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错了,但绝不后悔[乃里子向]

[本文有电影版的情节剧透,请酌情阅读。]

致木下纱和以及北野裕一郎

那天一早他洗漱干净,出门的时候说:“今天可能要晚一点,可以不用等我吃晚饭!”他今天要去三滨做一个演讲,我送他出去,跟他说“路上注意安全”。

自从三年前的事情之后,我将研究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搬到了家里,那件事和那个人再也没出现在我们面前,再也没有被提及,可——他对我的态度却依然不温不火,相敬如宾,跟之前虽安静却也有热情如火的他完全不同了。

我回到房间,将衣服扔进洗衣机里,给妈妈打了电话,她告诉我父亲的心脏最近不太好,让我抽空回去看看,我看了时间表,只有下周四有时间了。妈妈又问,我们为什么还不要个孩子?三年来我数次含糊其辞搪塞过去,“乃里子,裕一郎他……”

我立刻说:“妈妈,他对我很好,只是我们都很忙,他刚去了横滨理科大学不久,很多事情都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才行啊!所以,放心吧,孩子很快就会有的!”

妈妈似乎不相信,但也没再说什么,“乃里子,我知道你有事业心,但孩子的事情,依然是男人们在意的,你对他也要多贴心点,偶尔放下些身段,嗯?!”

放下身段?三年前若不是放下身段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那个女人!!!我叹了口气,敷衍过了母亲之后,回到电脑前,这一篇论文是要进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年度生物学论文集的,已经准备了近一年,成功的话,我会站在世界最高等级的生物学论坛上,以亚洲最年轻的女性身份,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是我从小就给自己立下的目标。

我从未跟任何人说过,我知道说了他们并不会明白,他们只会认为生为女人自然,家庭才是最后的归宿的,我从小到大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是一流大学的教授,是各自业内的佼佼者,我这个唯一的女儿自然更不能让他们丢人,我也要成为自己这个领域的佼佼者,不能因为我的性别就剥夺了这个权利。

整理了几乎一整天的资料,听到开门声,我才意识到天已经黑了,还得做晚饭,三年了,这件事情始终不能适应。

他到家如常地跟我打招呼,放下包,将采样盒子从包里拿出来,一切都跟平常没什么区别,但他身上的气息似乎不对,三年了我们都小心翼翼,谁也不主动提到那个名字,我问他,研讨会是不是顺利,累不累,好不好玩这些有的没的,他都一一回答了,一切看上去都太正常以至于让人感觉不正常了。

夜里熄灯睡了,我伸手从背后抱住了他,这几年来,虽然对这件事他从不主动,还都能勉强配合我,那晚他却意外地将我推开,“睡吧,我累了!”

睡吧,也许真的是累了,毕竟出差,研讨会做演讲也很累的!

周一回娘家看了父亲,母亲做了我喜欢的和牛,母亲的手艺还是这么好,连裕一郎也赞誉有加,那时候他常常假借师母的菜做得好到家里来,只为了能吃完饭跟我出去散步,那时候他就是不爱说话,散步的时候也不来牵我的手,直到确认了关系才第一次吻我。

那是个夏日的夜晚,刚下过雷雨,没那么闷热,我们在离家不到1公里的学校里溜达着,他牵着我的手,我穿了一件粉色的连衣裙,作为女人,我对自己的身材和相貌还是有些信心的。

我停下来,想问这条裙子漂亮吗?同时停住的他,几乎是羞涩地问:“我可以吻你吗?”我低着头,这种事情难道不是直接做的吗?还需要问吗?微微点了点头,他将我拉到了身边,吻了下来,起初是小心翼翼,后来是狂风暴雨般的……那是第一次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意原来也这么浓烈,又或者那只是作为雄性的一种本能?

在父亲的那些学生中,他是看起来最可靠的,我们如约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我并没有像大多数女子一样退到家庭,这也是我们在结婚前就商量过的,裕一郎自然是支持我的工作的,毕业时唯一的留校资格,父亲想要给他,但他还是让给了我,他自己去了那所中学做了生物老师,日子就这样过着,我的学术研究也日渐提升,得到了各位前辈们的认可和称赞。

从娘家回来,天色已晚,他似乎正在研究萤火虫,我随口说了一句:“对TA还真是痴迷啊!”他身体抖了一下,抬头看着我,这一点反应让不好的预感更浓烈了,他情绪波动的几率极少,难道……?不会的不会的,四方协议说好了的,永不相见的,我应该相信裕一郎的!

又是一周的周四,早晨收拾行李说要再去研究萤火虫,我顿了顿正在打字的双手,起身去阳台收衣服,还是回头嘱咐了一句,“早点回来,我还是想要个孩子!”如果他正在做什么坏事,这句话也许能提醒到他吧,我在心里这么说。

他略略犹豫了一下,点头“嗯”了一声。

电脑屏幕上还是停在他第一次从三滨市回来的那一页上,胡乱揪了一下头发,我还是开车往三滨市的萤火虫保护区去了,我不能让自己永远停留在这一页,无论事实到底是什么我必须亲自证实。

又一辆公车从保护区那边回来,车门开了,下来一位老人,跟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然后是裕一郎,提着早上出来时候带着的包,他停下来,似乎等后面的人,接下来下来的人,是个女人,是的,还是三年前的那个女人,一副楚楚可怜无公害的样子,他跟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他们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

我应该要像三年前那样,计划好一场捉奸大戏,让舆论都站到我这边,应该……但,有什么意义呢?到头来,他还是找到了她,他们这是要去爱巢欢爱吗?他所有的热情都放到了这个女人身上吗?我低头,深深滴低下头去,我不想看到这一幕,我不该来,这一切都不该发生,从多年前那个雨后夜晚的吻开始都是错的!

犀利的鸣笛声提醒了我,我摁到了汽笛,抬头看到这两人慌张地看着我,而裕一郎一如以往的,站到了那个贱人的前面,仿佛我是个魔鬼会随时飞过去吞掉她一般,我的心仿佛被他这个小小的动作都刺激到了,作出了最激烈的反抗!

为了给大家留点面子,我选择去酒店开了间房。既然必须要跟她在一起,那就在一起吧!只有一个条件,你们两个当我的面做一次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怎么享受怎么沉溺其中的,那我就死心了!

这件事情对他们是不是很简单?反正是操练了很多次的了,不过多个人看,做完了还能得到梦寐以求的离婚协议,他们为什么扭捏?做给我看吗?假装纯情?不过是公母交配的动物繁衍法则而已!

他却狠狠地推开了那个贱人,他是后悔了吗?他到底还是更爱我吗?看着那个贱人被摔在地上,我的心里多少解气了,自家男人还是得带回去管教吧?

她却起身夺门而出,裕一郎几乎疫苗都没犹豫,跟着她就出去了。

哈,哈,这就是我的丈夫,签了四方协议的丈夫,那个在初吻时会征得我的同意的现在的丈夫,他现在追随另一个女人出去了,撇下了我,明明我才是那个受害者,破坏家庭的人分明是那个女人!

回家之后,他将自己的衣物统统打包了起来,放在客厅间里,只留了一封“离婚协议”在桌上,哪怕是三年前的捉奸之后,他也没有这么坚决地要求离婚过,依然是为了同一个女人!

我不能同意,不能放他走,让我的丈夫成为别人的,让那个贱人从此以后幸福快乐,而我只能独自过完一生,这不可能,这完全不能接受,没有他的夜里——哪怕只是抱着他而已——我要怎么过?让他到另一个女人身边,他们欢好愉悦,他们从此以后幸福地生活下去?而裕一郎的人生里再也没有我出现?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过是比我温柔些,别我更会讨好男人罢了,那么难攻克的学术议题我都能拿下,挽回一个男人的心也并非能难倒我的!我每天做好吃的等他回家,但他总是吃完了才回来,而且自己睡在沙发上;洗完澡,我故意穿着浴巾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没有抬眼看我,我就故意蹭过去,可无论我怎么撩拨,他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地说,“别演了,我们放过彼此吧?”我说:“可以啊,让我有个孩子,我就放过你!全当作给我的精神损失费了,好吗?”

他没有去见那个女人,生活就是学校研究所和家里,按照动物的本性来说,他应该不会拒绝我的示好。屡次失败之后,我放弃了这种讨好战术,对着那页论文的电脑屏幕,我却想不出新的点子,论文也罢,和他的关系也罢……

母亲来看我,被我的样子惊到了,“乃里子,你不要这样亏待自己啊!他——他不值得啊!你还年轻,还有机会找到更好的男人啊!”

这些话母亲说过几次,但我都搪塞过去,怎么可能有比他更好的男人?他既温柔又内敛,他对我——以前对我那么好,你们不懂,我不要放手,绝对不要!

很快,他就搬了出去,搬去了三滨,他对学校说是去研究萤火虫,但大家都知道他是为了那个女人,我表面上还要说“支持他的事业”,但我知道大家“真是个超有理解力的妻子啊!”的背后都是在看笑话吧?笑话我以前苦心经营的美满家庭形象其实不过是个虚晃,但他决绝地离开的那天,我知道用什么借口都不可能让他回头了。

以后的日子,只能我一个人撑着了。我将办公桌挪回了研究所,我的日程每天都很满,我开始接受带实习生,参加各种学校的相关研讨会议,到家都没空想别的,躺下就能睡着了,虽然身边没有了裕一郎,但睡意袭来的时候,我也能抱着枕头假装是他睡过去。

离婚在办理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开了,几个曾经追过我的同行业者竟也开始揶揄我,荤段子也开始扔了过来,自然被我一一怼了回去,自然没人再敢遭此,但每每回到家里空荡荡的屋子还是在提醒我,他此刻正陪着另一个女人快乐着,这个念头让我不止捏碎过一个杯子,手划破了,我也只能自己清洗包扎,整个屋子那么大,却只有我一个人。

一个休息日,洗了堆积一周的衣服,阳台上晾衣服,也许是鬼使神差,我从阳台上跳了下去,往下坠的时候,我突然就后悔了,明明该死的就是他们,为什么我要死?如果能活下来,我必让他们付出代价!

那天裕一郎来照顾暂时瘫痪的我,我看到了尾随而至的纱和,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也尝到了被背叛的滋味,哼哼,滋味如何?原来报复之后的感受这么爽!原来让他人尝到了当初自己遭到的背叛竟这么治愈!

裕一郎带我去了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又送我回了公寓,他走进屋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家才是完整的,才是正常的,而他离开不过是一时的,他会回来的!而现在他回来了,他将买回来的东西塞进了冰箱,将其他生活用品放到了该放的地方,他还记得我的习惯,他还是爱我的……

他将味增汤放到了锅灶上,我努力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从他背后抱住了他,他身体紧了一下,随即将我抱住他的手拉开,将我安置回轮椅上,“乃里子,别这样!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办离婚。”

“我知道,但你——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对吗?你还记得——记得我们去度蜜月的地方吗?我们再去一次好不好?什么论文,什么事业都不如你重要,我的腿很快就可以好的,你回来吧,我——我一切都听你的,好不好,好不好?”我低着头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我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说:“我要走了,锅灶上的汤你自己看着点吧,我改天过来拿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你多保重!”

在这几句话之间,我做了一个决定,抹了一下眼睛,“我开玩笑的,裕一郎你当真了呢?这么爱她就好好珍惜吧!我没关系的!”送他到了门口,他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我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不到一个星期,家里来了一位访客——纱和。她进来看到我在轮椅上坐着,表情很复杂,也许心里会说“活该”吧?不过我在厨房料理台,手边就是刀具,洗干净了橙子,我拿起小刀准备切了,一刀下去,橙子就切开了,那一刻我恨不得自己切的是她的头颅,切开来看看到底她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来破坏我和裕一郎原本平静美好的生活?但我忍住了。

我随便说了几句软话,她便跑过来跟我说“对不起”,三年前都没有听到她说对不起,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算了吧!就这样吧,像母亲说的,放过裕一郎也放过我自己吧!

我问她,可不可以让我继续叫他“裕一郎”?

她说“不可以”,她竟然说不可以,我还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就敢说“不可以”,至少可以含糊其辞地敷衍一下我吧?

这个男人以后就完完全全跟我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了,我只能称呼他为“北野先生”了?!倒橙子茶的我僵住了,茶壶可能还是烫的吧?我也不太记得了,但那时候只有一个念头:以后裕一郎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了!!这完全不能接受,他是我的从一开始他就是我的,为什么会成为一个跟我没有关系的人?

接着两个星期,我努力做康复训练,累到虚脱也继续努力,康复院的护士小姐每每都说:“北野太太真是努力啊!”

终于可以自己开车的时候,我给他发了信息,告诉他过来拿离婚协议吧!他回复的信息很快就到了,“好的!我明天下课之后过去取!谢谢你!”

眼泪还是不争气地看完这一行汹涌而出,多着急才会这么快就回复我的信息?是那个女人等不及了吗?

门铃响了,是他,还是那个干净利落的他,气色还好了很多,在那个女人身边就这么幸福吗?我拿着空白的离婚协议出了门,借口送他去地铁站,他也就信了,他依旧是那个老实巴交的裕一郎。

路上我提议直接送他到三滨,他拒绝了,说怕麻烦我。

我问他,到底为什么选她不选我?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女人了?

我瞥见裕一郎很紧张,也许是因为我把车速提得很高吧?也许是我的问题让你紧张了?我真的只是想知道而已,作为生物的人类,择偶时也是遵循要找基因最好的那个,因此可以诞下更优质的后代应对自然的优胜劣汰,很明显我是那个更优质的那个啊!你怎么会选择一个各方面都比我差的女人?

你说:“我也不知道!你冷静点,我也不知道!”

前面一个大拐角,是个好地方,既然你也不知道答案,那么让自然或者命运来选择吧!我将车开出了护栏,“砰”地一声,车飞了出去,一时我们都失重了,你只闭着眼睛,你在想她吗?你手捂着的是准备带上她给你的戒指的地方吗?对不起,我只能选择这样,我无法过没有你在我的世界的生活,我无法放你去跟那个女人名正言顺地一起生活!

被一阵痛疼醒,全身都是支架撑着,我却还没有死,睁开眼睛看到母亲担忧的眼神,我轻声地问:“他——死了?”

母亲眼泪簌簌地落下,我猜对了,我却莫名舒了一口气,我宁可他死了,也不想以后的的日子每天都被“你们幸福地在一起”的事实折磨。

父亲并不愿意接受他的遗体,但在苦苦哀求下,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其间纱和来过两次电话问遗体的处理可否商量,我只有四个字回复:“没有商量。”

一个月后,我身上的支架拆得只剩下不影响活动的程度出院时,我看到了马路对面的纱和,她这个样子可真难看,不过我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每天夜里都梦见裕一郎,梦见车祸那一刻,他睁开眼睛看着我,质问我,我无言以对,最后被惊醒。

母亲也看到了她,她拉我进车里,但我甩开了她,她飞奔过来说有事要问我。

我上了公交车,她跟了上来。她应该会问我,裕一郎临死前说了什么之类的吧?我便主动先说,很抱歉,裕一郎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临走前他还在跟我道歉。

我以为她会问为什么,但她却只问“戒指”的事情。那天我开车想着怎么实行计划,随便问问他以后的打算,不过是转移话题让气氛轻松而已,他却认真地说,“要去登记,还买了戒指,虽然不贵。”但他这样幸福地憧憬着未来,是因为这个未来里有纱和吗?

既然裕一郎都走了,我也没必要保持什么风度了,“什么戒指?”

她就木木地不说话了,我下了车,母亲他们的车跟了上来,下车的时候因为躲不过疼,我摔在了路边,她过来扶我起来,我看她脸色很差,心里莫名地兴奋,“你恨我吗?”

她想了想,竟然说“不恨”,真是个贱人,明明就恨我吧?恨我撒了谎,恨我是那个活下来的人?“但我恨你,接下来的日子活一天我就会恨你一天,你好好保重吧!”

我拄着拐杖走向迎过来的母亲,这一场终究还是我赢了,虽然这代价并不是我想要付出的。

学校给了我一年的假期,让我好好休养,学术的事情可以暂缓,实习生也转移给了同事,我也暂时住在了母亲那里。

很快我便康复了,虽然走路时还略能看到受过伤的痕迹,我又开始了以前的为了工作忙碌的生活,我搬了家,离研究所更近了,每天步行着,很快路上的樱花开了三次,第四年的时候开的特别粉嫩夺目,一抬头看上去满天空就剩下樱花遮天蔽日的喘不过气来。

树下都是拍照以及赏花的人群,这时人群里出现一个小男孩,带着眼镜,眉眼看起来十分熟悉,他正在抬头看樱花,这神情与活着的裕一郎像极了,我仔细看着他,不禁想如果我和裕一郎也有个孩子会不会也跟他一样可爱?

“念裕,看妈妈,笑一个!对~~”这个声音还是这么熟悉这么讨厌这么让我恨到骨子里。

不远处,那个叫纱和的女人,拿着相机,这个孩子——不会是他们的?一时之间,我瘫坐在了路边的椅子上,谁说我赢了?这过去的三年我时时被噩梦惊醒,我的日子看起来精明利落,但实际上内里已经溃烂找不到一处完整,而她的身体里却孕育并生下了裕一郎的孩子!

那个叫“念裕”的孩子咯咯地笑着朝纱和跑过去,“妈妈,念裕爱你!在天上的爸爸也爱你!”

全文结束。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给乃里子一个死亡的结局,但又想,这样她就能和裕一郎在天上团聚了,那怎么行,纱和还没去,这次不能让她再抢了先,所以就这样一个开放的结局吧!]

[也请看剧看文三观先行的不要过于苛责了,这只是个非官方的YY而已,喝杯茶,抬头看看天,生活其实比这更残酷,我不想宣扬什么,也不想过寓教于乐来教育什么,仅写文自娱罢了。]

你有喜欢过老师吗?

你在学校做学生时尤其是中学时代,有没有特别迷恋某位老师?我想了想,能记住的老师都是几位教学很厉害,轻轻松松让人把知识掌握了的人,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高中时候这两科都是男老师,个高,人瘦有才华——至少上学的时候是这么认为的,偶尔也会想象自己将来的男朋友如果是这个样子——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约会是上课的既视感,崩溃ing。。。

但是,备不住有人会喜欢吧?以前我们的高中班主任就是娶了自己的学生为妻,当然是不是后来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是another story了。娶学生的先例好像还不少,多数是男老师娶了女学生的个案例子。当然著名的女老师嫁给了男学生的就是那个法国现任总统了吧?虽然老师是“补习”老师。

话说老师跟学生结婚的路程并不象结果看起来那么简单。多数都会到了不再是师生/师徒关系才会真正在一起,有些年龄差距大的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坚持吧?

学生毕业后见识多过了在学校,也遇到了更多的同龄人更多的机会等等都可能让学生的那份“痴迷”淡了,好吧好吧,不排除有一根筋到底的人,所以他们嫁给/娶了老师了啊!那个“another story”也许可以写个剧本拍电影了呢,真是跌宕起伏荡气回肠啊!

文学作品里师生恋能“修成正果”的似乎倒不如现实了,师生/师徒恋多半是分道扬镳结局,但生活里哪那么容易有结局??结局这样的事情不都得等到生命结束吗?

这两天刚码完小文一篇,无法进入新文,就又看了一部《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以“我只想喜欢这老师,都不可以吗?”开始,到最后毕业走出学校,终于可以牵手在太阳底下说“遇见你真好”,真的是暖到心了……

视频截图,全体演员颜值在线,主演演技都在线,故事老套些,但刻画沿袭了一贯日本电影的细腻风!这片子滤镜用的太好了,打光什么的太美妙~~~

这个镜头是老师被再次表白的学生感动了,完全没控制住自己就抱住亲了……结果就是自请调任
广濑铃美好的容颜,她嘴角笑起来不露牙齿的时候,有一个优雅的弧度往上,跟别人不一样
这是影片开头的一个镜头,冗长的校长开学致辞,学生打哈欠看窗外,老师打哈欠瞥见了学生,就这个镜头……
最后终于毕业了,也能这样在校门口亲亲了。

很抱歉没能给你生对月匈

[码完一篇之后,感觉自己还在旧人里打转,没法开写新文,就无聊找来供“花痴”的电影来看,这种时候当然找个颜值高的主角来看了,结果……]

虽说外貌协会的人可能会错过一些精彩的故事,但这一次没有。

起初生田斗真的这个扮相,内心是拒绝的,《先生!》里那么呆萌的男老师模样,怎么能成了这个衣着秀气,所言所行都透着女人味道的人呢?这部剧里生田的颜值不是我期待的,但故事剧情倒是让人喜欢并且有些思考的。

好几处编织的镜头,其实没有围巾,没有手套,也没有毛衣,好多彩色的编织毛线丁丁以及毛线胸部(话说为什么没有全部统一颜色呢?108个丁啊,得多少碎线头来织?),一个“女人”,教会了女孩子织毛衣,给她做便当,为她铺床,抱她睡觉,除了没法给出生命,作为“女人”能做的她都做了。

但片尾还是回到了“正道”上,孩子还是要回到母亲,真正的母亲身边长大,正如这个真正的母亲说的,“你能教她例假来了该怎么办吗?你知道胸部发育的时候,要怎么办吗?”(K,真是句句戳心窝啊!)说实话还蛮不喜欢亲妈一副“我生了她她就是我的”的莫名占有欲的,你生了你倒是来养育啊,没事喝到半夜回家,要女儿照顾家里琐事,没事只能吃外卖,你也不嫌丢人……

到底是女孩子的灵魂却放到了一个男孩子躯壳里先,还是男孩子错误地认同了自己的性别先呢?人性化一点看,也许是前者,但社会化地看,显然是后者,那么就是病,得治!可是,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