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6月

什么是自由

Matrix里说,你的感觉,感受甚至记忆都可以是“机器”制造的。
你早上醒来,看到阳光洒满屋内,窗外鸟语花香,你伸了个懒腰,开始洗漱,穿好衣服,随便吃了点面包,锁门,上班……
单位同事从领导办公室出来一脸颓丧,他被解雇了,而你却升职了……
也许你晚上约了朋友一起喝酒或咖啡,周末见到了心仪的女人,跟她一夜狂欢……
这样日复一日,你对拿到的工资或者奖励感到很真实,你感受着自己的幸福和悲伤,觉得这一切再真是不过。

可有一天的某一个时刻
也许是个午后的闲暇时光,也可能是某个交欢之后的空虚的那几秒
你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断地周而复始下去吗?
这完全是个牢笼,要挣脱这个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你尝试了很多方法
跟不同的人交朋友
看不一样的书籍和影视作品
甚至做一些危险的活动,比如跳伞比如悬崖跳水……

但最终你发现所有这些都不是自由
几乎是在跳水的一刹那,你仿佛隐隐约约地感到了一种脱离了重力的束缚
有那么一秒,不,或者零点几秒
你觉得自己自由了
于是你热衷于这种危险刺激的运动

可有一天,你从悬崖上跳下去,没有上来

——读《精神科医师》后
请相信我
这个世界的自由和真实
都是相对的
只要你不去较真
一切都可以如你刚来时地真实而自由

从一本言情书说开去

刚读完《十年一品温如言》,虽豆瓣上有人将之批得一文不值,但于我,这本书是继《不负如来不负卿》以外让我几乎弃文又重新拿起来一口气不吃不喝3小时看完的一本。

作者的文笔确显矫情做作,但情节的起伏,对典型事件的描述以及细节的勾勒,让我欲罢不能——虽则是不能跟加西亚·马尔克斯相提并论,况后者的情节和场景描写是“鼻祖”级。

本书在我这里的命运转折全都因了在派出所那场“英雄救美”的情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痛苦将女主对身世的委屈,对男主的暗恋统统发泄了出来,地铁里的我几乎又笑又哭,大不如我从前在人前总是一副优雅示人的模样——一个故事是否能打动人,总要看是不是有些情节或者句子戳到了读者的心尖尖上,若如此即便流水账即便文笔使人困倦亦可让读者津津有味地不舍放下。

作者在文中提到了“癔症”并让男主身先士卒了一回。癔症到底是否要列入精神疾病范畴一直存在争议,癔症有时的确可以不医而愈,某台曾经播过一个6岁男孩时不时“曾国藩”上身,学着清末时候人的模样说着当年的那些政事,后查明原因是他一直恐惧家里一直在某个显眼位置摆放着一口为老人准备的棺材,这种恐惧并未有排遣出口于是产生了这样的“转移”,而这个恐惧一旦被“意识化”——简单说就是挑明了之后,癔症的症状就彻底消失,不再复发了。

文中男主的癔症模仿的人却是匹诺曹那个说谎便会长长鼻子的文学人物,而他的病灶同样也有恐惧,却也加了被羞辱之后的愤恨。他对于当年的群P事件的记忆,而有心人竟有拿那件事情的照片快递给女主以此威胁男主…… 这大概就是那种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承受不了的事件吧?——况当年的事件里没一个女人……

就我对癔症的理解,它应是一种歇斯底里症状,19世纪末时弗洛伊德和他的“老师兼好友布洛伊医生”曾经对一位女性患者,精神病学科界称为著名的“安娜·O案例”,进行过“谈话治疗”——而二位大师均认为,歇斯底里症状的病根在于**性力**遇到强大的超我能力而产生的冲突在个体身上的表现形式——这种冲突还有很多其他不一样的表现形式。*(对于性力我总是想解释为人类最基本的创造力和建设力,当然很多人愿意从字面意思理解,因为字面意思更抢眼,但实际上仅仅是字面意思是不能帮助你深入理解弗叫兽的理论体系的,所以透过表面看本质很重要啊,亲!)*

扯远了,就言情本身来说,小时候记忆是被老师明令禁止的。但《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诞生,竟让一位考生在某次重要考试中将佛学大师鸠摩罗什——本文的男主——的生平大事件分析的头头是道,得了难得的高分,从这一点看,言情小说也不是“洪水猛兽”,需要严防死守的东西,试想很多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也都来自这最最原始最最长久又最最简单的“性力”吧?——错了错了,是所谓爱情~~

Life has Ups and Downs

这一轮的“普遍休博期”开始了吗?几个常去的博客/网站,有撰文宣布休博或者换地不公布地址的,有上一次更新为N个月前的,有宣布各种忙数月不更新的——事实是已经很久未更新的。

看看我自己的博客建站历史,不得不说,六月是个危险的月份,加上这段时间水逆,容易因冲动做出些将来可能会后悔的事情来,而三月也是这样的时节。总觉得过段时间就需要换个博客主题,或者换个建站程序,甚至是换个服务器空间之类的折腾一下。

新一轮的“搬家运动”酝酿ing,另:长草是个名词。

这点任性

回来一周多
依稀还会在醒来时觉得自己尚在美帝
觉得自己是个陀螺
不断地被抽打着才能继续旋转
才能看到存在的意义
静止的陀螺迟早要被扔进垃圾桶

陶立夏说:
我何尝不想规划自己的命运
但仅凭这一点任性
是不能撑过余生的。

陶子说过很多不错的话
这一句
太过切中要害
默默地收起来
作为继续奋斗的鞭子
与君共勉

Blablablabla during my visit to USA

It’s been several years since our getting together last time.
So many things happened during those years
but we still stay in touch and can sit together for dinner
and even for shopping
I felt lucky, really.

I sincerely believe sometimes
friendship could last longer than love partnership
though the later is much more passionate than the other one
and I really enjoy the time we spent together last night

Yesterday we were driving from Las Vegas to LA
It’s all desert and all you could see was sands and roads
except the ONLY OUTLETS on the way – well, at least the only nice one =)

It was so hot and dry in Vegas that
my nose began to get irratated
and kept on sneezing and running all the time
pooooooooooooor me…

Heading for Universal Studio today!

(No Chinese input on the PC of Courtyard by Marrio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