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好几个星期没他的消息了,没有电话,微信,朋友圈消息也一直不更新。 距离上次冷战也已经好几个星期了,顾韵仔细回忆他们冷战的原因,仿佛还是那些一开始就会让他们产生分歧的事情,比如东 …

她放下电话,默默地就去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原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被正在落下的窗帘遮挡。室内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她轻轻地关了门,落了锁。 老板在转椅里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