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梯

出了地鐵門,像是進了桑拿房,地頭快步走著。

剛踏上滾梯,前面的一位男士往後看了一眼,我回頭,他在看沒有上電梯的那個人。

漸漸地上行電梯被天花板遮住了,他便彎了腰,還在看那個沒有上來的女人。

他穿得乾淨整齊,雖已到中年,簡單的休閒中露著一絲貴氣,滾梯上依然只有我和他。

他已經到了盡頭,沒有繼續往前走,只是默默地,想要裝作沒事似的站到了旁邊繼續“看著”她。

我不認回頭,與他擦肩而過的時候分明看到他的眼眶紅了,他用手輕輕地撫過。

滾梯間裡只聽到金屬和橡膠摩擦時偶爾發出的“吱吱”聲。

我快步走了出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