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以下为影片小评,涉及剧情处较多,请慎重点阅。

女主放大招前的镜头。图片来自豆瓣,侵删。

抽午休的空看了部韩国惊悚片,个人认为归结到伦理片似乎更为合适些。

很多人说这是个“女权主义”的影片,但我认为这是人权的问题,是起码的对人的尊重问题。难道说在家庭中被屡屡凌辱又累死累活的人站起来对施暴方说“不”的权利都要给贴上“女权”的标签吗?

女主的生活是真正的水深火热,伺候完丈夫和小叔子的下半身,还要被丈夫暴揍一顿;白天被类似“婆婆”的长辈催着要下地干活,做饭,操持家务;丈夫将妓女招到家里来在他们的房间苟且,女主在门外猛往嘴里塞一盆子的拌饭——我想如果不这样,她可能会哭出声来,然后又会因此而遭到一顿暴揍;更严重的是她看到了丈夫可能跟刚十岁的女儿有着不伦的关系……这件事情若反转成为男人是那个受凌辱的,是不是要被所谓的沙文主义骂个兜底?这根本就不是女权的问题,而是人权的问题。

其实在女二回来之前,女主就这样生活着——可能很多人都这样受苦着,虽然想过反抗,但这样的苦难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至少能让她活着,所以即便受苦,她也忍着,抱着能够去首尔找童年好友的希望活着。

但女二回来了,渐渐地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女主发现了丈夫跟女儿的不伦关系,便去找女二聊天,想让她带着自己和女儿一起离开去首尔的时候,女二却气愤地跟她说“首尔的生活有多艰难有多残酷”,她以为女主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诬陷自己丈夫跟女儿苟且,女主并没有申辩什么,默默地走了,哀莫大于心死。

女主对女二抱有的希望一点点地毁灭,女儿被丈夫误杀,女二竟然冷漠地走开,也不指出看到的事实,这让女主灰心,在女儿刚刚去世,她一个人在太阳底下干活,那帮人在树荫底下纳凉唱歌的时候,她终于抬起了一直弯着的腰,直视骄阳的那几个镜头,女主真是很美了,也是要放大招的时刻到了!她回答那些唱歌的人说:“刚才抬头直视阳光的时候,太阳跟我说了几句话。”当提问者再问时,她便再也不给任何机会了,她举起了手里的镰刀,干惯了农活的她手里的力气对付几个年过半百的妇女不在话下,一会儿她便利落地干掉了三个,跟着是“婆婆”也就是丈夫的姑姑,实际上姑姑是跳海崖撞石头上死的;这时男人们坐船回来了——其实也就是她的丈夫和小叔子以及一个常来占点便宜的开船的人,女主将小叔子的头割了下来挂在树上,又来对付丈夫,但丈夫已经有了防备,但最后是被女主砍了最多刀的,而临死前丈夫还抱怨女主像木头一样完全无法激起他的兴趣他才去召妓的……

最后女主放弃了杀死女二的机会,女二也因此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如果每一个人的人性都需要用这么大的代价才能唤醒的话,我们为何不在它被泯灭前去拯救呢?

发布者

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观《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