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4月

我不大好

这个春天——注定会命运多舛。

离职似乎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细算起来也不过一月有余。深深滴记得离职那天,走在寒风潇潇的路上,不顾行人偷来的诧异眼光和我脸上的妆,我哭得稀里哗啦。闺蜜惊异地说:你还是离职离得太少!而只有我知道,我这一走,不仅仅是离开了这个岗位这个公司,更可能告别的是由来已久的“舒适圈”。

被人赏识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不会宣传包装自己的人来说更是。原公司的老领导将我召回去上班的时候,正是我在就休养了三年以后最低谷的时期,雪中送炭的恩情让人难忘。被新东家招过来也是冲着一些可发展的机会,但未来会如何,谁能知道?

这个舒适圈,我稳稳当当地躺了好几年,虽然是重操旧业,但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三年休养期前的辉煌,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旧有的辉煌和业绩只留在了历史里,重新回来的我根本找不到旧时的客户群,建立新的关系又何其艰难?只能苟延残喘地吃老本,离职的原因虽然并不是因为我的业务,而是公司的整体业务难以维持,继续在这一行当下去,我也并没有什么优势了。

新的公司是个初创公司,各方面都需要操持,跑银行税务自不必说。团队建立尚在继续,业务机会不少。对于一个已经四张的人来说,重新开始似乎晚了一点,而我也只能随着命运的起起伏伏。以前并不相信有命运这种东西,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和创造命运,现在只会觉得那时候的我——真好,还会相信这些说法。命运就是个——你进他退,你退他进的东西,就是个在你觉得自己无路可走的时候假意拉你一把,又在你觉得顺风顺水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的东西,就是个爱开玩笑又不知时机的东西……

前几日看《意外空间》,这真是个好片子。将生命是一种无意义的重复的这层意思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重复的不仅生命,还有历史还有……尼采说,整个世界就是无限的轮回,这话深得我心。眼看春天到了,枯了一冬天的草木都绿了,这难道不是一种重复吗?

看了猴哥的“你还好吗”一篇,突地就行云流水地码了这一篇,以作应答。

以上。

衣柜的深入极简

2017.4.5

衣柜的深入极简

因为衣物可能的更替,衣柜的极简始终在进行。

通勤包/双肩包的极简做的很好,已经几乎没有再购入新包了,旧有的处理了一些;化妆品也能坚持用,并且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用好的,方能自信满满啊!

人际的极简也不知不觉开始了,交友圈子一再缩小;

继续加油吧!

地狱

日前开始看《神曲》,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世界文学史上三大作家之一,欧洲文艺复兴的开拓者,因为写了此书可谓千古扬名。

《神曲》分为三部分,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国篇。我还在地狱篇中徘徊,涉及当时的典故和人物颇多,因此一本不厚的的册子倒有一半用来注解其中典故和人物的。典故用的多自然是读书多见闻多,从古希腊文明时代到中世纪的欧洲,他旁征博引,至少有一半是我不熟悉的人物和典故——暗自感叹了一下自己曾经“假装世界历史老师”一段时间,我真是太对不起那时的孩子们了。

这地狱第一层在作者笔下是苏格拉底,荷马等人,当时我就想,我擦,这么大的人物也只能去地狱?

后来再看,MD,在第一层的都是“好人”了。从为数不多的关于但丁的生平记录中,不难看到,这越到后面的人物越与作者的时代接近——不完全概括,不由让人产生当个作家真好的感觉啊!

最近码文又有瓶颈,可能是春天来了,人非常浮躁。偶尔会想,如果但丁生在互联网➕的我们的时代——并不敢这么想下去。毕竟《神曲》这样的诗歌,没有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几年的时间,又如何能写就呢?毕竟现在的互联网下,能红上一个星期就算是不错了,如何经得起消失几年?

有时也会想,网络时代下的文化到底会如何走下去?还有传承吗?每天低头看着手机——看新闻的,看小说的,玩游戏的,看视频教程的,这一切的一切来的似乎都那么“容易”,但实际上能记住的有几个?今天的热门必然被明天的取代。以前觉得爱三年很容易,现在似乎爱三个月似乎已经是几个世纪那么久了……

这一生漫长,地狱怎么装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