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间接触到了一个做翻译的人,他认真问我,你用翻译软件吗? 我一愣,自然联想到了google或者金山之类的翻译“利器”,于是立刻摇头,并且傻兮兮地问了一句:“机器翻译的东西能看吗? …

其实多久没想过自己的青春,打头数字变成三之后,就再也不敢去想那些年那些事儿以及那些人。 时间久了,他们便过于支离破碎。 还记得提着行李箱被送到大学门口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大学校园 …

前门修缮一新后来过几次,觉得尚算保留了一些特色,加上开了几家国际潮流的店铺,算是新旧交融了。但似乎这里并不十分招揽游客,好几家店都几易其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