑奶奶后来的人生一直没有嫁人,也一直为此怨恨着哥哥和父亲。

直到这个人(渣)二十年以后回来了,想要从姑奶奶那里再骗钱,爷爷出面,事情才最终被揭露,姑奶奶问哥哥,当初为什么不说出真相?爷爷说:“只想让你怨恨哥哥和父亲就行了,那个人毕竟是你爱过的人啊!”

瞬间泪目,爷爷是真的在照顾妹妹的感受吧,而不是证明“你看,是你看错了人,我们才是对的”!

我想真相揭露的一刻,或许姑奶奶对渣男以及家人都有怨恨,不该让自己记住一个渣男这么多年,可是有这样的家人,总好过当时不但要面对爱人的背叛还要面对家人的“无形指责”来的好些吧?

 

《爱与意志》读后

透过图书馆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飘到了七层高的杨絮,几扇窗户开着,有一些飘进了室内,静静地落在桌上,或者悄悄地被气流搅动飞去了别的桌上或者落在地上,图书馆里稀稀拉拉地做了十几个人,安静地看电脑或者阅读着,这样的春日还真不应该窝在家里养病腿吧?这样一个日子,终于读完了Rollo May的“Love and Will”。

《Love and Will》(《爱与意志》)是作者的代表作,讲述了人们为什么需要爱为什么爱又与意愿/意志相连,作者文笔十分优雅,读起来就像是在读某位民国时期的大作似的,检索了一下作者出生年月,的确那个时期也是他的黄金时代了吧?前两个月看亚龙的文章看得“着魔”了,夜里梦见了他以及Rollo May,形象跟搜索到的还是较为类似的,可能多半也是来自对他文字的理解,一个可以这样写文字的人怎么也不会差的吧?

埃里希·弗洛姆曾经写过一本《爱的艺术》,而Rollo May则从心理动力以及潜意识对“爱”这种人类行为进行了多维度阐述,从原因,目的等等角度进行了分析和推演,爱这种情感,就像它的同胞兄弟憎恨,痛苦,悲哀等等一样,随着人类的诞生而诞生,却因为环境差异导致了个体间情感的差异。

弗洛姆认为没有独立没有自由就不存在真正的爱,他从更为宏观的角度在解读爱,而Rollo则是从个体角度,从个体的童年开始延展对爱的多角度描述。相较弗洛姆,他更注重从爱以及一个“健康”的爱可以激发的相关情绪情感,不仅有正面也可能是负面的,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他也列举了一些自己的个案实例。

弗洛姆在《逃避自由》里也提到过,虽然科技发达,人们也展开了多方位对心理领域的研究,但一些本源性问题依然无解,比如出生的焦虑,或者更准确的说,出生是人类第一次面临的分离焦虑,从一个温暖可以供给营养的子宫离开,独自面对“世界”,为自己的营养物付出努力,努力对抗寒冷等等。Rollo May当然也不能给出答案,没人能给出,哪怕是霍金或者达尔文。

西方心理学研究总也不会绕开“死亡”这个话题,作为存在主义一派的代表人物,Rollo May更不会,摘录他在文中写道的,也许真正承认自己的美好和阴暗才能让爱发生,才能真正让人去做点什么。

…What ever happens in the external world, human love and grief, pity and compassion are what matter. These emotions transcend even death.

但是——没有这些科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生活一样要继续,或者痛苦点,或者快乐些,或者贫苦些,或者富裕些。无论他们怎么解释这个世界,我们一样会继续去爱,去恨,去嫉妒,去讨厌,去悲伤,去痛苦,去快乐……最重要去活着。

图书馆里依然安静,每个人都认真地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或者睡觉,或者看视频,或者阅读,或者准备考试……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努力活着。

以上。

你到底多想毁了自己

弗洛伊德对心理学的贡献可能在下一个一百年依然能看到痕迹,他发现的东西是个不太成长的东西,几千年来人们的思维模式几乎未有任何改变,希腊文明时代人们所持有的嫉妒心和现代人们的嫉妒模式相差无几,只是人们穿的衣服不一样了,用的东西不一样了,生活模式不一样了而已。

这本书写成于1938年,内容却没太多地方需要修改的——除了极个别心理学上的新的理论和名词术语以外。作者并不是我熟悉的任何一个人本主义治疗师或者行为主义治疗师,那个年代他是个出色的精神分析师(psychoanalyst),在心理治疗未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的二十世纪早期,精神分析几乎是所有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的心理治疗方法,作者通过自己的工作以及和同事们的合作,与同业者的交流中,列举了大量的事实和个案,以自杀为突破口,详细列举了人类自我伤害的种种可能性,他以弗洛伊德理论为基础,通过自己的实践操作,从自我伤害的根源开始,介绍了种种自我伤害的模式,为什么很多人在获得了成功的时候却选择了自杀,而有些人则变着法子伤害自己,咬手指,挠头发(直到头皮裸露),自断手指,不断地进行外科手术,有人十年之内动了超过十次手术,这些通都是人们与“死本能”抗衡并且获胜的例证,当然个体的伤害也显而易见。

这篇文章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作者认为很多器质性的病变,我们也需要看到它们发生的心理背景。就算是细菌侵入造成的感染,终究我们每天都被各种细菌围绕着,抵抗力的强弱往往也由那个不太能把握量化的心理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吧?

作者重点举了几个例子:咳嗽和肺结核以及高血压。例证说明这几种疾病的程度和治愈与心理问题的关系,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精神分析治疗有时候需要十年甚至更久,但实际上早期也有很多通过治疗就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进展的,尤其是躯体疾病源于心理问题的。他认为“高血压”多半的成因是个人的经济上的压力,这话果然“诚不我欺”啊!!虽然高血压在医学上有遗传学的可能,但作者认为,更大程度上还是来心理暗示。

作者po了几张图,非常有意思的图。

   

图中的死亡线因为出生而变细了,但并没有消失,最后依然要回归到全部黑色的死亡状态,白色的“生本能”线一路努力将黑线往外推,尽可能地延长这条曲线。更长的线往往能避开了外部现实的壁垒,神经症也是避开了的外部现实但他们是以牺牲自己身体的部分功能作为代价的,独有精神病和自杀(自我毁灭)直接穿过外部现实世界,回到暗黑世界。

中国人的文化里极少正视死亡,小时候问到这个话题,大人们总是一言以蔽之:死了就是没了什么都没了。我还问:就是什么都没了?的确这个话题太沉重,什么都没了就意味着活着的一切努力都没有意义了吧?这样对结局终将消失的问题讨论似乎让人无法直视(欧文·亚龙先生著有《直视骄阳》主要讨论死亡焦虑。

弗洛伊德提出生本能和死本能从出生时就随着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并且彼此斗争直到死本能终于战胜生本能,生命回归混沌暗黑之中。从这个角度来看,生本能倒反而是一件“稍纵即逝”的事情了,这短短的数十年跟宇宙生命比起来渺小得看不见了。选择自杀的人群自然是死本能压倒性地战胜了生本能,但是选择自我伤害的人群,只能说他们的生本能以部分失守为代价战胜了死本能,虽然有时候代价很大。

其实很难想象人可以从多大程度上伤害自己。从生理角度来说,他们可以用弹簧门猛撞自己的手指,让它们坏疽,可以假借操作失误让机器裹搅了自己一只胳膊,甚至可以生生用自己的手抠出来自己的眼珠,自己却感觉不到疼痛,还能解脱似的说:我把它弄出来了,这下我终于可以放心地睡觉了。几天之后她又同样抠掉了自己仅剩的另一只眼珠。从心理上来说,他们不允许自己成功,不让自己幸福,但凡事情发展到了可以让他们幸福成功的地步时,他们就会退缩,退到受苦的状态,旁人看来,仿佛只有受苦才是他们存在的模式,仿佛只有通过受苦他们才能感觉到存在似的,一如禁欲和殉道者。但他们不能停止这么做,停止这么做就意味着随时会被死亡本能淹没吧?

西方那时候兴起了“娱乐治疗”,让人们能够将“攻击本能”发泄出来,以防止“憋成内伤”,跑步,拳击等等方式都是极好的,现在看来依然是极好的方式,但很多人用错了,拿这些事情来做些冠冕堂皇的事情了,那就不但没效果反而会增加的内在的攻击倾向。

记得毕淑敏的《红处方》里扉页写着:请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开始阅读这本书,因为即将呈现的内容可能会让你在夜晚开始阅读时心情沉重很久。《人对抗自己》这本书2009年就买了,一直放在书柜里,那天站在书柜前巡视看是否有没看过的心理学书,发现了这本,旁边就是霍尼·卡伦的《我们内心的冲突》,这一本连名字都很陌生,拿出来一看,果然是没看过的。看研究自杀的书,很容易就会失去力量,看不到希望之类的,好在作者用半人性化半学术化的笔触,写起来让人仿佛在看一本科学研究介绍某个星系或者某个科学理论的书似的,全书最治愈的只有最后一章,在谈怎么“重建”人格的提纲挈领,因为如果真正谈人格重建大概一本书也说不完。涉及到了个体及其社会关系的方方面面的重建,让人看到了希望,这可能是所有治疗师/咨询师/分析师内在的驱动力吧,没有希望和爱,谈什么治疗又谈什么规划未来呢?

关于“故事”和“写故事”

Sherry手抄版。。。(点击看大图)“单向空间”的一面墙上,大大地贴着本·雅明写的“写作十三则”,大体就是对写作者的一些忠告和建议,看到之后手抄了下来。

高中时代,书架上就立了那本《百年孤独》,仅仅看了前两页,甚至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看不完这本吧?谁知道过了二十年之后,我疯狂地在一周之内看完了那本《百年孤独》,并且看了很多马尔克斯的书,当然除了名字没怎么太记住之外;在同学们疯传阅琼瑶阿姨的言情小说的时候,我总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这种书有意思吗?”直到同龄人已经厌倦了琼瑶的那种剖白式腔调之后,我总算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读了几本她的书,随后又开始了漫漫的言情小说“补习”,年轻时候欠下的债,总归是要还的吧?

每个人多少都会被某个故事或者影视作品里的故事或者人物感动过吧?但每个人感动的点又不太一样。有人觉得这一篇精妙极了,有人却觉得“泛泛之作”而已。对自己感同身受的故事才会被触动,有些人则可能某种类型的故事或者人物都被触动。

也许你写的故事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从中间看到的那个故事或者他们想要看到的故事,虽然生而为人,我们对故事和人物及其关系都有一些基础性的共同认识,但每个读者/观众对故事的走向和人物的设定却又都带着极其主观的色彩有自己的设定路线:

  • 如果能跟他们的设定对上,你的故事可能会让他们觉得“这很正常啊”“这能理解!”
  • 如果没对上,但却符合作为人类的一些基础性的共同认识,他们可能会觉得“这有意思”或者“我还从没这么想过”,
  •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既不符合他们的主观设定,更无法用一些人类共通的认知来理解的时候,则可能出现“这什么鬼东西?果断弃!”“没意思,这种怎么可能呢?”或者“这就不对了吧?”甚至“作者/编剧脑残吧?”,
  • 但——也有少部分人的反应可能是“哇靠,还有这操作?这不是我梦想的吗?”或者“逆天了,我喜欢”甚至“这种瞎比比还真是奇才啊!”

有人会为一部片子疯狂刷影院十遍以上,但有人也会完全无感,连视频网站出现资源之后都懒得花时间去看;有人会对一个故事反复翻看不厌其烦,甚至会背诵其中句子,但有人连两行都看不下去,“这种东西谁会浪费时间看?”

但有意思的是,这种认知并不会保持不变,因为人们的经历带来的认知变化也会影响着大家对“故事”或“人物及其关系”的认知和设定,小时候看不下去的故事,也许长大了就有兴趣看了,且看的不亦乐乎,小时候觉得没意思的故事类型,可能长大了会认为这种故事为什么我以前没喜欢,真是太浪费了……

有很多人会选择重新阅读,能让人反复阅读并且每次收获不一样的故事,就是经典名著了吧?想以前的作家们是如何挑夜灯构思文章的,再看现在,利用电脑等多种帮助提高效率的工具,也未见的有几篇类似的名著诞生,时间的历练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吧?

很久以前没用电脑码字以前,我的文字都是用笔写在A4纸上甚至再以前是在每周交给老师的周记本上,有过连载一个科幻穿越小故事的,连着写了八周,语文老师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批语:赞叹你的坚持!!当时理解了很久,然后故事就戛然而止了……

后来工作了之后,每每经过绚烂的油菜花田,就会脑海里莫名回荡着一句话:他隐约从花田里越走越近,模样也越来越清晰,他笑着看着我,我也笑着迎向他……现在想想,几乎还是同样的画面,只是这个他一直没有清晰起来。

之后虽然文字流淌的速度比之前用纸笔快了点,但却没见自己能写得更好一些,或者思绪更泉涌些,可见“生产工具”的发展并没有促进“生产力”的提高吧?

你有喜欢过老师吗?

你在学校做学生时尤其是中学时代,有没有特别迷恋某位老师?我想了想,能记住的老师都是几位教学很厉害,轻轻松松让人把知识掌握了的人,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高中时候这两科都是男老师,个高,人瘦有才华——至少上学的时候是这么认为的,偶尔也会想象自己将来的男朋友如果是这个样子——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约会是上课的既视感,崩溃ing。。。

但是,备不住有人会喜欢吧?以前我们的高中班主任就是娶了自己的学生为妻,当然是不是后来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是another story了。娶学生的先例好像还不少,多数是男老师娶了女学生的个案例子。当然著名的女老师嫁给了男学生的就是那个法国现任总统了吧?虽然老师是“补习”老师。

话说老师跟学生结婚的路程并不象结果看起来那么简单。多数都会到了不再是师生/师徒关系才会真正在一起,有些年龄差距大的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坚持吧?

学生毕业后见识多过了在学校,也遇到了更多的同龄人更多的机会等等都可能让学生的那份“痴迷”淡了,好吧好吧,不排除有一根筋到底的人,所以他们嫁给/娶了老师了啊!那个“another story”也许可以写个剧本拍电影了呢,真是跌宕起伏荡气回肠啊!

文学作品里师生恋能“修成正果”的似乎倒不如现实了,师生/师徒恋多半是分道扬镳结局,但生活里哪那么容易有结局??结局这样的事情不都得等到生命结束吗?

这两天刚码完小文一篇,无法进入新文,就又看了一部《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以“我只想喜欢这老师,都不可以吗?”开始,到最后毕业走出学校,终于可以牵手在太阳底下说“遇见你真好”,真的是暖到心了……

视频截图,全体演员颜值在线,主演演技都在线,故事老套些,但刻画沿袭了一贯日本电影的细腻风!这片子滤镜用的太好了,打光什么的太美妙~~~

这个镜头是老师被再次表白的学生感动了,完全没控制住自己就抱住亲了……结果就是自请调任

广濑铃美好的容颜,她嘴角笑起来不露牙齿的时候,有一个优雅的弧度往上,跟别人不一样

这是影片开头的一个镜头,冗长的校长开学致辞,学生打哈欠看窗外,老师打哈欠瞥见了学生,就这个镜头……

最后终于毕业了,也能这样在校门口亲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