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晚归,妻子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却还是等来夜归人。妻子愤怒道:“怎么又这么晚回来?你去哪里了?你心理还有这个家吗?你还有我吗?”丈夫无语,洗漱睡觉,三番几次这样,丈夫也就不跟妻子多 …

不想自己是个这么“宽容”的人,对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新版《红楼梦》爱不释手。 是的,我知道您首先不喜欢的是这造型和服装。铜钱头,大水袖,跟87版的相去甚远,而偏偏这些年来,翻拍什 …