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译文看不下去的时候

s29017096作为一名伪译者,我对于一本书的译者其实也是有要求的。

但这种要求似乎也来的没什么道理,比如多半只会看看已有的对翻译的评价,或者论坛里大家对某位译者的评论,对于一本新出版的书,也只有看看编辑们的胡吹海吹以及对原文作者的信赖来判断是否出手了。曾经因为《荆棘鸟》被删减立志要看原文,这回换了个意大利的作者,真的没有力气再去重头学意大利语了。

相信作者鲁格·肇嘉的原文一定也不会那么容易理解,但看这一本《发展与罪恶》的翻译质量,十分担忧翻译这个行当在中国的前景。相信译者已经理解了“原文”的意思,但堪忧的地方是译者的中文表述——这一点上我也需要自省。

大部分欧洲文字可以成为结构语言,而中文这种古老的语言还是语义语言。所以西方文字注重结构和形式,一个简单的主谓宾结构的句子可以被无限扩展成为一段文字,但是中文确实语义表达的,通俗地说“短句”是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的。

但若修习一段时间的西方语言之后,结果可能是你惯于用那种结构方式来表达了——虽然还是中文,但会被你用各种定语、状语以及补语等等来修饰,这些“X语”其实中文中的表达都是可以切成另一个小句子来表达的,这种转化能力非机器能完成,须得要译者坚实的中文功底作为支持方能达成,外译中其实是一个再次创作的过程,原文并不是译者所著,但译者却需要用自己的能力再次创作,这个过程一旦省略/打折,结果可以小到一个句子的理解困难,大到整本书的理解困难。

翻译的作用其实本质上是给存在语言障碍的读者提供方便阅读和理解的一种方法。对于读者而言,译作的质量虽然并不高于原文的质量,不过一个通篇流畅,不需要不断反复重读的翻译佳作也算是出版社的良心体现了。

整本书内容非常精彩,也能看出肇嘉严谨又血肉兼顾的知识架构,但中文版却看得极其痛苦,理解上需要不断反复地推敲,尤其是一些名词的翻译。相信译者也是花了心思的,毕竟这么一篇纵观历史和社会发展的文字很多并没有先例可循,对社会发展的进程都有自己的体系——心理发展体系,能到这个主谓宾兼顾地表达出来的程度,权且当做“差强人意”的作品吧。

其实本书的内容与《占有还是存在?》颇为类似,仿佛是一箱苹果,一个人从左边开了箱子,而另一个人从右边开了箱子,最终都会吃到中间那个苹果。

作者: 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当译文看不下去的时候》有6个想法

  1. 其实很佩服那些刨根究底的人,原则上也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不过为了看一本书去学一门小语种,还是太任性啦,哈哈哈哈
    经常碰到一些翻译的质量呈现内容递减,就忍不住要去翻下原文,但是时不时要查着字典看,也是real心酸的~~

    1. 当初真有点为了看《情人》跑去继续深造法语的,到现在法语考过级了,小说还停留在第三页上。。。 😳
      一页文字如果要查超过三个单词以上,基本上没法坚持看完了。。。所以,其实高质量的译文还是需要的啊!!! :mrgreen:

  2. 笔译专业的学生飘过~~~
    老师说过,翻译一稿拿去让别人读一遍,那些读起来生硬拗口活着难懂的句子肯定译的有问题,需要重新翻~翻译真是个累活儿啊

    1. 去你的页看了发现你是研究翻译的~其实我只是研究教育的而已。。。
      翻译这个活儿真的不好干,无论是口译还是笔译,口译大概会每天死很多脑细胞,而笔译只能说能踏实坐下来推敲译文的人极少,“大机器”时代,出版又那么不景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