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服记》读后

图片来自豆瓣

【近来有个习惯,会在即将入睡的时候,在脑子里编织各种文字,叙述的,议论的,抒情的,不着边际东拉西扯的…… 不知道编到那个细节或者词语的时候就睡过去了,醒来时不是夜半无声就是晨曦曙光,竟能对编织的文字忘得一干二净。】

再次拿起太宰治的这本《阴火》,常常读一半就扔下去做别的——封面上有很诡异的图片和文字,似乎太宰就是这样跟“死亡”和“阴暗”关联着,撕扯着,终究没有战胜死神的诱惑,他二度自杀终于成功。

睡前拿起来翻了翻,一则“鱼服记”吸引了我,服一字可做“吃”解,于是想大约是某个爱鱼的人某次吃鱼的经历吧。看到一半未见鱼字,只有跟与相关的水,大篇幅非主要人物的描写,直到最后的三百字,才看出了整个故事的要旨所在。女主第一次投水以为自己会幻化成一条大蛇,结果她只是成了一条小鲫鱼,第二次已成鲫鱼的她投身到了潭底的那个漩涡,从此再没有浮上来。

重新看了一遍文,想但凡好得短篇总得要这个效果才能让读者念念不忘,但凡激荡的人生必得死在最绚烂的时候才让世人传唱不息。

【译者在文后注明了作者曾想加上“三天后,水面上浮起了诗瓦被泡得肥大的身体。”但又删了,此一删才成就了这篇好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