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唯有读书

一段话书评之“Creatures of a Day”

读完亚龙先生这一本,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中文名字来命名,国内未见中文译本。每一次读他写的书,总能看到他对来访者深深地同理心以及想要给予帮助的心情,也被他高度的内省力所折服。

Everytime I read his works, I could always learn something and this time, I see how importan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hrink and client means to the therapy. And he also mentioned a small trick when the session comes to an stagnant phase you could always use the “review” process to draw both attentions back to here-and-now. But above all, he wrot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 or any other therapist, can do is offer an authentic healing relationship from which patients can draw whatever they need. We delude ourselves if we think that some specified action, be it an interpretation, suggestion, relabeling, or reassurance, is the healing factor.

虽然也许不会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心理医生,但我想这样的收获也是阅读给我的,我这样喜爱这个让阅读成为生活一部分的自己。

一段话书评之《这个世界会好吗?》

图片来自网络。

被朋友推荐用kindle看了《这个世界会好吗?》,看的其实还是很难受的,内容随时会从一个主题跳到另一个主题去,访谈录的特点?也许吧。访问者尽力想问出来的似乎并不是受访者的贡献或者作品以及思想,而是想更多地了解他所处时代的各类人物的“事迹”——梁漱溟是当时活着的头脑清醒的唯一的一个与民国时代很多知名政界,商界以及文化界等人物均有接触的一个人。最至关重要的,我并没有通过这本书了解“儒家”或者“佛教”的在中国更多的本土化的过程/现状,梁却以“儒者”自居,也许该去看看他认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作品《人心与人生》?但——并不那么期待。

《人性的枷锁》书摘及其他

图片来自网络

并不是第一次看毛姆的作品,但这一部却跟别的不一样,也许是倾注了太多作者本人的经历。作者曾经一度将初稿搁置一边,但文中的人物仿佛不甘心般时时会出现在作者的梦中,当文章终于经过修改后发表了,他也仿佛感到其中人物一个个地都安息了。

除了主人公外,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米尔德里徳。她与主人公菲利普的屡次“交手”,均以菲利普“破财”告一段落,菲利普对她的“爱情”,即便到文末也没有消失,最严重的倒数第二次“交手”结尾,她用尽一切手段,菲利普的小屋子没有一件完整的东西,而她带着和自己的丈夫所生的孩子身无分文离开了菲利普。总以为,这下菲利普总该接受教训了吧?可最后一次见到她时,他依然不能抑制地要关心她,同时又憎恶她的不自尊自爱始终活在过去,没有任何进步。仗着“爱”毫无道理,米尔德里徳一次次地将菲利普“操纵”在手里,这个男人几乎是她最后的避风港,她坦然接受菲利普的每一次经济支持和心灵的慰藉,没有感恩;菲利普对她的爱情消失了,种种手段也不能让爱情回来时,她便恼羞成怒地毁了曾经无条件帮助她的菲利普的所有东西(好在留了几件衣服),菲利普一度衣不蔽体,露宿街头。其实除了菲利普还爱着她的时候,其他情况下所有菲利普的爱都可以用“仁慈”来解释,而米尔德里徳对这种“仁慈”接受得并不坦然,生活逼着她只能接受,所以才会有后来的反弹,这反弹与其说是针对菲利普的,不如说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反抗,但终究她无法继续接受,终究米尔德里徳也是个骄傲的人吧。

另一个人物,便是海沃德。这个人物每天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谎言”来当作“真诚”,“他在撒谎,却不知道自己撒谎;……”“他真诚滴错把自己的肉欲当作浪漫的恋情,错把自己的优柔寡断视为艺术家的气质,还错把自己的无所事事看成哲人的超然物外……”“他不懂得在人生的旅途上,非得越过一大片干旱贫瘠、地形险恶的荒野,才能跨入活生生的现实世界。”读着读着,仿佛作者将读者的那一层谎言也揭开了,赤裸裸地面对一个如同海沃德一样的自己,你敢吗?这个集体被媒体催眠的时代,有几人清醒?

对艺术,对贫穷,对爱情,对生活以及人生,通过主人公的经历,都有非常详细的描述,常常看着看着内心不断地为作者点头称是。

一段关于青春的说法,是献给海沃德的,但也想用来结尾:

所谓“青春多幸福”的说法,不过是一种幻觉,是青春已逝的人们的一种幻觉;而年轻人知道自己是不行的,因为他们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全是从外部灌输到他们头脑里去的,每当他们同实际接触时,他们总是碰的头破血流。看来,他们似乎成了一场共谋的牺牲品,因为他们所读过的书籍(由于经过必然的淘汰,留存下来的都是尽善至美的),还有长辈之间的交谈(他们是透过健忘的玫瑰色烟雾来回首往事的),都为他们开拓了一个虚假的生活前景。年轻人得靠自己去发现,过去念过的书,过去听到过的话,全都是谎言,谎言,谎言;而每一次的发现,又无异于往那具已被钉在生活十字架上的身躯在打入一根钉子。

成为欧文·亚龙

“Becoming Myself”是欧文·亚龙先生最新的一本书,出版于2017年10月,副标题是:一位心理治疗师的回忆录。

作为一名治疗师作为一个团体治疗法的先驱者创始人,他这一辈子都在“帮助别人”,与很多人“心灵相通”。他也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当尼采哭泣》《爱情刽子手》《给治疗师的礼物》《斯宾诺莎问题》《妈妈及生命的意义》等等一系列作品,将他推到了世界的“舞台”。他的小说有完全创作的角色也有历史上的角色,为了写书,他做很多功课,泡图书馆,甚至与妻子“躲”到某个热带岛屿不受打扰的全身心写作。

但书里的亚龙似乎更像一个普通人,而不是治疗师或者小说家。他的童年有快乐也有痛苦,甚至还有作为移民遇到的文化冲突,有青少年时期的种种困惑,甚至也有他被自己的来访者吸引的细节,但是他能保持自己的职业态度和操守。直到今天85岁高龄的他已经开始渐渐遗忘了很多来访者的面容和他们带来的“故事”,“遗忘”成了他整本书的一个关键词,他甚至忘了自己多年前写下的书,兴致勃勃地从头读起,完全不记得结局和过程,他笑称,遗忘的一个好处是,以前你喜欢的小说你可以重新读一遍,真正的重新读一遍。

另一个关键词,我想应该是死亡焦虑了。他是为数不多的组织面对死亡焦虑的团体治疗的治疗师,大多数人不愿提及死亡,可能是因为这是大家不可逃避的宿命。

==========分割线=============

再继续写这一篇已是翌日,可能也是我下意识地不想讨论“死亡焦虑”吧,那就跳过这一段吧。

通勤路上在看讨论艾里希·弗洛姆的理论著作的书,正好读到了讨论他的《占有还是存在》的,突然觉得,亚龙先生也是个期望将事情做到完美的人吗?这样不停歇的工作研究,是他的生活方式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你会抽空给自己做一顿好吃的犒劳自己,而他可能是读几封读者来信,并且认真滴敲一段话表示感谢等,与他这就是放松这就是休息——虽然他也提过自己喜欢在热带岛屿生活,其实隐隐地觉得,如果不是这熙熙攘攘的生活,也许他也会是个并且能学好法语的人吧。

隆重推荐欧文·亚龙先生的书,除了早期讲团体心理治疗的书以外,本本都推荐(文首列举的),尤其是90年代以来的书。

以上。

俄狄浦斯王与俄狄浦斯情结

不管学没学过心理学,可能都知道“俄狄浦斯情结”这个术语,意思是年幼的孩子会对父母中的“异性”一方产生独占的心理。刚看了手边的这本剧场表演版的《俄狄浦斯王》,真是让我大跌眼镜,这个故事或与这个术语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故事情节大家可以去搜一下,当然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经典名著中人物的理解都有自己的一个套路,但故事基本线索还是共通的。

俄狄浦斯未出生时就被预言会弑父娶母,并生下孩子——于是母亲便悄悄地将刚出生的俄狄浦斯送走并要求私下将孩子杀了,但负责这个事情的人一时心软——估计也是被预言者给蛊惑的——就将孩子送到了另一个王国,种种缘故,俄狄浦斯成了那个王国国王的孩子,但他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便远远地离开那个王国,鬼使神差地到了自己生身父母的国家,于是“预言”实现了,他在来的路上杀死了自己的生身父亲,到了这个王国又娶了自己的母亲,并生了几个孩子……

故事到这里,其实俄狄浦斯始终认为将自己从这个预言中拯救了出来。

但是预言者岂能就此放过他?这种诅咒的厉害的地方在于让当事人知晓,否则就是瞎子的眼睛聋子的耳朵。

王国屡遭劫难,人们要求国王向上神祈求赐福,于是俄狄浦斯的真正身份也慢慢地揭晓了……

这个结果首先不能接受的是俄狄浦斯的母亲,她将自己吊死在自己的卧室里——俄狄浦斯当然更加不能接受,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他甚至诅咒预言者——但是放出这话的,或者说写了这个命格的不是别人是阿波罗,阿波罗是什么人,是太阳神,是所有大地所有生物的主宰之神……

回到这个俄狄浦斯情结。这个情结大多数人都经历过,都会在即将成年时将目标转到同龄人。但俄狄浦斯王这个故事有意思的是,将母亲和儿子分开,让他们不相识也不知对方即为自己的至亲。有些动物似乎有种奇妙的方式可以在即便“没见过亲人”的前提下也能通过味道辨认亲属关系,而人类没有,所以俄狄浦斯面对自己的母亲也不能知道她便是自己的生身母亲。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更悲剧的是当事人并不知道,还“幸福快乐”地生活着,直到了解实情。一切幻象结束——也许你会憎恨预言者为什么要将这么残酷的事实摆出来?也许如果没有这个预言,母亲就不会送走刚出生的婴儿,那么俄狄浦斯会继承王位成为国王,跟某个女人结婚生子,日子是可以幸福快乐地下去的。但这该死的预言,惊吓到了母亲,于是一切便脱离了母亲的控制朝着预言而去。

不免也会问,那阿波罗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预言?给俄狄浦斯写这样的命格?这故事的线索大可以从自希腊文明时代朴实的希腊人对这种恋母情结的终极恐惧中找到,对自然的恐惧,对繁衍的恐惧,对生命的产生发展和灭亡的恐惧和敬畏。

古文明中的神话中都可以找到贪婪、嫉妒、自私等等的影子,这是质朴的古代人民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以及自己与自然的关系的直接理解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