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轶事(一)

上班途中需要倒换一次地铁,早高峰的地铁里人挤人,你基本上能从大家的呼吸里辨别出伙食情况,包子、煎饼等一类多半是无人给做早点,随便对付一点就出来的;偶尔有稀饭/粥和榨菜的味道的,多半是在家吃了出来的……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早晨的车厢里往往很浓郁的P味,一阵袭来,黯然销魂。

有时候常看到为了争抢座位大打出手的人,多半是两个青壮年人,约莫上了年纪打起来太具挑战性,他们往往会一起下车,然后在站台开打,精彩程度具体视两人各自的体型和是否练过而异。当然男人和女人之间——多半不在地铁打吧?

但极偶然的,他们会在站台上。

三人围着,一个站台服务的志愿者大妈,状似调停无效;男士身高目测178cm,姑娘目测156cm,男士并没有大声喧哗只是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说:“怎么办,我现在脚趾头不能动了!”我瞥了一眼他锃亮的皮鞋,完全崭新的样子。姑娘小声说:“我已经给你道歉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禁吐槽了一下,看你还这么淡定,要真疼还说那么多废话?然后我就脑洞大开——这是不是要赖上人家了?再看姑娘,皮肤黝黑,颧骨处泛着可爱的高原红,也许是车厢里温度高导致的。但——如果我是个男士,这明显不是我的菜,但我毕竟不是男士,而且即便是男士也因人而异吧?

我塞着耳机走了,听见大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么解决呢?不然去车站工作室?这上下车的位置人多啊!”

出站口就是三甲医院,也许男士真的需要去看医生吧?

作者: 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通勤轶事(一)》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