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过去一半啦

暑期算是过去一半了,这一半的暑假过得真是像过山车似的…… 在北京的欢乐谷坐过“丛林飞车”,在巴黎的迪士尼坐过“Big Thunder”,都是为了陪孩子,虽然害怕,却依然不能“放心地”让娃自己上去,每次下来都是双腿打颤,心有余悸。这个暑假,虽不中亦不远矣。

暑期开始与“制定暑期计划”和监管暑期计划,因刚刚实现了一家三口的日子,我还在各种适应中,突然多了一个每天在家没P事做只想着屏幕和游戏的娃,家里又从干净利落回到了凌乱……我放弃了各种跟在某些人屁股后面收拾的贤良淑德。

刚刚过去的一个周末,马不停蹄地回了趟江苏参加了一个毕业20周年聚会,回来时看到家里跟我出去时唯一的差别是,阳台上多了几件新洗的衣服。竟有土著的校服,问他为何穿校服,他理直气壮地说:柜子里没找到可以穿的短袖和长裤了!我指了指阳台上晾着的已经干了的他的一批短袖和长裤,他瞥了一眼,颇不以为意。

同学聚会是半年前就知道并开始准备的,因为还要主持活动,我早早地准备了节目,跟另一位主持人一起讨论开场和结束语以及串词等。到了那天还是忙得几乎没有时间跟同学多聊,直到聚会结束,我们几个回到房间,才开始聊这多少年的事情,一直到夜里两点,依然激动得睡不着,早晨却五点半又醒了,和同学们吃了早饭,大热天在市区兜了一圈,苦逼地又去高铁站坐车回京,到家已是夜里九点半多了……

其实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

一个人的战场

生活有了一些重大的改变,这种改变可能在很多人那里早就发生了,在成家的时候就发生了,我想那是幸运的,到了这个年纪才真正学习如何操持一个家庭的里里外外生活运作等等,也不知道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但是对父母这些年的付出,感受很多,最重要的最多的就是“感谢”,可能以后我也会这样为自己的孩子付出并且不悔。

我从一个全职工作妈妈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全职主妇妈妈,这个100+坪的公寓成为我的战场,厨房洗手间客厅成为主要作战区域,这场战争敌我都是我一人分饰,你可以决定几点开始收拾菜,也可以决定用什么方式来“收拾”它们,但这种“自由度”反而让人害怕,NND,不小心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收拾了厨房和北阳台,扔了不少没用以及没用过的,餐厅看起来也整齐多了,仔细想想三口之家,生活所需也真的并没有那么多,可以真正向我想要的“极简生活”迈进了。

其实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间并不短,之前在江苏后来在浙江在北京也算是独立了一段时间。算算就是三个人的生活起居琐事需要照料,但不去做也不会知道做起来有很多的细节需要考虑,有多少是实际操作之后才能有的经验值。

想想自己小时候抱着多么伟大的理想,要如何如何如何,结果一番挣扎扑腾之后,发现自己的池子也就是个脚着地水也就将将没过腰际线而已,大可不必为了什么跃龙门之类的幻想胡乱挣扎,岸边的人看起来,像是一出戏。

那天发呆,想着自己已经四张了,等五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场景还是很清晰的,吓得我呆都不敢再发了。

可能人生最可贵的两件事就是:一、对自己有清醒地认识;二、全面无条件接纳自己;

小神婆说,多事之年,你多保重!

我点头,大家也是!

关于“故事”和“写故事”

Sherry手抄版。。。(点击看大图)“单向空间”的一面墙上,大大地贴着本·雅明写的“写作十三则”,大体就是对写作者的一些忠告和建议,看到之后手抄了下来。

高中时代,书架上就立了那本《百年孤独》,仅仅看了前两页,甚至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看不完这本吧?谁知道过了二十年之后,我疯狂地在一周之内看完了那本《百年孤独》,并且看了很多马尔克斯的书,当然除了名字没怎么太记住之外;在同学们疯传阅琼瑶阿姨的言情小说的时候,我总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这种书有意思吗?”直到同龄人已经厌倦了琼瑶的那种剖白式腔调之后,我总算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读了几本她的书,随后又开始了漫漫的言情小说“补习”,年轻时候欠下的债,总归是要还的吧?

每个人多少都会被某个故事或者影视作品里的故事或者人物感动过吧?但每个人感动的点又不太一样。有人觉得这一篇精妙极了,有人却觉得“泛泛之作”而已。对自己感同身受的故事才会被触动,有些人则可能某种类型的故事或者人物都被触动。

也许你写的故事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从中间看到的那个故事或者他们想要看到的故事,虽然生而为人,我们对故事和人物及其关系都有一些基础性的共同认识,但每个读者/观众对故事的走向和人物的设定却又都带着极其主观的色彩有自己的设定路线:

  • 如果能跟他们的设定对上,你的故事可能会让他们觉得“这很正常啊”“这能理解!”
  • 如果没对上,但却符合作为人类的一些基础性的共同认识,他们可能会觉得“这有意思”或者“我还从没这么想过”,
  •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既不符合他们的主观设定,更无法用一些人类共通的认知来理解的时候,则可能出现“这什么鬼东西?果断弃!”“没意思,这种怎么可能呢?”或者“这就不对了吧?”甚至“作者/编剧脑残吧?”,
  • 但——也有少部分人的反应可能是“哇靠,还有这操作?这不是我梦想的吗?”或者“逆天了,我喜欢”甚至“这种瞎比比还真是奇才啊!”

有人会为一部片子疯狂刷影院十遍以上,但有人也会完全无感,连视频网站出现资源之后都懒得花时间去看;有人会对一个故事反复翻看不厌其烦,甚至会背诵其中句子,但有人连两行都看不下去,“这种东西谁会浪费时间看?”

但有意思的是,这种认知并不会保持不变,因为人们的经历带来的认知变化也会影响着大家对“故事”或“人物及其关系”的认知和设定,小时候看不下去的故事,也许长大了就有兴趣看了,且看的不亦乐乎,小时候觉得没意思的故事类型,可能长大了会认为这种故事为什么我以前没喜欢,真是太浪费了……

有很多人会选择重新阅读,能让人反复阅读并且每次收获不一样的故事,就是经典名著了吧?想以前的作家们是如何挑夜灯构思文章的,再看现在,利用电脑等多种帮助提高效率的工具,也未见的有几篇类似的名著诞生,时间的历练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吧?

很久以前没用电脑码字以前,我的文字都是用笔写在A4纸上甚至再以前是在每周交给老师的周记本上,有过连载一个科幻穿越小故事的,连着写了八周,语文老师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批语:赞叹你的坚持!!当时理解了很久,然后故事就戛然而止了……

后来工作了之后,每每经过绚烂的油菜花田,就会脑海里莫名回荡着一句话:他隐约从花田里越走越近,模样也越来越清晰,他笑着看着我,我也笑着迎向他……现在想想,几乎还是同样的画面,只是这个他一直没有清晰起来。

之后虽然文字流淌的速度比之前用纸笔快了点,但却没见自己能写得更好一些,或者思绪更泉涌些,可见“生产工具”的发展并没有促进“生产力”的提高吧?

你有喜欢过老师吗?

你在学校做学生时尤其是中学时代,有没有特别迷恋某位老师?我想了想,能记住的老师都是几位教学很厉害,轻轻松松让人把知识掌握了的人,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高中时候这两科都是男老师,个高,人瘦有才华——至少上学的时候是这么认为的,偶尔也会想象自己将来的男朋友如果是这个样子——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约会是上课的既视感,崩溃ing。。。

但是,备不住有人会喜欢吧?以前我们的高中班主任就是娶了自己的学生为妻,当然是不是后来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是another story了。娶学生的先例好像还不少,多数是男老师娶了女学生的个案例子。当然著名的女老师嫁给了男学生的就是那个法国现任总统了吧?虽然老师是“补习”老师。

话说老师跟学生结婚的路程并不象结果看起来那么简单。多数都会到了不再是师生/师徒关系才会真正在一起,有些年龄差距大的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坚持吧?

学生毕业后见识多过了在学校,也遇到了更多的同龄人更多的机会等等都可能让学生的那份“痴迷”淡了,好吧好吧,不排除有一根筋到底的人,所以他们嫁给/娶了老师了啊!那个“another story”也许可以写个剧本拍电影了呢,真是跌宕起伏荡气回肠啊!

文学作品里师生恋能“修成正果”的似乎倒不如现实了,师生/师徒恋多半是分道扬镳结局,但生活里哪那么容易有结局??结局这样的事情不都得等到生命结束吗?

这两天刚码完小文一篇,无法进入新文,就又看了一部《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以“我只想喜欢这老师,都不可以吗?”开始,到最后毕业走出学校,终于可以牵手在太阳底下说“遇见你真好”,真的是暖到心了……

视频截图,全体演员颜值在线,主演演技都在线,故事老套些,但刻画沿袭了一贯日本电影的细腻风!这片子滤镜用的太好了,打光什么的太美妙~~~

这个镜头是老师被再次表白的学生感动了,完全没控制住自己就抱住亲了……结果就是自请调任
广濑铃美好的容颜,她嘴角笑起来不露牙齿的时候,有一个优雅的弧度往上,跟别人不一样
这是影片开头的一个镜头,冗长的校长开学致辞,学生打哈欠看窗外,老师打哈欠瞥见了学生,就这个镜头……
最后终于毕业了,也能这样在校门口亲亲了。

很抱歉没能给你生对月匈

[码完一篇之后,感觉自己还在旧人里打转,没法开写新文,就无聊找来供“花痴”的电影来看,这种时候当然找个颜值高的主角来看了,结果……]

虽说外貌协会的人可能会错过一些精彩的故事,但这一次没有。

起初生田斗真的这个扮相,内心是拒绝的,《先生!》里那么呆萌的男老师模样,怎么能成了这个衣着秀气,所言所行都透着女人味道的人呢?这部剧里生田的颜值不是我期待的,但故事剧情倒是让人喜欢并且有些思考的。

好几处编织的镜头,其实没有围巾,没有手套,也没有毛衣,好多彩色的编织毛线丁丁以及毛线胸部(话说为什么没有全部统一颜色呢?108个丁啊,得多少碎线头来织?),一个“女人”,教会了女孩子织毛衣,给她做便当,为她铺床,抱她睡觉,除了没法给出生命,作为“女人”能做的她都做了。

但片尾还是回到了“正道”上,孩子还是要回到母亲,真正的母亲身边长大,正如这个真正的母亲说的,“你能教她例假来了该怎么办吗?你知道胸部发育的时候,要怎么办吗?”(K,真是句句戳心窝啊!)说实话还蛮不喜欢亲妈一副“我生了她她就是我的”的莫名占有欲的,你生了你倒是来养育啊,没事喝到半夜回家,要女儿照顾家里琐事,没事只能吃外卖,你也不嫌丢人……

到底是女孩子的灵魂却放到了一个男孩子躯壳里先,还是男孩子错误地认同了自己的性别先呢?人性化一点看,也许是前者,但社会化地看,显然是后者,那么就是病,得治!可是,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