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4月

那个喝醉的夜晚挡不住我们的步伐

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江云的宿舍还亮着灯,她很少这么晚睡,尤其是在周日晚上。

我过去敲门,她很快来应门,就着昏黄到了极致的楼道灯,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以及傻乎乎的笑脸以及扑面而来的酒气,这妞儿终于还是把自己弄醉了。

醉是醉了,但看着脚步倒还稳妥。她的房间一如既往地整齐又简洁的风格,只是床头小书桌上多了一瓶红酒和半杯红酒,她眼神迷离地看了我,“呵呵”笑了一下,“回来的路上在超市看到的,我挑了最贵的一种。你——要不要?”自顾自地拿起来酒瓶对着喝了一口,“真TM难喝!”我挑了挑眉,她从不说脏话的。

“你说——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我那么拼命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难道都还不够吗?他还是要出去找别的女人,跟他们花天酒地……”她捂着脸大声地哭了起来,泪水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我伸手抱住了她,轻抚她的肩膀。不善安慰人的我此刻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既不煞风景又能提点到她,只能端起了酒杯,也一饮而尽,靠,真TM难喝!我不禁嘟囔了一句:“这东西也能卖这么贵?”

“他总是这样,每当我前进一步他就退后一步,我退后了他又会跟上来……我觉得自己已经放下所有的自尊和骄傲,恨不得低到泥土里了,他怎么还是那么模糊看不清?”

是的是的,当我们不遗余力地想要“讨好”一个人想要留住一个人的时候,声音是噤若寒蝉的,行动是谨小慎微的,身姿是卑躬屈膝的,如果这时候给自己画一幅像,必然是低着头,曲着膝,双手往上托举着什么。

她拿起酒瓶又喝了一大口,因为喝的急了所以呛得咳嗽了几声。她眼睛已经有些红肿了,我一边想要让她纵情地喝一回,也许醒了她就能看清这个他不过是个渣男,根本不值得她这样;一边又担心她这样喝会伤了自己的身体。

在我准备去倒茶的时候,她突然又笑了起来。“你知道吗?今天在去的路上至少两个人跟我搭讪,其中一个还很帅啊!他还给我留电话了!”说着就开始翻包,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初他也是这么跟我搭讪才认识的啊,一开始他还骗我是校工……”她开始巴拉巴拉地说起了自己跟那个渣男的认识和恋爱,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反反复复直到天快要亮了。

三年以后,一次聚会江云才悄声跟我说:“那晚是我唯一一次真正的醉了。但是醉了又如何?醒来之后生活还是一样继续,并不因你的一次撒娇似的买醉就会为你重写剧本,生活的步伐依旧无情依旧惨淡依旧我行我素。”她举起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一颗硕大的钻戒闪耀着,“我们还会爱上人或被人爱,但那一次用尽了全力,之后就再也找不到那个力气了。”

多年以后,我在杂志上看到了已经成为“成功人士”的渣男专访。最后被记者问到:有没有过喜欢的人?他的话让我颇玩味了一番,他说:“当然有过,只是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以为爱她就要给她最好的,以为只有自己足够好了才能跟她站在一起,但其实有时候她们要的也许并不是我们以为的这些。而当你真的觉得自己可以了的时候,却早就过了那个时候,那个最好的时候……”

“渣男”的婚礼上,江云没有出现,新娘子很温婉,也许是心理作祟,渣男似乎并不那么春风得意,说“我愿意”的时候眼神里一闪而过的落寞仿佛坐在十排以外的我也都能感觉得到。江云这时发来一个微信:“替我祝福他吧!我看到你留给我的杂志了。”

又是人间四月天

高三的时候,为了缓解压力,父亲早起陪我去打球或者跑步,我深深的记得只要早起运动了,一整个上午都是萎靡混沌且不知老师讲了什么的状态。现在能记得的就是一片片的油菜花黄灿灿的我们跑步和打球的地方。后来他老人家也“犯懒”了,索性丢我一个人去跑步,直到最近几年才发现,他其实也并不喜运动的,当时也可能只是“陪小姐读书”的无奈。

摄于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大道2016 @Sherry

我们家窗口对着的社区公园,到了冬天就一览无遗,几个人穿了什么衣服在做什么。到了这个草长莺飞的时节,竟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听到公园里十几年如一日的广场舞音乐。前年“跟着”猴哥在这里也算是“夜跑”了几次——好吧,充其量也就是夜“步”了几次,每次5公里,约莫一个小时不到能走完。

但我并不喜欢这个小公园,甚至骨子里还有些厌恶。

在这里步行的话身边总有很多人会穿插而过,大部分都在说国家大事,不然就是城市规划上还有哪些不够好的地方,市政建设上哪些是失败的,远的就会讨论到抗日战争时的某个将领的“野史”等等。一来这些话题我都并不十分感兴趣,二来他们讨论起来的样子仿佛自己真的是国家的主人了似的,再来他们的声音也过高了些,所以渐渐地我就不喜欢这个公园了。

四月,油菜花开满田野,空气里都是花香,换上春装,或踏青或闲逛,本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周日下午在窗前喝茶,狂风吹得树叶群魔乱舞——但是绿色的树叶,经过了一冬的灰暗,这点绿色又有多让人感到生命“复苏”的愉悦!瞬间便穿越到了上上周在加州的日子,我还是喜欢四季如春的平稳气温而不是四季分明的节气变化。手里挖了几针给土著的配色毛衣,想,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呢?

不完全境外餐食体验

中国人对吃的要求表面看起来不高,但实际上骨子里有一些不可更改的小细节。喜欢热菜热汤热面热饭之类的。

第一次出行至欧洲便遇到了只有冷牛奶冷火腿冷面包的早餐,两周之后瘦了4公斤。但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每每竟还能涨个两三公斤,让人颇为惆怅。

图片来自网络

西班牙的酒店或咖啡馆的早餐都会有pan con tomate,面包片配打碎的番茄加橄榄油和一些香料,加上一杯热咖啡或者冻果汁,这算得上是我爱的早餐一种。当法式面包片带着番茄和橄榄油的香味进入口腔的时候,能调动你身体几乎所有的味觉,并且溢满你的嗅觉。吃过这个,才会真正领略橄榄油的香味会如何让人上瘾。(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西班牙盛产西红柿和橄榄油,所以他们会将这个做到极致吧?但凡食物总是有“当地特色”的,记得南方人总能将糯米做成各种好吃的,而北方人却更善于做面食。

西班牙的paella海鲜饭自然是久负盛名了。只是很多中国人并不喜欢这种海鲜饭里的米粒被烹饪的略有些硬——许多人

海鲜饭

认为是没有熟,但其实这是这种米饭的特点,你当然可以要求做得时间稍微长一些,让米粒更软糯些。

还有西班牙人普遍用餐时间较国内晚一些,尤其是南部地区。他们早餐差不多10-12点,午餐下午2-4点,晚餐就会在10点之后了。因为南部地区到了夏季气候炎热,许多人会在下午2-4点最热的时间段内选择休息顺便将午餐解决了。

欧洲其他国家的早餐都是“泛”西式的,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只记得德国人的早餐也偏冷,法国人的早餐似乎调料里都加了傲慢似的。

平心而论,美国的buffet自助餐,尤其是中式的还算是性价比较高的。每人十块左右即可以享受到各种自助,包括寿司以及三文鱼金枪鱼刺身,或者其他海鲜,还有餐后水果或甜点。不过这类都热量较高,吃多了就容易上火。曾经有一个广东人告诉我,出差在外,随身带个小盐包,在饮用水里稍加一点点,就是最好的防治上火的方法,我试过,还不错!

典型的美式早餐就是培根、黄油炒鸡蛋加上土豆粒,配咖啡或者冷冻果汁。黄油是必须的,有些人喜欢配上如草莓果酱或蓝莓果酱之类的,我则偏爱黄油——当然这就给了你的新陈代谢功能极大的挑战,消化不掉只能囤积在身体里了。

可是热乎乎的烤面包上抹上了一点点黄油,看着黄油融化渗入面包的小孔里,一口咬下去,香味溢满鼻腔,口感美好得直接盖过了对脂肪囤积的恐惧。不过,真的只能偶尔为之偶尔为之。

稍微好一些的早餐会配有新鲜的水果,苹果、橙子还有车厘子(加州独有),有几次还有新鲜的蓝莓和树莓。虽然餐后即刻用水果并不为众多营养专家推荐,但是吃完一餐用水果“清扫”一下口腔,还是相当让人心情愉悦的——其实很多让人愉悦的事情都隐含着危险,比如高热量的“垃圾食品”。

此次美国之行,还有一个惊喜的发现,美国人似乎“突然”爱吃香蕉了!不管是赌城还是洛杉矶圣地亚哥的星巴克,都会有看起来黄澄澄的香蕉供应,一些自助式早餐馆也有香蕉供应。其实我还是更喜欢蓝莓车厘子这样的多汁水果一点!

坐小飞机去大峡谷

[大量图片]

并不是第一次去这个被美国人引以为豪的地方了。

小飞机依旧是那种仅能容纳十来个人的,我们被安排在第一排,清楚滴看到了飞行员操作飞机的整个过程,很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