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轶事(二)

严格来说,这一篇算不上轶事,但确实是通勤路上的,权且算进来吧。

上了滚梯,前面五六个台阶开外一对小情侣,男生似乎高了女生很多,我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他正往女生前面一个台阶走过去,这样他正好略微冒了女生一点点,两人基本可以平时对方的眼睛,男生一手揽着女生的腰,两人鼻子间的距离不超过5cm,情状十分亲昵,但又没有碰到一起,女生微微仰起头,始终隔着一点距离,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女生陡然晃了一下,男生手臂一把撩住,两人相视一笑,已经到了地面,男生的身高就渐渐显现,180cm+,女生158cm左右,两人手挽着手,站队等车。

不过十来秒钟,让我对年轻的情侣们有了些改观。约莫十年前的学生情侣们(尤指中学),往往在公交车站,或者公交车上亲亲我我,十分辣眼睛,倒是现在,这种发乎情止乎礼的小克制,让人看了不舍得移开眼睛——但也没看清这两人的容貌。

略略带点含蓄的情意,这么看上去正好。

当译文看不下去的时候

s29017096作为一名伪译者,我对于一本书的译者其实也是有要求的。

但这种要求似乎也来的没什么道理,比如多半只会看看已有的对翻译的评价,或者论坛里大家对某位译者的评论,对于一本新出版的书,也只有看看编辑们的胡吹海吹以及对原文作者的信赖来判断是否出手了。曾经因为《荆棘鸟》被删减立志要看原文,这回换了个意大利的作者,真的没有力气再去重头学意大利语了。

相信作者鲁格·肇嘉的原文一定也不会那么容易理解,但看这一本《发展与罪恶》的翻译质量,十分担忧翻译这个行当在中国的前景。相信译者已经理解了“原文”的意思,但堪忧的地方是译者的中文表述——这一点上我也需要自省。

大部分欧洲文字可以成为结构语言,而中文这种古老的语言还是语义语言。所以西方文字注重结构和形式,一个简单的主谓宾结构的句子可以被无限扩展成为一段文字,但是中文确实语义表达的,通俗地说“短句”是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的。

但若修习一段时间的西方语言之后,结果可能是你惯于用那种结构方式来表达了——虽然还是中文,但会被你用各种定语、状语以及补语等等来修饰,这些“X语”其实中文中的表达都是可以切成另一个小句子来表达的,这种转化能力非机器能完成,须得要译者坚实的中文功底作为支持方能达成,外译中其实是一个再次创作的过程,原文并不是译者所著,但译者却需要用自己的能力再次创作,这个过程一旦省略/打折,结果可以小到一个句子的理解困难,大到整本书的理解困难。

翻译的作用其实本质上是给存在语言障碍的读者提供方便阅读和理解的一种方法。对于读者而言,译作的质量虽然并不高于原文的质量,不过一个通篇流畅,不需要不断反复重读的翻译佳作也算是出版社的良心体现了。

整本书内容非常精彩,也能看出肇嘉严谨又血肉兼顾的知识架构,但中文版却看得极其痛苦,理解上需要不断反复地推敲,尤其是一些名词的翻译。相信译者也是花了心思的,毕竟这么一篇纵观历史和社会发展的文字很多并没有先例可循,对社会发展的进程都有自己的体系——心理发展体系,能到这个主谓宾兼顾地表达出来的程度,权且当做“差强人意”的作品吧。

其实本书的内容与《占有还是存在?》颇为类似,仿佛是一箱苹果,一个人从左边开了箱子,而另一个人从右边开了箱子,最终都会吃到中间那个苹果。

霓裳华彩[多图]

小时候听张信哲阿哲的歌,被他丝滑如缎般的嗓音吸引,从“难以抗拒你容颜”“爱如潮水”等他的歌深情满满,吸引了很多同龄人,即便现在“中国好声音”等节目上他依然算是活跃吧。

前日听闻他竟有这么个收藏明清服饰的爱好,跟友人一起就去了“农业展览馆”,一群歌迷小粉丝涌在门口,此次展览是为了下周展开的“保利拍卖季”预热的,阿哲在内接受记者采访,我们便溜达着去看了别的书画玉器明清家具等等,终于阿哲撤了我们便有机会也进去看看这位华语乐坛明星的藏品了。

入口处,清晰滴看到了阿哲的鱼尾纹,毕竟岁月不饶人,如何的过往也不能躲过岁月

展品主要有两种,清代服装(含皇族及平民)以及清代装饰,均为纺织品,欣赏一下过去的人们对穿衣着装的讲究。

这件大氅,是全馆我的第三爱。

从领口到襟口,侧缝下摆,以及下身的马面裙,即便是一个技艺精湛的绣工无论如何也得两三月才能完工,加上手艺好的裁缝师傅的工期,穿到女子身上至少也需要4月,想来这么一件大氅,周到的呵护,穿一辈子也是可以的吧?——只要身材没有什么变化。

全场唯一较为修身款

这件红色纳麻清代女服,娇俏动人,你可以想象一个妙龄的女子穿着它登上轿子嫁做人妇,该是何等美艳,夫家得是人见人爱啊。值得注意的是,为了穿着的舒适度,衣服上的花纹并非绣工,而是纺布时便将花纹置入其中,放现在可能就是高端定制布料及款式了。但裙摆部分的彩云等图案布料与上半部分不一样,采用了传统的绣花布料。可以想象这件衣服的主人身份尊贵,穿衣场合的隆重,非结婚这样的大场景不能镇住啊!

平凡中竟有精灵般的点缀。
细节之下,决定了你会爱上这样一件用心打造的衣物

是的,这件是我的最爱。它是件夏服,整体颜色为宝蓝色,乍看之下并无任何出彩之处,但灯下仔细观察,整体布身有内织暗纹,而侧缝上的蓝白花边也是色织并且颜色和谐优雅,而最让人惊喜的是这件衣服的袖口轻快明朗的蝴蝶绣样在浅色的布片上似乎跟整体的端庄稳重风格不搭,但我想这位裁缝师傅也许是前瞻性滴看到了未来服饰的发展,这样的配搭算是神来一笔了,将一件可能过于沉稳的衣服加入了一点点明快活泼,既不显得过于凸显其沉重又不失了生命应有的活力,彩蝶在袖口间飞舞,想来衣服的主人定然是位三十出头的官家夫人,有两三个不到十岁的小儿,夏日闲来傍晚纳凉,手里一把玉扇,或与夫君闲聊或有与孩子在园中散步,此情此景!既不会有失官夫人的地位又些微地展现了少妇的美好,所以贴上我最爱的标签一点不过。

阿哲的藏品里还有两个非常值得一秀的挂饰,先看我的最爱:

拼布佛像

乍看之下它仿佛一块破布,但是细节细节细节,这个决定了成败的东西,将我的视线久久地抓住,流连忘返。我就不多说了,组图看细节。

 

 

 

接着是阿哲先生最爱的这一幅。

这幅作品看起来也是平平,实际上含金量超高!

成为一个人的最爱可能需得几个条件,比如一眼相中,比如质地相符,甚至是也许以前你真的用过它哦!这幅作品的经验之处依然在细节——技法和材质上。

细节处,我也不了解这种技法,却让人惊叹作者的细致和耐心。
这样的佛像壁饰堪称镇宅之宝了吧?

以上几件是个人认为最值得一看以及最喜欢的。

整个展览还有很多工艺现代人无可比拟的服装,包括皇帝他老人家的朝服,常服等等,绣工,裁剪等等都算得上上佳的作品。

帝王的朝服,感觉快喘不上气了。。。

这一处的花纹依然是内织在了布料中的,看着凉爽舒适的样子啊
端庄雅秀又不失皇族贵气
像不像秀禾?
这上面的鹤告诉大家,这件衣服的主人起码得是一品命妇,普通老百姓是不能穿绣了鹤的衣裳,命妇也得有了这个品级才能着”鹤“。
官服
上一件官服的细节。
这件朝服的这一处可以看到三种绣法,说实话不知道甩那些老外们多少条街啊!

下周这些衣服都会进入拍卖场找到下一个主人,这些衣饰低至无底价拍卖,高至那副阿哲最爱的佛像180万左右起价。

但震撼人的我想不是价格,而是这些衣饰所包含的工艺技法,都是需要好好保留继承并发扬的,作为一个手工艺爱好者,愿他们都能找到一样爱惜他们的人,也愿手工艺不会断在我们这个时代下。

数据库什么的……

水逆不适折腾各种电子产品或者网络数据。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此处省去1000字)

不仅丢了这两天的日志,更是丢了各位的留言数据……

甚是对不住了啊。。。。

[碎念]勤与懒

我还不算是个懒惰到极致的,至少想勤快的时候,还能特别勤快——只是这个频率略显低了些。

欧洲的游记拖延了几个月没有贴图没有写感受——它们仿佛长了翅膀从我的身体里已经剥离了出去,又或者它们有了自己的思维早就自寻出路去了……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我的新年第七个愿望已经在慢慢地实践了。中间有顺利也有不顺利的,有被我验证了的也有出乎我意料的,我甚至感觉来访者对我的启发甚至比我给他们还要多,真正的助人助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