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并不是总面目狰狞地冲过来要摧残折磨你,往往他们会穿着华丽的外衣,对你百般温柔呵护,殊不知你已经中了毒,无法自救,无药可救。 我记得曾经写过一篇不知所云的“真相是个球”的日志,是 …

好吧,其实各类百科类网站都有收录这个词条了,你可以搜一下——个人觉得谷歌的会相对“公正”些。 极简之前从未想过作为一个小小的不到160的女子,一天会产生多少垃圾,多少可以被回收处理 …

严格来说,这一篇算不上轶事,但确实是通勤路上的,权且算进来吧。 上了滚梯,前面五六个台阶开外一对小情侣,男生似乎高了女生很多,我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他正往女生前面一个台阶走过去,这样 …

作为一名伪译者,我对于一本书的译者其实也是有要求的。 但这种要求似乎也来的没什么道理,比如多半只会看看已有的对翻译的评价,或者论坛里大家对某位译者的评论,对于一本新出版的书,也只有 …

小时候听张信哲阿哲的歌,被他丝滑如缎般的嗓音吸引,从“难以抗拒你容颜”“爱如潮水”等他的歌深情满满,吸引了很多同龄人,即便现在“中国好声音”等节目上他依然算是活跃吧。 前日听闻他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