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是故乡

下午六点多才到家,洗漱之后
我一个人走在曾那么熟悉的我的家乡

夜里七八点钟的小镇小巷里,没有嘈杂和拥挤,只有三三两两的路人
或住家在自家小楼前乘凉,跟邻居聊天气聊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
虽然是简单不过的小事,入了我的耳朵竟都如此亲切
仿佛隔了这么多年,他们只是因为我回来而重新“播放”而已

找一个人少的馆子进去,用最最熟悉的乡音点菜
谁知服务员竟用家乡式的普通话回答我
不过听到食客们都是一口的标准本地话
我惬意地坐下来,等送餐

早起在晨光中去吃最想念的南方豆腐花和米粯饼
听着老板娘用方言在叨叨生意越来越难做
又听到老同事对这些年来人事变化的感慨
虽已离我很远,但能知道你们的消息
多少让我觉得自己又跟你们跟老家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实现在除了这些我还如何能说服自己还是家乡人
还跟家乡有关系?

临走时,朋友送我
这一走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见了
心里酸酸的
曾经我们是那么无话不谈的人
曾经你那么激励我要好好地活着
好好地做自己,走自己的路
现在的我身边
再也没有像这样能了解我又适时地激励我的人

老家却也因改造变得让我越来越不能辨认
街头多了很多说不太标准普通话的人们
他们也会偶尔想着回家,想着自己的乡音
而我现在也在别人的老家活着

5 评论

    1. 说得好~ 渐渐地,异乡也渗入骨髓,直到发现原来自己可能也不适应故乡的生活了那就是异乡已经生根发芽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