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4月

小汉斯的恐惧症及其他

狼人的故事》里第一个案例是五岁小男孩的恐惧症
占据了整本书的五分之二篇幅
大部分描写均是男孩的父亲记录下来跟孩子的对话内容
这一部分十分冗长又无聊
乍看之下都是父亲和一个孩子之间
毫无意义的甚至可以归类为臆想或者幻想范畴的对话
但这是精神分析中让人焦躁又不得不经历的阶段
也正反映了精神分析的一个工作方式特点:从象征意义入手
小男孩起初对街道上经过的马和它们拉的车感到恐惧
这种恐惧作为常人很难将之与对父亲的恐惧
甚至对母亲的依恋(俄狄浦斯情结)相关联起来

好在弗叫兽在案例描述结束之后
做了非常精彩的案例分析
让读者对该个案有了更加深层次的认识
他说明了这个个案不仅印证了自己原先关于
儿童性心理发展阶段的定义和描述
更提出了:
人只有能面对攻击力本能(agressive drive)即恶的本能
才能真正发挥建设力本能(constructive drive)即善的本能

小男孩汉斯的个案中真正涉及的是不仅是俄狄浦斯情结——
取代父亲从而站在母亲的身边
甚至还有想要与母亲生下孩子的欲望
(不难理解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的各种乱伦关系的潜意识来源了)

其实生活中并不难看到这样的情况存在
小男孩总想要跟妈妈腻在一起不喜欢爸爸的存在等等
但我们都“含蓄”地不把他们归因到上述方面去
直觉上是抵触这种有关乱伦
而事实上,我想这种“恶”念——如果真的算恶的话——是普遍存在的
并且需要我们重新面对和考虑处理方法的。

【以上均系个人见解,并不作为临床可执行执导,因弗叫兽本人也对此持谨慎态度。 】

另:
小汉斯19岁时终于见到弗叫兽本人
如果不是故地重游激起他的一些回忆
他恐怕早已忘记幼年时的这段经历

但这就是精神分析所提出的“意识化”之后
神经症的症状就会消失
但这也会让个体彻底放弃致病的潜意识概念吧,
所以小汉斯才没有能彻底记起那段3-5岁的经历。

以上。

注:文配图来自豆瓣,书封面

理想和现实

這個世界上大約沒有人
從未想過自己要什麽
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
想要跟什麽人在一起
曾經有人說
『我的夢想漸漸地成了内褲,每天都穿著
常常忘記自己穿著,卻縂也不能拿出來示人!』

小時候我們被問將來長大了要做什麽
教師,科學家,作家,攝影師……
這些職業看起來對社會貢獻多多
被標榜得很仿佛“很高尚”

可再看看眼下
教師醜聞層出
科學家不專心科學專心掙錢
作家……好吧,還有莫言這樣的得諾貝爾的尚算沒有淪陷的
攝影師,滿大街都是挂著大炮筒單反相機的“大衆藝術家”
這種感覺仿若夢想坍塌在眼前
瞬間不知道要將所謂的夢想放到哪裏去才好
猴哥說
最討厭那種一邊不努力一邊抱怨生活艱難夢想遙遠的人
這就是所有心理衝突的根源

其實照我說
要麽渾噩到底不知理想為何物到最后壽終正寢
要麽奮鬥到底只為理想的真諦让人生熠熠生煇

可大多數人的生活還是介於理想和現實之間
糾結矛盾引發出了易激惹不耐煩等等
滋生出許多的衝突也不難理解了

有時候我真的想那些實現了理想的人們
會不會生出新的什麽夢想
以彌補當下目標在實現時產生的目標失落感
而往往一直在路上的狀態才是最佳的吧?
縂有一個目標在前面等著

綜上所述
基本上你也能看出來了
我也是個在理想和現實閒糾結的人

以上。

马尔克斯的离开

高中時候買了《百年孤獨》
看不到一頁就被我扔進了書櫃最高那一層
十八年后
我再次翻開
一字不拉地讀完
後悔自己當年那麽不懂事
這麽一本奇幻絕妙的書,怎麽就能放下?

後來又讀
《霍亂時期的愛情》
《枯枝敗葉》
《我不是來演講的》
《一樁事先張揚的兇殺案》等等
人物的刻畫,細節的選擇和描寫,整體文章的把控
都彰顯了這位偉大的作家的功底


今晨傳來他已因病離世的消息
讓我神傷了好一會兒
覺得他就該和他的作品一樣不朽

可他還是個人會有生老病死
但正因為有死才會獲得更加精彩!

想到了另一位我的偶像歐文·亞龍先生
他的網站顯示又有新作《斯賓諾莎的問題》(The Spinoza Problem)

珍惜當下的每一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