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6月

八戒和悟空

自从报纸上说了行人过马路也得严格遵守红绿灯,主人带我出去遛弯,等灯的时候总会嘴里嘟囔些什么。

离主人不远的地方是每天都会来的那个买烤面筋的,为了能在穿制服的来的时候顺利遁走,他的家当从推车升级成了电动三轮车,那种跑起来没有声音却非常快的东西。主人从来不在这个摊留恋,我倒是蛮喜欢孜然和辣椒被一起烤着的味道。

灯绿了,主人牵着我继续走。

路口这边有个卖肉夹馍的,主人喜欢吃这个。可主人从来不给我吃一口,但主人也从来不吝啬给我买好的狗罐头,所以我就忍了。

这边热闹多了。孩子大人都一起,地摊主和顾客之间讨价还价。卖植物的那个帅哥最近喜欢跟他旁边卖人字拖的胖丫头搭话;卖手机壳贴膜的是个瘦到脸上只剩下两只眼睛的壮年男人,每次他鼓起腮帮子对着手机吹气的时候我就想到隔壁那家叫“猪八戒”的斗牛犬,不过他比斗牛犬瘦太多;卖儿童玩具的那个大姐,总是更多时候看着自己的孩子而不是货物和招呼顾客;最近新来了一个卖佛珠串的已经秃顶的男人,他显得很有城府地坐在那个马扎上,手里盘着一串珠子,总让我联想到“猪八戒”告诉我他便秘了的事情,他极少主动招揽客户,可能是手里的珠子给了他不一样的力量吧?他只是偶尔回答一下顾客的问题,价格似乎也让人很不高兴,因为这么几天下来,他的摊还是老样子什么也没有出……

继续阅读

老板

她放下电话,默默地就去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原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被正在落下的窗帘遮挡。室内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她轻轻地关了门,落了锁。

老板在转椅里现身,五年四个月十三天了,看上去还是初遇时四十岁的样子。

他起身,走过来。

五年四个月十三天了,她还是局促不安。

会客区的有一张柔软的真皮沙发,和一个樱桃木深褐色茶几。

茶几靠沙发这边的右角上有一处非常细微的划痕,非常细的一条,不到五公分长,左深右浅,在尖角处消失,只有这个姿势这个角度才能看清楚。 继续阅读

老板

她放下电话,默默地就去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原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被正在落下的窗帘遮挡。室内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她轻轻地关了门,落了锁。

老板在转椅里现身,五年四个月十三天了,看上去还是初遇时四十岁的样子。

他起身,走过来。

五年四个月十三天了,她还是局促不安。

会客区的有一张柔软的真皮沙发,和一个樱桃木深褐色茶几。

茶几靠沙发这边的右角上有一处非常细微的划痕,非常细的一条,不到五公分长,左深右浅,在尖角处消失,只有这个姿势这个角度才能看清楚。<!–more–>

无意瞄到了那面挂在书橱上的黑白色石英钟,没有秒针,也没有石英钟通常有的滴答声,从进来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六分钟了,似乎他还没有结束他的任务,当然他很努力,通常他都是三十分钟就可以结束的。

她又看到他办公桌上有一个丝绒的方盒子,小巧的红色。

他突然说:“你今天不一样。”

到四十九分钟的时候,他终于完成了,将那个丝绒盒子扔了过来。

她将盒子好好滴放在了茶几上,挨着那道划痕。

他不解地看着她。

她只是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衫,从口袋里拿了一个白色的信封放在他的桌上,开了门便出去了。

办公室里同样落寞的是他以及丝绒盒子里的那枚熠熠生辉的钻石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