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

如果我是一顆細小的鐵屑,他就是那個巨大的磁鐵,被他吸引回來是我的宿命,我無法逃避,更不願逃避;又或者我從來沒有離開過。

電郵裡說:二十年聚會,我等你。

席間,觥籌交錯,笑聲連連。

他舉杯到我身邊,像我記憶中的一樣,不仔細看不到他鬢角的幾根白髮。“這麼多年,你就忍心不聯繫我嗎?”

我不好意思地低了頭,二十年前我以為你不知道,二十年後我不知道你知道。

散席的路上,你在我身邊走著,“走在你身邊還像二十年前,你身上總有一種香味。”

多麼拙劣的套辭?“是嗎?你什麼時候走在我身邊過?”

“你身邊這個距離的標準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地變小了。”

我停下了腳步,他還在往前走,只是慢了很多。“你知道的,我以為你一直都知道的!”

我還在原地,他也站住了腳步。“可這最美好的二十年青春,我們天各一方。”說完,他低了頭。

“時間過去了,就不能回頭!”我乾巴巴地說。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他轉身走了回來,“你還願意這麼一直走下去嗎,跟我一起?”

“我們錯過了最美好的那些年。”我的聲音有些顫抖。

“可我們還有剩下所有的時間。”

我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學校門口。他還是那個俊俏的少年,我還是那個懵懂的少女,我們笑著鬧著,以為一輩子都可以這麼在一起,但原來我們注定要錯過那些最美好的年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