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家办公大楼大堂里的星巴克,大多数人都是外卖带走一杯美式或者卡布奇诺之类的,偶尔有些自带杯子。 落座之后不过十几分钟,眼前走过一个穿着白色衬衣打着深色领带的中等身材男人,我会注 …

梁久久抱着夏凉被来敲门,我正好在刷牙,满口沫地开门,被她略有些怪异的表情给惊住了。 她不由分说,夺门而入,又随手关上了门。我拿出牙刷,一脸讶异地看着她。 她将被子扔在沙发上,一屁股 …

那天早晨,夏日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铺在甬道上,她突然就忆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她当时是如何有勇气将那张纸条传给他的? 那时的他是所有女孩眼中的焦点,身为副班长的他聪明,能干, …

已经好几个星期没他的消息了,没有电话,微信,朋友圈消息也一直不更新。 距离上次冷战也已经好几个星期了,顾韵仔细回忆他们冷战的原因,仿佛还是那些一开始就会让他们产生分歧的事情,比如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