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克斯的离开

高中時候買了《百年孤獨》
看不到一頁就被我扔進了書櫃最高那一層
十八年后
我再次翻開
一字不拉地讀完
後悔自己當年那麽不懂事
這麽一本奇幻絕妙的書,怎麽就能放下?

後來又讀
《霍亂時期的愛情》
《枯枝敗葉》
《我不是來演講的》
《一樁事先張揚的兇殺案》等等
人物的刻畫,細節的選擇和描寫,整體文章的把控
都彰顯了這位偉大的作家的功底


今晨傳來他已因病離世的消息
讓我神傷了好一會兒
覺得他就該和他的作品一樣不朽

可他還是個人會有生老病死
但正因為有死才會獲得更加精彩!

想到了另一位我的偶像歐文·亞龍先生
他的網站顯示又有新作《斯賓諾莎的問題》(The Spinoza Problem)

珍惜當下的每一秒吧!

关于域名

自2007年初建博客以来,有7个年头了,那时候的WP还刚刚发布了1.5而已,现在已经3.8了。

我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域名换过无数个,从起初的fairysherry到sherryblog再到后来的种种,直到2012年确定了这个hisherry.com的域名之后略微稳定了很多。我深知这个习惯对与建立独立个人网站是致命的,但思想是不受世俗教条禁锢的,所以我随性地换了这么多次,直到想要定下来hisherry.com的域名时。

起初在name.com注册了,之后因为空间转移到了国内的,所以将域名也转了过来,这是所有问题的开始。经过了几番折腾之后,我的空间又到了国外,域名也想转过去,这是2012年圣诞节的事情了,但是国内二级注册商说无法解除绑定,需要联系上级域名商,于是一联系就是一年,直到2013年的圣诞节还是没有任何回音,一向随遇而安的我也找到了ICANN,一封投诉信终于让上级域名商注意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没有什么google rank的域名。

经过几个回合的邮件和声辩,终于在今天我成功地将域名找回,并重归name.com旗下。

仿佛一场闹剧,一切结束后又回到了起点。

不一样的是——我也真正认识到了国内的注册商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也许他们真的联系了上级服务商,只是一直未果。但域名事件总算尘埃落定了!

臃肿如我省了买衣服的钱

北京的冬天就这样来了,一夜北风就将秋日的一点余温尽扫,早起就是清冷的天空,蓝的像梦里出现的一样。

翻到了一件09年的大外套,发现竟然不是那么大了!终于再一次看到镜子里胖了很多的我,眼神面庞还是一样,只是身体大了几圈,每次想到要努力让肉肉回去或者消失,一不喜欢运动,二食欲不减,这些肉是怎么来的?我可以让时光倒流吗?

终于买衣服的愿望一天天减少,看到试穿镜子里那个臃肿的身材,我想这件衣服真难看,买的欲望荡然无存。想起来那时候他说,等你吃胖了就省钱了,至少买衣服的钱省了,这是什么人的高瞻远瞩又如此恶毒?

应了大师兄的那句话,“我开始接受理想终究只是一个词语,与现实无关。” 我是那么地挣扎想要抓住理想的尾巴,到这里不得不说也许他们早就消失,或者本来就不存在,只是他们拿来哄孩子的故事,长大了故事也就不解自破了。

重来一遍也许还是这样,我有点累了。

槐树花下读书

图片来自网络

兴高采烈地背着大单反回家

准备给那几株芍药拍写真却发现他们都带着骨朵
娇羞默默地略展神采着实不太适合大面积写真

只门口的那些槐树花挂满了花。
这些日子每天早起就去小公园里拿本书溜达
海灵格的《谁在我家》配上各种鸟语真是美妙

又这几天槐花都盛开了微风过处花儿纷纷飞落
有孩子和老人经过像是仙境般的感受油然而生
《谁在我家》是关于家庭排列的书介绍了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的方法
借助这个方法他老人家将很多无法接受并且隐藏极深的家庭内部问题
呈现他的学说遭到了两种极端的态度极度追捧和极度诽谤

我冷眼看着他有很多地方还是值得推崇的超越善恶,超越爱情等
但有些地方确实也招人非议比如其学说没有系统并且可靠的科学论据

当然心理学很多学说都缺乏科学论据感觉的东西怎么衡量?
我今天爱你1斤还是20小时?
又或者我今天伤心了10焦耳?

感觉也分很多种,如海灵格说的原生感觉,派生感觉,系统感觉和超然感觉
这其中最不可靠的就是派生感觉它可以被意识控制或者被情绪控制

海灵格对精神分析有一些理解比较有偏颇(个人意见)导致我对这个家排持部分保留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