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0月

相约星期二

图片来自网络

生日那天特地关注了某生的微博。发现了前几天他post一张读书的图片,叫做“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卓越上中文版已经售罄,英文还有一些,下单,第二天便拿到了这本小小轻轻的书,叫做“tuesdays with Morrie”,随手翻了几页,生词极少,对我这种词汇量可怜的人来说福音,赶紧仔细读起来。

这是一本小小的书,却是一本如此沉甸甸的书。

華夏文化裡極少有文字會正面涉及“死亡”,亞龍先生的“直視驕陽”是我讀到的第一本這麼坦然將人類最大的“焦慮”呈現的,即便是亞龍先生這樣的心理大師,也會為這個焦慮所困擾。

大部份時候我們不考慮這個話題,也不不知道這個問題是否有解,雖然我們都知道“有生必有死”。

這14堂課裡,討論的話題都是大話題。如何表達愛,如何看待婚姻,如何原諒,討論家庭,討論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

文中120頁裡那幾段,讓我對老教授肅然起敬:

“Mitch, it’s impossible for the old not to envy the young. But the issue is to accept who you are and revel in that. This is your time to be in your thirties. I had my time to be in my thirties, and now is my time to be seventy-eight.

“You have to find what’s good and true and beautiful in your life as it is now. Looking back makes you competitive. And aging is not a competitive issue.”

不要害怕臉上的皺紋吧,那些都是智慧的文字,每一筆每一划都是種種經歷的財富,而這些財富任何人都無法盜走,卻又如此熠熠生輝。誠然年輕人飽滿的臉龐吹彈可破,但沒有智慧不需要時間的積累,讓我嫉妒的是孩子們臉上的純真無邪的,是他們對世界所有規則的無知和無畏。

南海子公园

十月五日,去了位于南五环外的“南海子公园”,是北京的四大郊野公园之一。虽然是个湿地公园,因是雨水极少的秋日,是极难体会出来“湿地公园”的魅力的。

公园正门有大牌坊式的门楼,正门对着一个大型的音乐喷泉,假日期间约摸十一点就会有喷泉。喷泉设置在园内的大池塘,水面上有很多供游客租用的游船。园内绿化面积很大,地势有些许起伏,走走看看,是十分舒服的。

这里著名的还有“麋鹿”,已经有八年历史。麋鹿俗称就是“四不象”,现在南海子公园的几十头都是散养在园区内的,游人只可远远看到他们的身影,倒也不会因为游客多而打扰了它们的生活。

整个园区给人感觉文化氛围十分浓厚,路边经常有一些警句,有些甚有意思,“多植树少生娃”竟被译成了“Produce trees, not children”,损是损了些。

园内也有野果,却没有采摘,都留给了散养在园内的孔雀,野鸡野鸭等动物了,诚如园内介绍所说的,这里是座“野性犹存的伊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