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

她放下电话,默默地就去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原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被正在落下的窗帘遮挡。室内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她轻轻地关了门,落了锁。

老板在转椅里现身,五年四个月十三天了,看上去还是初遇时四十岁的样子。

他起身,走过来。

五年四个月十三天了,她还是局促不安。

会客区的有一张柔软的真皮沙发,和一个樱桃木深褐色茶几。

茶几靠沙发这边的右角上有一处非常细微的划痕,非常细的一条,不到五公分长,左深右浅,在尖角处消失,只有这个姿势这个角度才能看清楚。

无意瞄到了那面挂在书橱上的黑白色石英钟,没有秒针,也没有石英钟通常有的滴答声,从进来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六分钟了,似乎他还没有结束他的任务,当然他很努力,通常他都是三十分钟就可以结束的。

她又看到他办公桌上有一个丝绒的方盒子,小巧的红色。

他突然说:“你今天不一样。”

到四十九分钟的时候,他终于完成了,将那个丝绒盒子扔了过来。

她将盒子好好滴放在了茶几上,挨着那道划痕。

他不解地看着她。

她只是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衫,从口袋里拿了一个白色的信封放在他的桌上,开了门便出去了。

办公室里同样落寞的是他以及丝绒盒子里的那枚熠熠生辉的钻石戒指。

发布者

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老板》有1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