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站旁边的垃圾桶,通常都不太干净。

一个中年妇女蹲在旁边,头发已经花白,用麻绳松松地绑了一个髻在脑后,耳边有几缕散了下来。她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只有些碎的鸡蛋壳,她用指甲捻了一个碎壳出来,放进嘴里咀嚼了一下,然后将壳拿了出来。

衣服穿了好几层,都有些破旧了,裤子折射着光线,油渍渍亮澄澄的。

她是十分专注地继续找着白色小塑料袋里是否还有那样残留了一些蛋白的碎鸡蛋壳。

路人很少关注她,一个姑娘拿了一张钞票,递到她眼前,也许姑娘也还跟她说了什么,远远的听不见,但姑娘的眼神很柔和。

她似乎被惊到了,立刻起身,扔了那个垃圾袋,将手边的一个蛇皮袋子扛起来,没有理会姑娘,几乎是逃地离开了那个垃圾桶,她的脚步没有蹒跚,鞋子是老款的军绿色回力球鞋,鞋帮的布和鞋底的橡胶已经脱胶,随着她走路的节奏有规律地开阖着,渐渐地走出了人们的视线。

5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