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10月

什么?零垃圾?

好吧,其实各类百科类网站都有收录这个词条了,你可以搜一下——个人觉得谷歌的会相对“公正”些。

极简之前从未想过作为一个小小的不到160的女子,一天会产生多少垃圾,多少可以被回收处理多少又只能送到填埋场千秋万载地存在下去,并且以相同的物理形式。

虽然家人尚未真正受到我的影响开始极简生活,但我自己的极简生活算是略有进展,2015年第一次接触这个理念到现在,我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衣物少了,用品少了,甚至连多年养起来的“肉肉”也开始被我慢慢滴“扔”掉了不少,当然如果我自己不坚持改变可能会来的慢一些,但断舍离极简是这个时间线上最大的助力者。

跟着ZeroWaste零垃圾这个词开始莫名频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那位美籍法人Bea Johnson的一年全家只有一小玻璃罐的垃圾的图片初初只是让我随口就扔了一句:怎么可能?每天都不止这些垃圾,早晨我带下楼的垃圾少说三斤,厨余垃圾,家里的各种用过的纸巾,头天买的食物包装……不计其数,你告诉我只有一罐子,还全家人?!WTF。。。

带着好奇心和批判心,我开始找有关这个理念的相关资料。借着点语言优势和翻墙机会,果然她虽然是第一人(将零垃圾推而广之),但绝不是一个人,绝不是一个人!他们出门自带购物袋(布袋子或者网兜),带瓶子灌啤酒,橄榄油各种调料回来用,带不锈钢或者铝盒子当餐盒,拒绝一次性塑料吸管,自备不锈钢吸管……这不是回到了改革开放前的“打酱油”的日子吗?

有人会问,那厕纸呢?女同学的姨妈巾呢?ZeroWaster会回答你:月亮杯(Menstrual Cup)和布料护垫即可!其他厕纸直接冲掉!当然还有做到极致的人,马桶边挂两个布袋子,一个没用过的,一个用过的(具体操作请自行脑补吧。。)——原理上其实与以前中国人的尿戒子没什么本质差别,只不过一个是娃用的,一个是全家人都用的。。。

对于厨余垃圾相信很多人听说过“堆肥”这个词,大多数零垃圾践行者都是用这种方法处理厨余垃圾,但是在中国,对于没有私家院子的童鞋们来说,堆了这个肥去向也不明确,阳台种菜的量毕竟还是微量的。

而超市里货架上成千上万的商品,几乎没有一件不是裹着塑料包装示人的,这一点中国和国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差别的地方在于,欧美已经开始出现Bulk Stores(散装售卖店?)售卖厨房里的各种调味料(橄榄油,醋等),食材(干货等),还有卫浴用品,没有外包装的清洁用品等,卸妆棉,牙刷等等,可以用其他材质替代一次性用品的都有替代产品。

国内的零垃圾处于未起步阶段,除了身边一两个朋友刚开始断舍离极简以外,零垃圾的接触更少,于是做完的那场小型不到10人的零垃圾践行分享会终于找到了分散在北京的几个零垃圾践行者——相信还有其他的正在践行的零垃圾人隐藏在“大市”中,其中大部分是外国人或者有国外生活经验的人,活动在一家关注环保的新西兰人开的披萨店进行,可能店里的食客会误以为这里在搞“英语角”吧?但语言只是形式,重点在内容上。

活动分享人是个姑娘,她从兜里拿出来了两个中号的玻璃罐子,介绍说,这是我和我男朋友过去三个月的所有垃圾!引来了一阵赞叹的吸气声。

活动六点半开始,大家开始各种social,一直到八点半才正式开始分享。这过程中她也提到了,有几点我个人也颇有共鸣,尤其是对“礼物”的拒绝。小时候就盼着过个节过个生日,因为可以收礼物,平时舍不得买的或者没理由买的东西,可以不花钱不花力气撒娇就能得到,拒绝——不太好吧?

我相信送礼物的人多半是精心挑选礼物不见的多贵重但一定是满满的心意,拒绝起来真的非常不近人情。前些日子我遇到了同样的事情,甚是头疼,礼物本身是非常漂亮,可事实上我真的用不上,到现在还放家里不知道如何处置,退回去怕驳了朋友的面子,不退回去我每天几乎都要为这个脑子里产生一个“这个怎么处理”的念头,然后给它pia回脑子里去……(我必须做点什么,既能让朋友不感到尴尬,我也能顺利达成自己的愿望)

当然拒绝淘宝卖家送的“礼物”或者说赠品其实简单多了,直接跟卖家说:我不要赠品!但还是碰到过卖家还是塞了个塑料喷瓶在快递里,十分郁闷,给他拿报纸包好了又邮寄了回去。

虽说零垃圾还算不上一场“革命”,但路还很长,尚需砥砺前行!

也希望有兴趣的朋友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可以分享践行极简和零垃圾的心得!

咖啡馆里的销售员

这是一家办公大楼大堂里的星巴克,大多数人都是外卖带走一杯美式或者卡布奇诺之类的,偶尔有些自带杯子。

落座之后不过十几分钟,眼前走过一个穿着白色衬衣打着深色领带的中等身材男人,我会注意到他可能是因为他过于不合时宜的装扮,这间咖啡馆在外企大厦里,大多数人都是休闲装扮,他如此正式,还拎了个皮质的公文包,他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伸手紧了紧领带,将公文包小心地平放在自己腿上,双手按在包扣上提了一下,磁扣被提起,但他又松了手,又伸手松了松领带,复又将双手放到包扣上,这次提起了磁扣打开了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小份文件大约5-6张纸那么后,文件一角大了订书钉,上面还有一张名片。

他将文件端正地放在公文包上,双手似乎护着什么宝贵的东西似的,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沉默了十几秒之后,似乎在念念有词,咖啡馆里的所有的聊天吵架和磨豆的声音都被他调成了静音模式。从我眼前的那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杯看过去,水雾间他整个人颇有些气场。

不过三分钟,他将文件放回公文包里,双手扣上磁扣,伸手再次调整了一下领带的松紧,他起身提着公文包,往大楼里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在今天放晴的大太阳底下,我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有攻略就出发的G7公路游

G7开通了,沿途有多美,自驾游达人们早就发过若干图文,让读者垂涎三尺了。对我而言,无人区最让人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和危险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向往。

我们的行程并没有准备到G7终点那么远,但也没有做什么攻略,哪里停哪里住哪里吃喝,整个过程几乎是随性而至,到哪里觉得累了就歇一歇,看到风景不错,就停下来看看。

第一天出京用了3小时才算出了北京,之后到下午四点到了呼市,这是个不太像省会的省会城市,绿化面积非常少,加上天黑之后本就凉一些,夜间的呼市显得格外凉风飕飕一些。

云在天上,路在脚下

G7从北京至乌鲁木齐,总长度2000多公里,虽然设计时速100公里,但一望无车的路况,不超过120也几乎都是不可能的,途中停下拍照,经过的车辆发动机的声音颇有赶超飞机的架势。

但,从北京还有一条至西藏的“京藏高速”G6,G6和G7在抵达内蒙“临河”站前一路相依相伴,不时有交错,G7很多路段会封闭车流会倒入G6,真正分道扬镳的便是“临河”,之后京藏向南,而G7则一路向西,沿途地貌逐渐变为沙漠。

临河站边上有个“镜湖”,湖不大,但很清澈,湖水冰凉,并不是个鱼塘。很多游客都会下来稍作休息,这样“荒凉”的地界有这么一处湖,算是G7在往无人区进发前给大家的“厚礼”吧!

父子俩逗鱼

湖面十分宁静

湖里的小鱼们

临河往西我们约莫奔出去100公里,便还是决定折返回G6,一来往西去的下一站便是额纳济旗(据说可以看胡杨林的地方)约有800多公里,最主要是那边的住宿价格超过了预算(捂脸。。。

往南去近的便是银川。住了一晚我们便出发回京了,途中在吕梁住了,晨起去了这里的“安国寺”。一个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的古寺,游客罕至,我们八点半到了那里赶了头柱香,寺庙建筑巧妙地利用了山势,结构精妙,又安静少人,十分可爱。

看起来十分简单的地方

宁静寺庙的清晨,十分美好

这会是僧人们的日常用品吗?

小朋友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去,这里的台阶虽不陡但也跟别处不一样,所以我们一起走的很小心

之后便是漫漫地归家之路,还好一路好风光一路好心情!

假期这样便算是过去了一半,回来之后依然是以前按部就班的生活,没什么起伏,这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