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和悟空

自从报纸上说了行人过马路也得严格遵守红绿灯,主人带我出去遛弯,等灯的时候总会嘴里嘟囔些什么。

离主人不远的地方是每天都会来的那个买烤面筋的,为了能在穿制服的来的时候顺利遁走,他的家当从推车升级成了电动三轮车,那种跑起来没有声音却非常快的东西。主人从来不在这个摊留恋,我倒是蛮喜欢孜然和辣椒被一起烤着的味道。

灯绿了,主人牵着我继续走。

路口这边有个卖肉夹馍的,主人喜欢吃这个。可主人从来不给我吃一口,但主人也从来不吝啬给我买好的狗罐头,所以我就忍了。

这边热闹多了。孩子大人都一起,地摊主和顾客之间讨价还价。卖植物的那个帅哥最近喜欢跟他旁边卖人字拖的胖丫头搭话;卖手机壳贴膜的是个瘦到脸上只剩下两只眼睛的壮年男人,每次他鼓起腮帮子对着手机吹气的时候我就想到隔壁那家叫“猪八戒”的斗牛犬,不过他比斗牛犬瘦太多;卖儿童玩具的那个大姐,总是更多时候看着自己的孩子而不是货物和招呼顾客;最近新来了一个卖佛珠串的已经秃顶的男人,他显得很有城府地坐在那个马扎上,手里盘着一串珠子,总让我联想到“猪八戒”告诉我他便秘了的事情,他极少主动招揽客户,可能是手里的珠子给了他不一样的力量吧?他只是偶尔回答一下顾客的问题,价格似乎也让人很不高兴,因为这么几天下来,他的摊还是老样子什么也没有出……

<!–more–>主人每到这个时间就带我来这里遛弯,但从来不买东西,主人只是在这里来回溜达,有时候看他们入神。其实我还是喜欢去公园那边的草地,可以打滚,疯跑,或者便便什么的,很自由。

到了这个地方,不能自由地想便就便,主人会虎着脸,三天不给我狗罐头,那是我最喜欢的孜然味的。

眼前还是人来人往极其热闹的情景,卖植物的紧挨着那个胖丫头,他在她旁边蹭来蹭去,可能是身上痒痒了;卖玩具的大姐已经出了好几个吹泡泡的玩具,但她还是更多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给手机贴膜的男人,从兜里拿了一盒烟出来,吞云吐雾的;几个买到了五元一件T恤的小姑娘乐呵呵地回去了……

突然一个人嚷嚷了一句什么,刚才热闹的情形立刻变了样。各个摊主象变魔术一样,一秒钟收了摊儿,一溜烟没影了,我想卖烤面筋的一定是领头的那个。

但卖佛珠的那个还在慢慢整理珠串,他象对待自己的孩子般呵护着每一串,等他收拾好了的时候,已经来了一群穿制服的来了,都是虎背熊腰的,又让我想到了“猪八戒”,他们在买佛珠的前面站了一会儿,大约还说了什么,然后卖佛珠的没收拾完的珠串便被那些穿制服的撸起来放进了一个袋子里,卖佛珠的呼吸有些急促,但穿制服的更加凶狠。

主人拽着我往回走了,我回头看了几次,那个男人还在跟穿制服的对峙着,我讪讪地走着,还不如跟“猪八戒”一起在草地上打架有意思,我冲着主人叫了几声,主人竟然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悟空,咱们还是回去找八戒去草坪玩吧!”

我乖乖地呼噜了几声,这就是我的主人,有个外号叫“三藏”。

作者: 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