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11月

温柔的美好的外衣

魔鬼并不是总面目狰狞地冲过来要摧残折磨你,往往他们会穿着华丽的外衣,对你百般温柔呵护,殊不知你已经中了毒,无法自救,无药可救。

我记得曾经写过一篇不知所云的“真相是个球”的日志,是我的语言笨拙未能将我的本意表达。近来看《Love & Will》一书,作者Rollo May认为谈爱就不可能不谈魔鬼,而在古希腊时代,人们称魔鬼为fate。

The principle this implies is identify with that which haunts you, not in order to fight it off, but to take it into your self; for it must represent some rejected element in you. (试译:这条原则的弦外之音是,明确那些时不时回来纠缠你的某个情绪点,不要试图与它们对抗,而是真正接纳它们,因为它们必然代表了被你试图丢弃的,却一直属于你的那些部分。)

最近朋友圈有些开始信教的朋友,有的很狂热逢人必聊自己的信仰,仿佛以往的日子都白过了,只有信教之后才是自己。有信仰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在迷茫的时候你所信仰的那个“神明”会默默地给你支持给你力量给你希望,但我不希望看到的是信仰成为了一种工具,成为人们逃避现实的工具,成为“高人一等”的台阶,成为说教的课本。否则,也许那并不是神明,而是穿着信仰外衣的魔鬼。

我也仔细检视过自己的内心——这个工作尚在继续,虽则我会常常去寺庙里拜拜,虽则我有十分虔诚的基督徒朋友——每每总要劝我须得多祷告相信耶稣等等,但我依然认为,所有的信仰归根结底都在每个人的心里,你对自己的了解,对自己的接纳,对自己的评价等等构成了内心世界的自我部分,而这个架构的坚固程度直接决定了你的坚强程度同时也是坚持的力量所在。而魔鬼不一定都是来打击质疑你的那部分人或者事,也可能是你沉迷的你执念的某个看起来“十分美好”的人或者事。这才是魔鬼真正可怖的地方吧?

而它们也许只不过是曾经被你“摒弃”的某个特质如今穿着漂亮的普世价值观回来了而已,而你会被它占有还是占有它控制它?

看清那个你以为已经摒弃的,你认为不好的,你以为自己没有的,魔鬼,适时地接纳它们,让它们重新构成完整的你,那么你才可能像个直立行走的人一样活着。

与一件旧物的告别

包包购于2015年6月意大利佛罗伦萨,故事是这样的。

流连在佛罗伦萨街头看雕像看教堂各种发呆的我,无意间走到了金银桥附近。

图片来自网络

那是个午后阳光明媚的日子,金银桥上的店铺多买自制金银器首饰等,我只是到处看看走走,这里曾经诞生那么多文艺复兴时代“伟大的艺术家”,而发展至今的佛罗伦萨依然还是一个小镇,镇上的人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生活节奏。

溜达到桥堍突然好征兆地开始下雨,雨点大似黄豆,急于躲雨的我突然发现翡冷翠这一代的街头店铺竟然极少有屋檐的……只能加快速度跑,这时这间Mandarina Duck的店铺就敞着门,到意大利以后的几天我一直在找这家的专卖店,这不就在眼前了吗?

店铺里只有一位服务员在整理货物,东西也并不多。挑挑拣拣就是这一款了,颜色简单——并不是他们家典型的橘黄色,其实现在看来陪我的身材略大了些,但当时莫名觉得这是老天选择让我进店,所以必须要拿下个什么。这会儿想,我一直舍不得断舍离掉这个包,可能我更在意的是这个包包背后我的回忆,在那个充满文艺氛围的小镇上的点滴经历,跟这个包并没有直接关系。

今晨随别的物件一起找了出来,将它二手转给了需要的朋友。

以上纪念,愿你在新主人那里更能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