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嫉羡与感恩》后1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

看这本书我是鼓足了勇气的,近来颇不敢开启这种新精神分析学派客体关系的大部头。一来总是看了后面忘了前面,二是客体关系理解起来毕竟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梅兰妮·克莱因是继弗洛伊德之后精神分析学派的领军人物,本书里处处点缀着她的思想的火花,让人不得不佩服她在这方面的成就,我为自己没有错过这样的著作而感到幸运,书到手的时候,看到赵晨滨为审校又颇觉亲切,曾经听过几次关于客体关系以及移情和反移情的课,他本人在我看来非常质朴却又有掩盖不住的才华。

她在儿童精神分析方面做出的成绩,从本书的几篇论文来看已经非常卓越。偏执-分裂位置的解释非常明确和清晰,比之前看过的基本客体关系理论书籍要简单扼要的多;婴儿期迫害焦虑和抑郁焦虑的产生、发展及其修通,以及儿童恐惧症的追根溯源,有多少人会意识到孩子对某个特定物体或者事件的恐惧,在成人看来甚至是可笑的,但在孩子的心理,这种恐惧是压倒性的,可以影响他所有的心理过程。

而文中提到的出生后的一个月内,甚至是出生瞬间,婴儿对子宫环境丢失的恐惧和对自体受到迫害的恐惧。认知学派倾向于将出生解释为“创伤”,两派都认为出生这件事情带来的焦虑和恐惧可能是贯穿整个个体生命阶段的。

 

发表评论

共有 4 条评论

  1. 一月 9, 2015 12:28 上午

    感觉心理学是一个很难定量的科学。

    回复

    1. 一月 9, 2015 9:04 上午 回复

      一语中的!因为难以定量,作为科学遭到质疑是太正常了。

  2. 一月 10, 2015 7:31 下午

    悲哀的是我已经很久都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一本书。

    回复

    1. 一月 10, 2015 9:29 下午 回复

      可能是你的潜意识认为,目前还不是静下来读书的时候,而你的意识也认为当下有更加重要的,一旦时候到了,你会排除一切坐下来,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