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花谢了春红

多年前路过地摊,买了本《宋词三百首》,放在洗手间,如厕寂寞时便会拿出来读几首。

绕是这个速度竟也让我对李煜,柳永以及秦观等人的词有了个大概齐的了解。

《赵晓岚说李煜》这本可见作者对于李煜是相当偏爱的,否则写不出这么一部对他不忍苛责其亡国之罪,大大的笔墨都在说,与其说是他策略上的失败不如说是性格上的格格不入,李煜与帝位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却被历史送到了宝座上。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讲的就是李煜和他的大周后小周后以及赵匡胤的“轶事”,尤其是赵匡胤觊觎小周后美色之类的,并无实据可考,但是除了史学家之外,大家都喜欢这类捕风捉影的野史,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好八卦——但其实很多史学家都是拿帝王的俸禄自然是要为帝王圆谎,替他们遮羞的,于是野史便更让更多人追捧了。

李煜,我更想看到他作为词人的一面,哪怕是身陷囹圄——而偏偏那时候的他写出了千古传唱的“春花秋月何时了”,更愿意看到他对大周后的夫妻情深,我固执地以为,他会喜欢小周后只是因为她像极了大周后罢了,并且是男人的“喜新厌旧”的弱点作祟,否则大周后死后的他不会伤心到“哀苦骨立,杖而后起”的地步。

虽然后来他在治国方面很多失误——如不善用人,赏罚不明,姑息养奸等等问题,只能说他是个性格温和没有主见,只适合做个文人徜徉在艺术的世界里的人。

如果因此你也对这个人感兴趣要去看看关于他的正史和野史,何不即刻就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