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下电话,默默地就去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原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被正在落下的窗帘遮挡。室内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她轻轻地关了门,落了锁。 老板在转椅里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