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不再理解

 

生活中,我并不是个特别热心别人事情的人,虽然如果周围人有困难我会尽力帮忙。

坐地铁每天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我从不坐“爱心座”,偶尔会有座也愿意站着——一来减肥二来感觉不需要。今天照例坐下之后看小说,进来流行的马克·李维的一本,引人入胜,不知不觉已到一半路程,感觉前面一个男士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某个座位坐下,平时一贯不太待见这样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除非你刚下了夜班。我抬头看了一眼,他面前站了个明显已经显怀的孕妇,颇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她很无语,我也很无语;便站起来,示意她过来坐——我们之间隔了三个人。她便冲我笑了笑,但我一转身,位置竟然被一个男青年抢占坐了——他一脸的“终于轮到我坐了”的表情。

我冲他白了一眼,“我是给这位孕妇让座的!”他竟然当作没听见!!!继续坐着,孕妇和我都更无语了,这位男青年旁边的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士,见状没说话,站了起来。我们几个女人相互笑了笑,所谓男人。

后来他中途下车了,我并没有坐过去,孕妇看我,其实她是个很美的女人。另一位女士也跟我一样到了终点站才下车,她也没有再坐过来。

整个过程所有乘客都低头看手机或睡觉。发生了命案的大事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更可况只是给一个孕妇让座而已。

真的越来越不了解这个世界了。

读《没有你的故事,你是谁》所感

收拾旧书的时候,翻出来一本看了前20页就搁下的书《没有你的故事,你是谁?》(WHO WOULD YOU BE WITHOUT YOUR STORY?)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读它是什么时候,但翻开之后竟然舍不得停下来。

这是一本有关心理的书,咨询师拜伦·凯蒂关于“反躬自问”的工作坊记录了其中的十五例个案。反躬自问,顾名思义就是问问自己,英文为search one’s heart,似乎英文更加能传神地表达这个内涵了。

生活中可能一些人会关于“反躬自问”将事情的原因归咎于自己,但凯蒂并不是要让人们责备自己的过失,事实上,这里的反躬自问更像是撕掉自己的面具,坦然面对自己,是的也许你的妈妈蛮横无理,也许你的父亲酗酒暴力,更可能你的妹妹还在做一些“让人快乐”的事情(或者曾经),甚至更糟的你可能认为连你的母亲都不爱你了等等,但是(所有事情可能都有“但是”一说)凯蒂认为这些念头都可能只是盘踞在脑子里的一些你对问题的看法,在工作坊中,她展现了精湛的咨询技艺,和“反躬自问”的技能,让坊中有种种困扰问题的人都真正看到的症结。

反躬自问的四个问题是:①这是真的吗?②你能绝对肯定这是真的吗?③当你相信这个想法时,你会如何反应?④如果没有这个想法,你会是谁?之后将你的想法反转过来,并且找到三个例子证明跟先前的想法一样真是,甚至更加真实。

反躬自问很容易会被误解为一种归因方式,即内归因,将所有问题归咎到自己身上,陷入深深地自责。

但是凯蒂所提倡的反躬自问,并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看到事实的真相。如果我们没有在一个重要的测试中获得好的成绩,感到自己整个人都没希望了,陷入了各种愤怒、不甘、纠结、焦虑的情绪中。问过那四个问题之后,再反转想法“我以后都没希望了”“我的人生就此一蹶不振”“我没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等等,结果真的可能是不一样的。

凯蒂会适时给受访者一些情绪的处理,比如对过去某个未愈合的悲伤做一个处理,或者帮助受访者看到一些以前并未看到的东西,虽然都是受访者“自己看到”的,但阅读中我不得不敬佩凯蒂的敏锐观察力和同理心,她并不会触碰受访者的一些深层的问题,但却能让他们及时返回到自己的内心看到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困扰。

但我认为:这种方式并不完全适合“自助”,有困扰的人很可能被这种自问深深地打击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即被自己的非真相的看法困扰。

———题外话———-

码这篇的时候走神去看了一下微博,又一个抑郁症自杀的18岁孩子。是的,你可以说“现在的孩子怎么了?”但是请相信但凡他如果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出路也不会在这个年纪,在还有心爱的人的情况下选择结束生命。如果你有一万个认为他应该活下去的理由,那么他就有一万零一个理由认为没有出路。谨在此表示,请勿将自己的认知当作所有人都应该有的。也愿往者获得宁静。

如花美眷

闺蜜约了一起去看戏,问:什么戏?答曰:牡丹亭~ 哎呀呀一出青年男女的爱情戏啊!我最喜欢了,看他们如何相遇相识相恋相守。

可杜小姐是个忒有心的人,一个梦让她害了一场病,这场病夺走了她的性命。虽说这个梦间接害死了她,可她却从来木有怨过梦神,却满满的感激,能遇到梦里的书生,或柳或梅的。

IMG_1005 放眼前望去谁又会为一个梦郁郁而终呢?到底是出戏,才能有这么样一个人物存在。

梦里的杜小姐一开始矜持又婉约,还些许有点调皮,是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大小姐;游园之后就开始发梦,梦里她捡到了一个书生,长相俊雅,谈吐不俗,于是乎两人便你侬我侬忒煞情浓起来。

杜小姐起初和书生对视一下都会羞愧地跑开,几次三番躲开书生“扑”过来的拥抱;经过几番来回,杜小姐也放开了,与书生对视,还能跟他耳语,更能对他“扑”上来的拥抱泰然处之,且颇能享受其乐趣了,不免生一个念头:这天下女人的变化多是男人调教的。就不怪贾宝玉说世间的男子都泥做的,而女子多是水做的。

这本戏只演到了杜丽娘离世,据说后戏也很精彩。大家自行脑补,什么还魂啦,什么相遇啊,什么感天动地啊…… 或者看原著。

脑子里乱哄哄的,都是杜小姐窈窕的身形,姣好的扮相,头饰服饰这些行头的精致,真是让人疼爱怜惜,倒是丫鬟花神忒不讲究,许是为了衬托杜小姐吧!

只有你自己

我想我是个神经很大条,有些细节不太关注,有些则是关注了并不往心里去,我没有总结过什么样级别的细节会打动我的那根弦——让我欢喜让我忧,但我却龟毛地会被细节掌握情绪,比如一个眼神,一个细微到不能细微的动作。

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看世界的方法都是不一样的,他们有各自的DDG(Delete【删除】,Distortion【扭曲】,Generalization【模式化:此为我的解释,这种模式化更类似于将获取的信息经过删除扭曲之后形成一种应对模式来对以后的信息进行删除扭曲的处理。】),DDG决定了他们如何感知周围世界并作出回应。DDG的形成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他们形成在我们年幼时期,甚至更早的胎儿或者婴儿时期。

比如我们每天通过感觉器官接收到无数的信息,走路的时候,听到路人说话,汽车鸣笛,鸟的叫声等等,大脑并不一定要对所有这些作出反应,所以这类信息极有可能被“Delete(删除)”

我们来看较为复杂一些的Distortion,经过Deletion的信息大脑并不会完全“照本宣科”地来处理,他们会被稍作“加工”,这个环节是NLP的理论中的名词,但我想这里潜意识参与度非常高。在这里,信息为什么要被distortion,怎么扭曲加工法?遵循任何规则吗?完全不得而知。弗洛伊德会说:跟幼年经历相关。比如小时候,你考试得了59分,你记得妈妈教过你,要“诚实”,于是你拿着那张59分的卷子交给了刚下班回来的妈妈,妈妈突然之间发飙了也可能突然之间泪如雨下,总之出现了你不能应付和不能理解的情形,你为此可能还会承担相当的“痛苦”或者“煎熬”,这时候大脑会将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我诚实地做了一件事情——妈妈发飙了/哭了——我遭受了煎熬/痛苦,人的本性是“逃避痛苦”“寻找快乐”的,于是当下一次你考了59分的时候,你可能选择“不诚实”或者换个方式来处理。我希望这样一个例子可以浅显地解释一下distortion扭曲。

然后就是generalization,当类似59分事件多了之后,大脑不可能每次都用Deletion和distortion来处理,他们会“简化”处理过程,凡是类似59分事件的都会扭曲之后再做应对。这一环节的改变需要大量不断打破原先经验的事实,并不是不可行。

所以,我们会看到生活中,吵架或者发生冲突时,一方总会说:“你每次都这样,XXXXXX!”另一方则很惊讶,自己如何就“每次”了?只不过第一次XXXXXX而已啊?于是冲突升级,TA也开始寻找对方的“每次”,于是开始白热化,其实这很有可能真的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大脑为了省事弄出来的模式,以便让更多的能量元和神经元可以处理更加紧急的和重要的事情。

也有人解释这种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为scheme,中文可以译作“图式”,这是一种形成之后不易改变大脑对外界信息的加工处理方式,随着年龄增长,这个图式会越来越稳固——因为图示的改变需要大量的接受新的信息打破旧有图式,这对一个上年纪的人来说,需要重新适应新的信息,这跟他们自身的体力相悖——偶尔还跟社会习俗的眼光成反比,眼光越苛刻,他们越不可能改变。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某个模式有问题,那么请耐心地从Deletion和distortion的环节开始改变,并且需要大量的改变才能改变你的模式,这个过程需要当事人有意志、情感以及恒心才能完成。

可我们总听到:“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总是改不了/听不进呢?” 请原谅,大脑需要时间和信息加工过程来改变固有的模式。这类抱怨只会让当事人更加反感而放弃改变模式的意志。

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TA自己的,无论科技如何发达——也不能真正站到对方的位置去感受他们的感受,所以那些能够跟你哪怕只有一点点“感同身受”的人就显得非常可遇而不可求,哪怕他们身上有一些我们不能容忍的缺点恶习,这场孤独的人生旅途,就不要强求那么多了吧?

以上。

偶遇戏剧

IMG_0358[2]去看这场音乐剧纯属偶然。

打车去剧场的路上,红灯前停了,我在后排,在前排,我看着窗外秋风里一位穿着白色紧身长T恤的男士在甬道上经过,肌肉块明显突突着,我竟幽幽地说了一句:真是闲得,没事穿这么少、这么紧上街干嘛?

原是一句吐槽别人大庭广众秀身材的无聊句子,司机带着墨镜,慢慢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悠悠地说:你们不就是好这口吗?然后,我就听到了笑喷的声音,还带了一句:师傅,您真犀利!

我恨恨地看了一眼还在若无其事地走T台般的帅哥,一时间还是蛮感慨的。

大约这个插曲也暗示了这场音乐剧的基调,嘲讽,羡慕嫉妒恨以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什么。

笑点很多,演员唱功极佳,沧桑的,炫亮的,轻柔的,细腻的……

出剧场时,揉了揉已经有些僵硬了的脸部笑肌,我们决定去买买衣服什么的,刺激一下自己——我森森地知道长袖T恤为何让我感慨。

准备去星巴克的途中,一帅哥拎了一大塑料袋从眼前经过,我一闪——哇,真像那个男主。又一想,你啥时候能认出来在眼前的明星的?

然后,这个认知很快被打垮!——星巴克里坐着刚才的两个貌美如花的女主演~~~

拿着票根屁颠屁颠地过去找人签名!!!!——这种青少年追星时候做的事情,我这“大妈级别”的人竟也…… 后来想想也蛮感慨的。

两位女演员甚是亲和——许是还未太出名吧!

但,

孟京辉的作品——值得看!
蜂巢剧场的价格不贵!
以后看剧要常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