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个球

记得有个小姑娘聊天时跟我说到: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两件事情最是让人可以无限探索下去的
一个就是向外的对宇宙空间的“物理”的探索
另一个就是向内的对思维空间的“心理”的探索

这不完全是她的原话
但我也深信不疑
作为后起之秀的心理学
必将对人类产生不亚于物理学发展所带来的影响

物理探索的难度在于
你是否敢想而又敢于去证明你的想法
这种通过假设——证明的过程来说明真理的方法
是被大家认可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而心理探索的难度在于
你找不到一个能在物理上普遍使用的标准
抓不住看不到的心思
可能万分之一秒就消失
也可能被扭曲成了别的模样
难度可能被无限放大
你可以有种种假设——每一个假设都带着个人的投射
可能到最后证明的结果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可能你要了解的所谓“真相”
不过是个点
而每一个跟真相相关的人和事在真相外
用自己的立场站着
成为这个真相的一部分
所有跟这个真相相关的事情
在真相这个点的外面从三维的角度站成了一个球体
这个球体上的每一个点
都是每一个人对这个真相的看法
换个XYZ坐标
立刻就换了一个点

没有人可以一个人组成一个真相
更没有人可以看到整个真相

这个真相
对于光明就有阴暗
对于炙热就有阴冷
对于伟大就有渺小

我们都可以直到真相的一个部分
但永远不能看到整个的真相
当然我们也可以安于我们所了解的“真相”

当然我们也可以如物理学那样
孜孜不倦地企图获得整个“真相”。

——以上

理想和现实

這個世界上大約沒有人
從未想過自己要什麽
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
想要跟什麽人在一起
曾經有人說
『我的夢想漸漸地成了内褲,每天都穿著
常常忘記自己穿著,卻縂也不能拿出來示人!』

小時候我們被問將來長大了要做什麽
教師,科學家,作家,攝影師……
這些職業看起來對社會貢獻多多
被標榜得很仿佛“很高尚”

可再看看眼下
教師醜聞層出
科學家不專心科學專心掙錢
作家……好吧,還有莫言這樣的得諾貝爾的尚算沒有淪陷的
攝影師,滿大街都是挂著大炮筒單反相機的“大衆藝術家”
這種感覺仿若夢想坍塌在眼前
瞬間不知道要將所謂的夢想放到哪裏去才好
猴哥說
最討厭那種一邊不努力一邊抱怨生活艱難夢想遙遠的人
這就是所有心理衝突的根源

其實照我說
要麽渾噩到底不知理想為何物到最后壽終正寢
要麽奮鬥到底只為理想的真諦让人生熠熠生煇

可大多數人的生活還是介於理想和現實之間
糾結矛盾引發出了易激惹不耐煩等等
滋生出許多的衝突也不難理解了

有時候我真的想那些實現了理想的人們
會不會生出新的什麽夢想
以彌補當下目標在實現時產生的目標失落感
而往往一直在路上的狀態才是最佳的吧?
縂有一個目標在前面等著

綜上所述
基本上你也能看出來了
我也是個在理想和現實閒糾結的人

以上。

情界冷暖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

自从开始正是投入法语的怀抱以来,接触了一些法国文学和电影,着实给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看到全新的东西。也许是老师引入得当,在校时看了《FanFan》索菲·玛索和裘德·洛,这是经典的帅哥+美女的组合,彼时的索菲·玛索简直惊为天人,皮肤吹弹可破,眼神清澈明亮,性情(至少剧中的)纯真可人;裘德·洛,发际线还不高,眼睛亮闪闪地迷死人不偿命。又看《欢迎来北方》,还有小时候最喜欢的《Les Barbapapa》(巴巴爸爸),然后又跟着看了些小说,这些或多或少都展示了法国人民的文化和习俗,虽然华夏文明和它们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但透过语言的障碍来看,两种文化之间的共通不少——细算起来,都是人,会有多大的差别呢?比如他们的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和窃窃私语时的眼神,怎么看都跟中国的小城市里闲暇时的大妈们唠嗑的内容极为相似:街头那家男的昨晚半夜刚回来,喝得醉醺醺的;你家隔壁那个女人成天穿得花枝招展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诸如此类的吧。当然这些都是俗世生活的片段而已。

构成小说内容的一个重大主题是爱情。爱情从心动的一刻开始,赤果果地说那一刻荷尔蒙被超量释放,具体是什么刺激因素因人而异,总之就是那一刻产生了夹杂着欲望的好感诞生了,跟着相处,跟着这种欲望也许就被满足了,渐渐地有些人淡了也就分了;而有些则结婚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你的欲望满足只跟这个人有关系了。可不幸的是,就欲望本身而言,大部分时候没有明确的指向性,尤其是对雄性而言。插一点生物进化学的说法,雄性的交配行为只是为了满足欲望本身,所以它们对于交配对象的质量并无明确要求,雌性的交配行为因为承担着物种延续的职责,她们可能下意识地会选择与某个范围内最优秀或者较为优秀的那个雄性进行,所以她们对于交配对象的质量是有要求的。荣格解释为:“集体潜意识”,达尔文解释为:物竞择优。

话题扯远了。其实《情界冷暖》讲的是男主人公与两任妻子间的故事。他喜欢的离他而去,而喜欢他的终究没能真正留他在身边,他又有了新欢,直至死亡,仍旧期待着新爱能来看自己一眼,却终究不能如愿而抑郁离世。

到头来不过证明了一句话:爱本身是单向的,或者说是个体行为,不是互动行为。你怎么爱别人的跟别人怎么来爱你完全是两回事,你不但不能指望别人象你爱TA那样爱你,更不能指望TA们会因为你们而改变——除非TA们自己想改变。

这个法国作者绝大部分文章都是传记,他给很多名人写过传记,唯有这一篇是关于情的,却又正好甚合我意,遂给了五颗星~

瞬间永恒

有时候我总想:应该在最美丽或者最幸福的时候结束生命,这才能让生命停留在那一刻,永不褪色。他们说这过于要求完美,而生命本身并不必须完美,所以这不是生命必须的样子。

这些“美好”一个个被散落在生命的长河里,等着我一个个捡起来;第一次为某个人心动的瞬间?拿到奖学金的一刻?第一次感觉到土著的体温,听到他叫我“妈妈”,或者是他给我的第一个笑容?得到某一个心仪已久的东西?又或者是自己离开妈妈的身体之后的第一次呼吸?

这些瞬间,我要选择哪一个停下来呢?我无从选择,他们都至真至宝,我贪心地都想要。

但矛盾的是,如果我停留在了第一次呼吸的时候,以后的就都不可能存在;如果停留在为某个人心动的瞬间,我又如何听到土著叫“妈妈”,看到他给我灿烂的笑容?但理论上来说,彼时只是个小婴儿的我,又如何感受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呢?

一切不过是我们慢慢的长大了,用我们习得的东西赋予了他们意义,他们才能变得“幸福”或者“不幸”起来。

movie-the-lover-s1-mask9

接下来,哪怕“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哪怕“物是人非事事休”,哪怕“想当年铁马金戈”,生命会终止,但当年如花美眷,铁马金戈或者海枯石烂,都已经定格在那里,无人能夺走,也不会随着时间而淡去,成了时间里永恒的瞬间。

跌落的天使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 《天使之城》

天使向往人间这个命题本身就具有了无限的“浪漫”情怀。

最后她没能留下来陪他,一场意外夺去了她的生命。剩下他一个人跌落到人间,感受着晴雨冷热,剩下他一个人回忆着她的味道,她的嘴唇,她的头发……

是上帝的玩笑吗?

突然间我明白,这不是玩笑,这才是生活。你跌落到人间,你失去了一个爱人,但是你还是活着,继续感受着阳光温暖,感受着秋雨寒凉,感受着沙子在脚下的刺痛,感受着黄色的梨在口中的味道,感受着人情冷暖;碰到以前的天使朋友,更认识新的人,见到新的世界……

这不就是我们吗?

我宁愿相信我们都是跌落了的天使,只是我们当中的有些忘记了来到人间的初心只是为了触摸到爱人的头发,闻到她的香味,感觉到她的温暖……

1998《天使之城
尼古拉斯·凯奇
梅格·瑞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