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12月

再见,2013

我的2013,是一个转变的年份,是一个新的开始。

收获:
法语水平考试:准备考试的过程幸福又痛苦。听力练习到了听中文也会疑惑这句又是什么意思呢?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通过了法国政府组织的法语水平认证考试,获得了TCF的B1证书——抽空去法语联盟取回来证书吧~

CBT:CBT是认知行为治疗的英文缩写,我受朋友之托翻译了美国一位用CBT对来访者进行治疗的心理治疗师的文章。翻译的过程也是一个“治疗过程”。大量的跟CBT相关的英文术语让我对深爱的这个行业也更加深入地了解,并且接触到最前沿的关于认知行为治疗的理论和实践案例。这也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可能的窗口。

旅行:若说旅行的意义,除了更深入地挖掘自己,就是见到熟悉的人和品尝到美味的食物了。厦门之行,见到了猴哥和八戒——很遗憾原定的四人聚会没有能够达成,我们在午夜十二点在露台上喝酒聊天,我们一起在深夜的沙滩上看猎户座星星,我们一起去逛街,一起吃一盒青芒果——却每次都是三分钟不到就吃完了,谢谢八戒每次都拿了芒果的大核啃;我早起给他们买早饭——豆浆油条,去海边遛弯,吹着海风踩着软软的沙滩……

读书观影:本年度读了31本各类书籍,详见这里,去首图办了借书卡,首图的新楼真是赞极了,安静又有高速无线网络,以后还去咖啡馆那种闹哄哄的地方看书干嘛?今年,去影院看了12场电影,最喜欢《雷神2》,《致青春》和《西游降魔篇》。

filofax:七月拿到第一本filofax,到年底的时候,竟然得到了一个malden作为圣诞礼物,这是这么多年来获得的最可心的圣诞礼物了,感恩ing,谢谢LG!

手工:做了几个束口袋,用钩针勾了一条围巾,还有一个羊毛绒的正在进行。

思考:
友谊到底朋友是什么?危难时拿来救急的,抑或痛苦时陪自己痛苦的?我更倾向于后者,朋友是分享快乐分担痛苦的,并不是江湖救急——当然也不是绝对不可以救急。分享两件事情:第一,因为这个基本观念的差异,我想我失去了一个朋友。第二,我不是圣人也犯过错,我觉得只要第一不重复犯错第二认识到错误就依然可以是朋友,但有的人喜欢抓住我的错,来思考和分析我的其他行为,个人以为当你怎么思考这个世界的时候,它往往会怎么反馈给你,我并不是不知道,只是选择简单和一根筋;当然我的为数不多的朋友圈里有好几个继续跟我的双边友好关系,并且发展了几个新的可能会是极好的朋友,甚欣慰。可能身边的朋友就是这样来来去去,能留下的自然会留下,不是一路的自然就慢慢地淡了。

婚姻到底是什么?这个话题太大,却又觉得这个思考渗透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这个思考总在不断更新和变化,不到最后总也不能下个结论或者展示什么,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和坚持。有幸福快乐,有难过争执,就像生活本身一样充满了种种挑战和平淡平凡。

2013年一如既往地跟土著一起快乐地成长,从他身上我看到很多我的小时候,甚至感受到了自己也在成长,我很感谢他!他对我的接受如同我对他的接受般的无条件。

2014还有8个小时就要到了,计划在脑子里慢慢成形,在我的手账本里一一列了出来。随着年纪的增长,心愿竟越来越少越来越简单了,不像那时候想法念头层出不穷,是该做减法的时候了!2014依旧坚持简单快乐的原则,做好自己的事情,管好自己的小家,就是最大的贡献!

情界冷暖

自从开始正是投入法语的怀抱以来,接触了一些法国文学和电影,着实给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看到全新的东西。也许是老师引入得当,在校时看了《FanFan》索菲·玛索和裘德·洛,这是经典的帅哥+美女的组合,彼时的索菲·玛索简直惊为天人,皮肤吹弹可破,眼神清澈明亮,性情(至少剧中的)纯真可人;裘德·洛,发际线还不高,眼睛亮闪闪地迷死人不偿命。又看《欢迎来北方》,还有小时候最喜欢的《Les Barbapapa》(巴巴爸爸),然后又跟着看了些小说,这些或多或少都展示了法国人民的文化和习俗,虽然华夏文明和它们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但透过语言的障碍来看,两种文化之间的共通不少——细算起来,都是人,会有多大的差别呢?比如他们的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和窃窃私语时的眼神,怎么看都跟中国的小城市里闲暇时的大妈们唠嗑的内容极为相似:街头那家男的昨晚半夜刚回来,喝得醉醺醺的;你家隔壁那个女人成天穿得花枝招展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诸如此类的吧。当然这些都是俗世生活的片段而已。

构成小说内容的一个重大主题是爱情。爱情从心动的一刻开始,赤果果地说那一刻荷尔蒙被超量释放,具体是什么刺激因素因人而异,总之就是那一刻产生了夹杂着欲望的好感诞生了,跟着相处,跟着这种欲望也许就被满足了,渐渐地有些人淡了也就分了;而有些则结婚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你的欲望满足只跟这个人有关系了。可不幸的是,就欲望本身而言,大部分时候没有明确的指向性,尤其是对雄性而言。插一点生物进化学的说法,雄性的交配行为只是为了满足欲望本身,所以它们对于交配对象的质量并无明确要求,雌性的交配行为因为承担着物种延续的职责,她们可能下意识地会选择与某个范围内最优秀或者较为优秀的那个雄性进行,所以她们对于交配对象的质量是有要求的。荣格解释为:“集体潜意识”,达尔文解释为:物竞择优。

话题扯远了。其实《情界冷暖》讲的是男主人公与两任妻子间的故事。他喜欢的离他而去,而喜欢他的终究没能真正留他在身边,他又有了新欢,直至死亡,仍旧期待着新爱能来看自己一眼,却终究不能如愿而抑郁离世。

到头来不过证明了一句话:爱本身是单向的,或者说是个体行为,不是互动行为。你怎么爱别人的跟别人怎么来爱你完全是两回事,你不但不能指望别人象你爱TA那样爱你,更不能指望TA们会因为你们而改变——除非TA们自己想改变。

这个法国作者绝大部分文章都是传记,他给很多名人写过传记,唯有这一篇是关于情的,却又正好甚合我意,遂给了五颗星~

瞬间永恒

有时候我总想:应该在最美丽或者最幸福的时候结束生命,这才能让生命停留在那一刻,永不褪色。他们说这过于要求完美,而生命本身并不必须完美,所以这不是生命必须的样子。

这些“美好”一个个被散落在生命的长河里,等着我一个个捡起来;第一次为某个人心动的瞬间?拿到奖学金的一刻?第一次感觉到土著的体温,听到他叫我“妈妈”,或者是他给我的第一个笑容?得到某一个心仪已久的东西?又或者是自己离开妈妈的身体之后的第一次呼吸?

这些瞬间,我要选择哪一个停下来呢?我无从选择,他们都至真至宝,我贪心地都想要。

但矛盾的是,如果我停留在了第一次呼吸的时候,以后的就都不可能存在;如果停留在为某个人心动的瞬间,我又如何听到土著叫“妈妈”,看到他给我灿烂的笑容?但理论上来说,彼时只是个小婴儿的我,又如何感受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呢?

一切不过是我们慢慢的长大了,用我们习得的东西赋予了他们意义,他们才能变得“幸福”或者“不幸”起来。

接下来,哪怕“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哪怕“物是人非事事休”,哪怕“想当年铁马金戈”,生命会终止,但当年如花美眷,铁马金戈或者海枯石烂,都已经定格在那里,无人能夺走,也不会随着时间而淡去,成了时间里永恒的瞬间。

半世孤傲半世敛

我承认我是标题党。

鸠摩罗什的前半生是传奇,他七岁随母入教,从“说一切有部”开始,师从盘头达多,习小乘,崇尚个人修为的提升,他12岁那年便能与大和尚辩论获胜,从那之后名扬天下,所到之处受人供养不计其数,养成了他不拘小节的豪放性格,也为他中青年时期的破戒买下了种子。

21岁,偶然的经历让他开始改习大乘,并一直是大乘的信徒直到圆寂。年纪轻轻的他便开始执掌雀离大寺,对佛教道义的理解更是远远超过了早他十几年修行的师兄师傅,他到长安(姚秦)成为国师的时候,他的两位师傅先后从罽宾和龟兹前来支持他,与他共同翻译梵语的佛教典籍。

早年能言善辩,在教众里颇有威慑力和领导力的罗什,在将近四十岁的时候到了长安。长安有一批本土的佛家大师和翻译佛经的高僧,罗什的到来对他们无疑是巨大的威胁。而当时的姚秦王“姚兴”对鸠摩罗什十分信任,常常与他一起谈论佛经;但这时的罗什,是被吕光逼迫破了色戒的罗什,他在信徒及教众里的威慑力大大降低,他从原先的能言善辩到了常常被学识低他许多的和尚问得无以言对,原先他能轻易应付的“挑衅者”,到后来他只能让自己的“关中四子”之一“僧睿”去应战。

我笃信破戒对他的自信心打击至大。但不免又想到底是什么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破戒?如果说第一次是被逼的,后来的两次(不同的史书有不同的说法)竟还有一次是他主动要求的。不尽觉得小春的《不负如来不负卿》中的解释到很能自圆其说。大师对自己的妻妾成群却很泰然处之,丝毫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但作为从小就在佛教中长大的人来说,这多少成了他的“心结”——可见,情欲之猛,让如此俊朗不羁聪慧过人的大师甘于沉沦世俗生活,将大好的成为“佛教大师”甚至可以超越唐玄奘的机会白白浪费了。

纵然在大多数佛教文献中鸠摩罗什因此没有很高的地位,如果他能将自己的心结解开,他的成就又何止是翻译三百多部佛经呢?

作者的见解也很独到,从鸠摩罗什从小学习佛法的经历来看,他对于佛经的理解以及辩论往往处于他对于知识的极度渴望,他出众的智慧让他在各种辩论中都能胜出。不难想象,他并不会太在意佛教戒律,所以破戒与否,他并没太当回事也是极其自然的了。

【我承认自己有些标题党,只是“敛”字也许你不以为然。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后半生只专心翻译佛经,但也许这是他对佛经的又一层认识?或者是他的大隐隐于世呢?(此段文字仅为个人观点)】

跌落的天使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 《天使之城》

天使向往人间这个命题本身就具有了无限的“浪漫”情怀。

最后她没能留下来陪他,一场意外夺去了她的生命。剩下他一个人跌落到人间,感受着晴雨冷热,剩下他一个人回忆着她的味道,她的嘴唇,她的头发……

是上帝的玩笑吗?

突然间我明白,这不是玩笑,这才是生活。你跌落到人间,你失去了一个爱人,但是你还是活着,继续感受着阳光温暖,感受着秋雨寒凉,感受着沙子在脚下的刺痛,感受着黄色的梨在口中的味道,感受着人情冷暖;碰到以前的天使朋友,更认识新的人,见到新的世界……

这不就是我们吗?

我宁愿相信我们都是跌落了的天使,只是我们当中的有些忘记了来到人间的初心只是为了触摸到爱人的头发,闻到她的香味,感觉到她的温暖……

1998《天使之城
尼古拉斯·凯奇
梅格·瑞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