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聊聊闲话

我是战无不胜的

眼看即将月末,这里也几近荒废。

月初搞了一个字幕,月末又是一个。月末这个简直要了我半条命……时间紧任务重,说起来都是泪,但总觉得吧,人在一种“极端”的情况会激发出一些以往少见的能量,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了一件事起早贪黑——困这种东西就是码字,码着码着就一头倒在键盘边上,惊醒过来一看时间,过去了三分钟!——而我多希望一醒过来,我还在初中教室里,下午第一节的铃声响起,语文老师拿着作文本进来……

Travailler moins, produire plus. 少工作才能多创造。可能我以前的工作就是比较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现在这个短期,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经历的,心下想着要写一篇日志“以示纪念”这段人生经历。

神兽终于要去学校了,开学前的事情纷涌而至,又觉得还不如在家学习更省事——归根结底是我家的神兽省心吧?

6月即将来了呢,请一定也要温柔以待啊!

巴黎二三事

那天左边在博客里贴了阅读《巴黎记》的感受,看得有点儿玄乎,因为我认识的巴黎是十分wordly,很入世的,也许我打开的方式不同吧。

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看了《情人》的电影,当时的认知觉得有点“可耻”,之后看了译本的《情人》觉得不过瘾,为了能看懂原著,二外选择了法语,进而发现它其实是个坑,而真正接触法语及其文化可能是在2012年之后。

我的感觉里,法国文化跟华夏文化地域上相去甚远,却在很多地方有相似。《优雅的刺猬》电影和书都推荐一下,虽然作者初衷并不是推销法国文化,但这个“门房”文化在法国的存在却是真实的;法国很多女人,应该说很多欧洲女人抽烟很厉害,很奇怪,法国女人抽烟的样子也近乎是个刻板印象了。当然刻板印象并不独属某个文化,是人类的特质吧,科科。

可能大多数延续时间久远的文化都有着无可比拟的“接地气性”,大多数人都不是阳春白雪的高端“人”,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的枯燥中方能开出诗和远方的花来。


巴黎街头艺人不少,周末时候随便沿塞纳河逛,某个艺术家甚至会将自己的立式钢琴搬到路中间,打开钢琴顶端的盖子,坐下来,如入无人之境般地演奏一曲,引来逛累了的路人们,围着席地而坐,吹吹小风,听着音乐,孩子们会拿着钢镚给艺人,然后欢快地回去,接着快乐地聆听;又或者某个乐队,一起演奏名曲或是自己作曲的音乐,一定会有听众……

那年六月在巴黎,约了朋友圣母院门口见,我就先在圣母院的后院溜达,那里有退役的海军乐队在表演,一水儿都是上了年纪的演奏者,我赶上了谢幕曲,他们穿着厚厚的演出服,周围有路人也有他们的亲戚朋友在聆听,或站着或坐着,衬着六月时候的花团锦簇,甚是抓眼。跟友人见面之后,我们又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友人在巴黎住了好些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但对我这个异乡客却十分新鲜,这就大家说的“自己过腻了的地方”和“别人过腻了的地方”之间的差别吧?


上一次去巴黎,终于去了莎士比亚书店,那是个被很多文人墨客膜拜的地方,以前很多大文豪在那里碰头聊天喝咖啡,现在很多人不会将自己脑子里想写的东西说出来怕被“偷”了梗,但那时候不会,他们尽享聊天和饮酒的乐趣吧?在读的《How To Be Idle》也提到谈话,尤其是在酒吧这类地方,可能是酒后的话当不得真,也就可以不用负什么责任地胡侃了吧?

也许你会问,难道他们不担心这样随意的聊天不会被“偷梗”/“溶梗”吗?但其实真正自己的“梗”是不会被偷的,而且那时候的文人大多骄傲,不屑于用别人的梗来给自己撑场面吧?几百年来才出了多少流传下来的文字?而用键盘敲出来的字一天就可以数万,那么梗也就捉襟见肘了吧。

图片来自莎士比亚书店官网

书店里养了几只猫,懒洋洋地睡在窗口的花盆里,对光临的顾客态度十分淡漠,哪儿的猫主子们都如此,书店格局十分狭小,人多了就必须侧身走,几张单人沙发十分破旧了,通道的门楣上也摆了书,多为旧版,门口也摆了促销降价的,店员说着标准的英式英语,我想着要买几张明信片,盖他家的章子,却被女店员冷酷地拒绝了,说没有买书是不能盖章的!我不善言辞,也没争辩,不给就不给吧,我还能跟你打一架?

可能我的表情被旁边的男店员注意到了,他接过明信片,打了个圆场,“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给购物超过2欧元的顾客一个特权,可以随意在明信片上盖章哦!”天,这是什么神仙大帅哥!女店员一脸无奈地笑了笑,假装没听见也没看见,接待下一个顾客了。

怕你无聊,餐垫纸上列出了一些简单却有意思的小问题。

紧挨着书店是他们家开的咖啡馆,自制的小点心很好吃,但也很贵。门口露天座椅上坐了我们四个,对面隔着塞纳河就是巴黎圣母院的塔顶,不过现在可能没法再看到那场景了,把圣母院的那次大火,伤害几乎是无法修复的了。母亲还感叹了一下,还好我们在这之前就去看过了,我点头称是,她对巴黎圣母院的感情就来自那著名的《巴黎圣母院》中的吉普赛女郎埃斯米娜达还有样貌丑陋却心地伟大的敲钟人加西莫多。

四通八达且历史悠久的巴黎地铁网倒是值得一说的。我们几个在那儿度假时,住在地铁和小火车附近,感觉巴黎地铁的存在仿佛是街边的一家自生自灭的小咖啡馆,没什么醒目招牌,进入地铁站时也不见有如同北京地铁这样高密度的指示信息的,导致我们离开那天坐地铁去机场颇费了一番周折……

小火车可以坐到近郊的凡尔赛宫,确实很方便,也可以去到迪士尼乐园——虽然这个迪士尼可能是全世界最不招揽游客的一个了,那天还下了暴雨,把游客和工作人员浇了个透,回程时一杯热巧克力还打翻在了地铁车厢里,真的很尬了……

我愿能与你再次亲密接触

在我的脑海里,西班牙一直是一颗明珠,是弗拉门戈舞者的长裙,一袭三角长巾撩动了多少人的心弦?是俊逸斗牛士手里的一方红布,永远撩动公牛的奋不顾身最终英勇“牺牲”。

喜欢西班牙真是没什么硬指标,接触的西班牙人不太多。他们普遍五官立体,很多人喜欢蓄胡,当然也又不蓄的。街头艺人不少,位置也固定,2004年去的时候那个拉手风琴的艺人在马德里大皇宫出口那里,2010年冬天去的时候他还在那儿,2011年夏天去的时候,出口依然是他!

因为喜欢弗拉门戈,买了午夜的剧场表演秀,夜里十点出去觅食时遇到了饭店里正有人聚会,人山人海,我找了个旮旯坐下,看到服务员百忙之中抽空还要随着音乐扭动几下投入滴吼几嗓子。跟客人对舞一番,直到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干活,速度过来给我个单子,就撤了……

塞维利亚的老城区有有轨电车,上去之后坐几站下来,可以看教堂或者随便找个长椅坐下来,咬个冰淇淋,看小帅哥玩自行车或者看街头艺人现场卖艺或者是白马驮着马车经过……

马德里郊区的某个家乐福里我曾买过打折的车厘子,应该2.5公斤左右,2.5欧,味道还十分仙灵。

西班牙有个“太阳海岸”,海滩上的太阳伞很多拍着,没多少人在伞下,多数在阳光下晒着,那架势大有国内咖啡馆里的办公的人群的架势,电脑一架”我今儿要在这儿待一天“的意思。

巴塞罗那自然是个特别美丽的城市,高迪充满想象的建筑,仿佛置身童话世界般的感受……

但,

近几个月以来,西班牙的疫情也严重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波疫情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尾声,很想再次回去,吃街头的爆栗子,去小饭馆里吃每家特色的tapas,火腿肉配上美味的橄榄油和绿橄榄……

记忆里的意大利

渐渐地全面复工了,国内的情况缓解了,但国际形势尤其是意大利十分堪忧。

去意大利的次数不比去法国,但是却十分喜欢这个国家,他们不造作也不宣传或包装什么,佛罗伦萨小镇上那些流传几百年的雕像仿佛国内某些出产石料的镇子上对方的大批量生产的各种雕像一样,一尊尊地戳着,每一尊都可以欣赏半个钟头,雕像人物的肌肉血管骨骼,衣服仿佛被风吹起般,表情或狰狞或安静或幸福,我只想一个人在那里住个一年半载,每天去对着雕像发呆…… 那里还埋葬了我最爱的米开朗基罗。畅想一下他活着时候所经历的林林总总,他为自己挚爱的艺术所付出的一切,有过后悔吗?不存在的,那是他最爱的。

这是但丁生前的居所。那个写就了《神曲》的但丁,请一定有机会要读一下,这三部曲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啊!

之前看《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对着地图和自己脑海里记得的弗洛伦萨的样子,觉得阅读的乐趣有一半来自你有机会去看一下曾经读到过得地方,某次去意大利的时候,带着《天使与恶魔》写的是关于梵蒂冈的那些“事”。

圣母百花大教堂正对着的那个小咖啡馆,一杯意式浓缩才2.5欧,走累了就进去歇一歇, 吹个空调,抬头就能看到大教堂;街头艺人可以给你做幅人像画,如果语言可以通,还可以跟他们聊会儿天,语言不通也能笔画几下,仿佛能明白对方似的……

意大利是个后劲很足的地方,去过之后才会深深地怀念它。那天在微博上看到意大利人民“在家隔离”,自家阳台唱歌搞起了小型邻里音乐会真的太戳了……

有件趣事,那年去罗马的时候,来接机的是当地华人导游,但夜里视线不好,导航也不给力,我们预定的酒店又比较“隐蔽”,那个路口来来回回绕了七八次,才终于找到宽不足四米的小道入口,进去开了200多米之后才看到酒店,司机兼导游连声道歉,一边还嘟囔,“明明地图上就有,怎么就来回倒几次”,语气里颇有些“这事太诡异”了的意思,好在同行人都没太过介意他的业务不熟练。第二天晨起,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室外宜人的景色,楼下其他住客们在喝咖啡聊天,酒店工作人员在忙碌,远处红色的网球场,更远的还有远山……(闲暇的时候跟酒店前台聊了会儿,方知道那个酒店是个旧的修道院改建的,每个房间都很小,可能是之前修女们的房间吧?)

经历这次疫情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去欧洲,再去的话心态也会不一样了吧,但那些雕像,那座金银桥,那些故事和记忆都将永远在那里,静静地。

被宅日记7

这可能是被宅日记的最后一篇了吧?毕竟全国人民都在逐步复工,没有条件的也要创造条件各种形式的复工了,这个“魔幻”的突如其来的假期毫无征兆地出现了,很多人说:“如果我知道……,我就……”这个假设我从来不做,就算再厉害的大师算命,人的心性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稳定的东西,不遵循任何”物质”原则,建立极慢,打碎极易,越禁止的就会越有人想尝试……

图片摄于3月2日晨间三环。

公交车上人极其少,路上车倒没少,早高峰时的三环已经十分拥堵。不过,不要被阳光蒙蔽了,其实很冷,风带着冷水糊脸上的感觉。

前几天看到豆瓣怨声载道,凹3被禁了!一度凹3是我看各位“大咖”们写各种不可描述小文(或者同人文或者作者给的福利文)的地方,主要是看作者的福利文的,每次点进去都要确认是否已经成年之类的,我——倒是想回到未成年的时候呢,一切还能重来——里面的文章有写得不错的,也有纯堆砌的。据说这次被禁事件是一些流量明星的粉丝们搞出来的,只能说凹3还是挺无奈的,不过我也很久没去那个网站了,也许有一天网站能被解封吧。

COVID-19已经是世界范围的事件了,挨骂也是可以理解,网络一篇文字,大意说,不要太在意那些谩骂,毕竟你是要人家尊敬你不是要人家爱你!没毛病啊!

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学校还没开学,家长已经复工了!娃们自己在家可还行?尤其是年纪尚小的,没有帮忙照顾的,应该是比较麻烦。我家是错开了上班的时间,不至于娃在家里要自己收拾午饭——说起来他自己也能给自己做吃的了。

天气渐暖,北京下了两场春雨了,风调雨顺了只盼接下来人口也顺利就是个好年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