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5月

是时候说说这个了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点击图片可进入豆瓣本书页面。

原则上来说,我认为读书并不需要分什么时间,早上醒来或者晚上睡觉前。但第一次都毕淑敏的《红处方》时,她慎重地敬告读者:请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开始阅读这个故事。也许是怕在经历了一天“磨难”的我们黄昏时分翻开这本书时,会承受不了生命中的种种“轻”和“重”的交织。

之后我再也没有读过任何一本书会在扉页善意提醒读者的,直到今晨我读到了马克·李维《如果一起重来》中的情节,深感至少在这一章应该备注一下“请尽可能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翻开这一章,在一个从美梦中醒来的时候开始阅读这一章,在你刚看过一个婴儿的微笑和一场久旱之后的大雨之后……”

我僵直地坐在地铁站台的长凳上,看到作者几乎不用任何修饰性词语的阐述着这样一个故事,我突然意识到,当权力和暴力结合,带给普通民众的将可能是怎样的心理和身体的伤害。如同五十年前的那场浩劫,而如同故事中的情节一样,那场浩劫的始作俑者和实施者大部分还都活得很自在,而整个社会已经变成了抗战时候先烈们所不认识的样子。

虽然《伊斯坦布尔假期》是个温情满满的治愈系故事,但它和《如果一切重来》放在一起,其实背景几乎类似,一个阶层对另一个阶层的迫害,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的灭绝。

我很爱从地铁到单位的这条路,一边种了几十年的银杏树到了秋天吸引许多摄影爱好者,一边则是几十年的大槐树,即便是炎炎夏日走在这里也能感觉到丝丝凉爽。阳光透过树叶洒在林荫道上,这样一个美好的早晨,我的心情却依然无法好起来,虽然这种心痛毫无根源——毕竟担心一下我的瘦成猴的儿子似乎更加符合我眼下的实际情况。

马克·李维,新进入我的最喜爱作者名单之列!然后我会抽空带我娃去调理身体。。。

极简生活(6)

2016.5.16

延迟满足让我省了不少

淘宝,京东,亚马逊的购物车里放了很多东西,生活,工作,学习都可能用得到,但已经放了三周了,这次的“延迟满足”渐渐地grow on me了,其实也很好,毕竟家里有同样的东西可以替代,那么就不要再购入了,将已有的东西用到极致!

原谅我不再理解

生活中,我并不是个特别热心别人事情的人,虽然如果周围人有困难我会尽力帮忙。

坐地铁每天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我从不坐“爱心座”,偶尔会有座也愿意站着——一来减肥二来感觉不需要。今天照例坐下之后看小说,进来流行的马克·李维的一本,引人入胜,不知不觉已到一半路程,感觉前面一个男士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某个座位坐下,平时一贯不太待见这样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除非你刚下了夜班。我抬头看了一眼,他面前站了个明显已经显怀的孕妇,颇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她很无语,我也很无语;便站起来,示意她过来坐——我们之间隔了三个人。她便冲我笑了笑,但我一转身,位置竟然被一个男青年抢占坐了——他一脸的“终于轮到我坐了”的表情。

我冲他白了一眼,“我是给这位孕妇让座的!”他竟然当作没听见!!!继续坐着,孕妇和我都更无语了,这位男青年旁边的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士,见状没说话,站了起来。我们几个女人相互笑了笑,所谓男人。

后来他中途下车了,我并没有坐过去,孕妇看我,其实她是个很美的女人。另一位女士也跟我一样到了终点站才下车,她也没有再坐过来。

整个过程所有乘客都低头看手机或睡觉。发生了命案的大事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更可况只是给一个孕妇让座而已。

真的越来越不了解这个世界了。

La Fête des Mères

[La Fête de Mères中文为“母亲节”。]

在我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并没有过这个节的概念,那时候连情人节都只是同学间悄悄地给个眼神或者递个纸条什么的,直到上了大学才开始在这一天收到花,但那朵孤零零的鲜红色玫瑰在宿舍茕茕孑立了一周之后,终于显出颓败之势,每每爬上上铺的时候,俯瞰到它失去了刚来时候的美丽和耀眼,我便暗想:所谓的情谊难道就只这么一周吗?后来便不太喜欢在情人节的时候收到花之类的。

网络发展到现在,每过一个节就会被“渲染”“煽情”得“惊天地泣鬼神”,等24点一过,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消失,感觉比鲜花还来的不实在。这个母亲节微博上铺满了对母亲的感恩感念甚至怀念,看着反倒失去了一种真切感,那些曾经人神共愤或者天地共缅的事情都可以在网络上被“遗忘”,那么妈妈将我们带到这个世界的人,我不想在网络上让她成为“可以被遗忘”的一个角色,她于我,是重要的,是我会铭记的。

作为母亲生下孩子养育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这一天让我过的“像女王一样”而其他的364天我都只是一个“存在”而已。我只是正好给了自己的孩子生命,我希望他会有自己的精彩或平凡。若能绕膝,我愿你能随遇而安;若能高飞,我愿做你翼下的风。

我想可以做母子/母女的定是前世结缘今世还愿的,所以相信无论怎样的亲子关系,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愿你至少在母亲节这一天可以放下所有,只做她的孩子,享受你们初见时的温暖和纯洁。

数月深情到底错付了

梁久久抱着夏凉被来敲门,我正好在刷牙,满口沫地开门,被她略有些怪异的表情给惊住了。

她不由分说,夺门而入,又随手关上了门。我拿出牙刷,一脸讶异地看着她。

她将被子扔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去,“借沙发睡一晚!”

我也不管一嘴的牙膏沫了,“你家相公不是来了吗?”

他们俩曾经弄得动静太大,遭到了隔壁邻居——我的强烈抗议,现在竟然要来借沙发?!

我等着她给我个答案,她倒好,竟然蒙到了被子里,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架势。这么一来这件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吧?我赶紧漱口洗脸,温情地过来准备套出点话来,以表示作为邻居和同事的关怀。

我试图揭开她的被子,不过她抵死不从地拽着不让,我只能在沙发旁边坐下来,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说:“上周就说要分手了,结果这周又来了,他也没地方去,我也不想又陷进去……”

显然这不是整个故事内容,我又问:“你不会不开门啊,亲?”

“他那样在门口,我——我下不去手啊,我……”久久露出了一双还有些发红的眼睛。

“那就别分手了啊!”照她这个样子,分手真的是个谜啊。

“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了,我不想要一个不在乎我的男人啊!”她又露出了鼻子,抽泣似的吸了两下鼻子。“可是——可是我还在乎他啊……又不想被他看轻了……所以来借宿啊……”

我起身拍了拍她的脑门,“借宿没问题,明天跟他好好谈谈,既然都来了说明还是在意你的吧?这个世界完美的男人只存在于小说里,只要瑕不掩瑜,给个机会。”

她终于露出了嘴巴,将被子拉到了脖颈下面,露出白皙的锁骨以及那根小巧的颈链,“可是——我就想要一个可以一直一直在乎我的人,难道我不能有一个这样的人吗?”

难道不能有这样一个人吗?一如刚相识般的尊重,刚倾心般的热爱,刚相恋般的呵护而已。那个曾经将我视为春风里的桃花的爱人,怎么还没经过岁月的洗练就已经视我为夏日田野里的狗尾巴草?还是说这种快餐式的社会缩短了关系的“老化”和“厌倦”周期?虽然我自己并不是个遇一人白首类型的,但亲密关系的“厌倦”来得太快,着实让人措手不及。

“可是既然他又回来了,你也不再听他说说?”

她一边玩着手指节一边摇头。

第二天醒来,不见久久的身影,忽听得外面有动静,久久的声音传来:“李向阳,我TM怎么认识了你这个极品渣!”然后是她的哭声,然后她跑过来的声音,她无辜的脸充满了愤怒,“芳姐,他——他卷走了我的电脑和iPad!还给我留个条,说这两样当做青春损失费!”

原来他不是不在乎了也并不是厌倦,他根本就是个渣男,他们在乎的永远只是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