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才是常态

出去度了个假期而已,回来发现很多东西的变化,——当然还有很多是亘古不变的,比如国人的各种“赶”,上飞机赶,下飞机赶,出海关赶,入关赶,总之什么事情都很着急。

其实有时候赶一赶也不是什么坏事,也许就能比别人多点——或钱,或时间,或别的什么。但其实多挣来的也没什么,不过是拿来继续“赶”罢了,永远不知道活在当下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个说法显得我十分愤青。其实我也没那么脱俗,偶尔也会赶一赶,比如下一班车要过半小时才来,而这会儿这一趟离我仅30米距离;或者deadline还有半天,也是要在电脑前发愤图强一下的;又或者自己排了很久的队,被其他刚来的人给掐了,这种拉低了整个社区的素质底线的人就该拉出去关禁闭……

假期很愉快,同行的都是家人,很享受的日子。每天坐地铁出行,到了市区便用步行,差不多也走熟了巴黎那些景点,累了坐在露天咖啡馆里喝杯咖啡,想走了继续随便走走,惬意极了。

这一次也许能写一篇像个样子的游记吧?

无题

豆瓣有个活动,问题是:你们有没有什么事情是在忘记后,又在某一刻突然想起来呢?以下这个答案是精选中的一个:

从未有勇气翻阅过去的日记,要么琐碎无聊,要么黑暗压抑,要么虚伪做作,对日记仍有欺骗。快乐时无意记录,阴暗肮脏时不敢记录。

大概有日记习惯的人,多少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我怎么会写出那样的句子?”“我怎么会那么幼稚?”“我那时候真是太傻了”……等等之类的,但也许心底里还有一些是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更不敢写到日记的自己的阴暗,自私,势利,嫉妒等。

我们穿得体的衣服,行为举止有礼有节,工作积极努力,可能最后的目的只是为了维护一个莫须有的“形象”,在人前我们极尽能力表现完美,力求面面俱到,人后又不免会偶尔怀疑生活或人生。我们每天关注时事关注新闻热点,生怕一个跟不上,就没法跟上朋友圈的节奏,被扔到了圈子外面。但,我只想问,那些真的重要吗?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你还会记得今年的热点吗?你还会记得自己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做了一件丢人的事情吗?你还会记得小时候因为嫉妒同桌有好看的铅笔,而将TA害怕的昆虫放进TA的铅笔盒里吗?所有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会记得依然是想去看的风景还没来得及去,想去见的人还没见,想为爱人或孩子做的事情还没做……

然并卵。

我们依然会下意识地被媒体带动看各种热点和新闻;我们依然生怕被甩在圈子外面……

只愿能早日清醒面对现实。

我不大好

这个春天——注定会命运多舛。

离职似乎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细算起来也不过一月有余。深深滴记得离职那天,走在寒风潇潇的路上,不顾行人偷来的诧异眼光和我脸上的妆,我哭得稀里哗啦。闺蜜惊异地说:你还是离职离得太少!而只有我知道,我这一走,不仅仅是离开了这个岗位这个公司,更可能告别的是由来已久的“舒适圈”。

被人赏识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不会宣传包装自己的人来说更是。原公司的老领导将我召回去上班的时候,正是我在就休养了三年以后最低谷的时期,雪中送炭的恩情让人难忘。被新东家招过来也是冲着一些可发展的机会,但未来会如何,谁能知道?

这个舒适圈,我稳稳当当地躺了好几年,虽然是重操旧业,但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三年休养期前的辉煌,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旧有的辉煌和业绩只留在了历史里,重新回来的我根本找不到旧时的客户群,建立新的关系又何其艰难?只能苟延残喘地吃老本,离职的原因虽然并不是因为我的业务,而是公司的整体业务难以维持,继续在这一行当下去,我也并没有什么优势了。

新的公司是个初创公司,各方面都需要操持,跑银行税务自不必说。团队建立尚在继续,业务机会不少。对于一个已经四张的人来说,重新开始似乎晚了一点,而我也只能随着命运的起起伏伏。以前并不相信有命运这种东西,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和创造命运,现在只会觉得那时候的我——真好,还会相信这些说法。命运就是个——你进他退,你退他进的东西,就是个在你觉得自己无路可走的时候假意拉你一把,又在你觉得顺风顺水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的东西,就是个爱开玩笑又不知时机的东西……

前几日看《意外空间》,这真是个好片子。将生命是一种无意义的重复的这层意思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重复的不仅生命,还有历史还有……尼采说,整个世界就是无限的轮回,这话深得我心。眼看春天到了,枯了一冬天的草木都绿了,这难道不是一种重复吗?

看了猴哥的“你还好吗”一篇,突地就行云流水地码了这一篇,以作应答。

以上。

地狱

日前开始看《神曲》,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世界文学史上三大作家之一,欧洲文艺复兴的开拓者,因为写了此书可谓千古扬名。

《神曲》分为三部分,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国篇。我还在地狱篇中徘徊,涉及当时的典故和人物颇多,因此一本不厚的的册子倒有一半用来注解其中典故和人物的。典故用的多自然是读书多见闻多,从古希腊文明时代到中世纪的欧洲,他旁征博引,至少有一半是我不熟悉的人物和典故——暗自感叹了一下自己曾经“假装世界历史老师”一段时间,我真是太对不起那时的孩子们了。

这地狱第一层在作者笔下是苏格拉底,荷马等人,当时我就想,我擦,这么大的人物也只能去地狱?

后来再看,MD,在第一层的都是“好人”了。从为数不多的关于但丁的生平记录中,不难看到,这越到后面的人物越与作者的时代接近——不完全概括,不由让人产生当个作家真好的感觉啊!

最近码文又有瓶颈,可能是春天来了,人非常浮躁。偶尔会想,如果但丁生在互联网➕的我们的时代——并不敢这么想下去。毕竟《神曲》这样的诗歌,没有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几年的时间,又如何能写就呢?毕竟现在的互联网下,能红上一个星期就算是不错了,如何经得起消失几年?

有时也会想,网络时代下的文化到底会如何走下去?还有传承吗?每天低头看着手机——看新闻的,看小说的,玩游戏的,看视频教程的,这一切的一切来的似乎都那么“容易”,但实际上能记住的有几个?今天的热门必然被明天的取代。以前觉得爱三年很容易,现在似乎爱三个月似乎已经是几个世纪那么久了……

这一生漫长,地狱怎么装得下?

世间万事渺小至斯

整个二月过的十分健康,晚上十点前入睡,早晨五点起身,码点字或者写晨间日记,然后做早饭或再准备一个饭盒当午饭,时间也十分紧凑。

二月还在读《语言与沉默》,获益很多,让我对写文章和阅读有了新的认识,也激励了我继续码字码下去。语言虽然在传递思想上的作用有限,但也要感谢语言让思想可以传承,纵然理解上千差万别。

其实——还蛮喜欢古希腊文明时代的社会,生活就是戏剧舞台,舞台就是生活,每个人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沉浸在“幻想”中的世界也许是我不对,但你怎么知道你的世界不是你自己臆造出来的呢?

标题是一句台词,后一句是“没什么值得惦念的”,只是——说话人也并没有能做到什么都不惦念,纵然自然变化无常,作为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愁的人总要用不同的情绪和情感对这些变化作出反应的。

已经进入三月,早晨每到四点五十便会悠悠醒转回来,有时候反复回味一下梦里的“故事”,或者闭着眼睛想一下最近几天的事情。

小朋友也开始面临小习作的练习,有时候压力大了,他会写作业的同时王顾左右而言他,时间便在左看右看中耗尽,直到快要睡觉的时候才恍然,但作文本依然摊在桌上,只有开了头的几个字趴着,他便更焦虑了;我努力回忆自己小时候写作文的情形,似乎是要说的太多,而自己的笔尖太慢……我并不建议看太多的习作范文,虽然短时间内会有助于作文分数提高,但长远来看,思维模式被禁锢了,倒不是什么好事——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作文常常当作范文被念的我,现在写文章被鄙视“太过散文”了……

RT,毕竟短短几十年,谁会在意你写过什么想过什么爱过什么恨过什么?最在意的始终是只有短短几十年生命的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